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完)

入得谷来,祸福自求。
putaopi
Posts: 3409
Joined: 2006-01-18 23:35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完)

Post by putaopi » 2019-07-12 13:34

从寒风凛冽的北京飞到成都,一出机场就被温润潮湿的空气所包围 。满眼的翠绿,更是令人欣喜。天空里有点阴霾,并不影响心情。北京虽然有阳光蓝天,但是这个季节的晴空总是伴着刺骨的北风, 没处躲没处藏的。事实证明我低估了“湿冷”的威力,后来的两天持续阴雨,在室外的景点走来走去还是很考验耐寒能力的.

千里迢迢来成都,某人的主要动力就是吃吃喝喝,到酒店放下行李我们就直奔主题,去找成都朋友推荐的马旺子川菜店。从地图上看饭店离我们住的地方不远,决定散个步走过去。从天府广场顺着东大街走,跟最热闹的春熙路隔了两条街。路旁全是商店和一家挨一家的小吃摊,大部分都是肉串鱿鱼串之类的,开始看着新鲜,很快就失去兴趣。我决心拒绝诱惑,把有限的卡路里留着吃更好吃的食物,都花在刀刃上。如果路边的小吃是夫妻肺片红油抄手之类的,我很可能就屈服了。后来到宽窄巷子有不少路边小店打着成都特色小食的招牌,我果然丧失抵抗力,买了几样之后,真是乏善可陈,非常后悔。唯一满意的街边摊收获是在春熙路上买的烤红薯。刚刚过了圣诞,新年假期还没开始,街上的外省游客看着没那么多,大部分人都像是四川其他地方来的。意外的是看到不少身着民族特色服装的藏民,我才意识到四川是有藏区的。当初去西安的时候我也没料到当地有那么多的回民,所以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真是非常必要,有亲临实地的体会,书面文字才有了实实在在的意义。我们走的这条路上还看到不少非常现代的办公楼,原来成都的金融区是在这里。楼下是奢侈品旗舰店,楼上是办公室,簇新簇新的大理石地面和玻璃幕墙,人影可鉴。

快到马旺子川菜馆的附近,出现一片古色古香的建筑群,还以为是个什么著名的文化遗址,仔细看是个仿古的高档商业区,叫做远洋太古里。如果说一路走过来的春熙路还有点外省县城感,现在忽然快进到了上海新天地(a better version)。不知道跟北京三里屯太古里是不是同一家开发商,但是整个建筑群风格和空间设计要比三里屯好得多,室内室外空间的融合更自然,人走在里面的感觉非常舒服. 后来我才体会到这种效果不仅仅是建筑师的设计水平不同,而是有背后的原因,等下会说到。

Image

处处都有别出心裁的细节设计,在沉静的灰色和乌木色调的背景衬托下更觉趣致。“不提倡过洋节”的一纸令下,北京圣诞节的热闹多少有些失色。这里Vertical Garden的红色圣诞树,还有用绿色饮料瓶搭成的一棵,闲闲地站在那儿,真是有种山高皇帝远,爱谁谁的态度。听说成都是最受LGBT人群喜爱的中国大陆城市,也许是跟这种远离政治中心的气氛有关。

我们误打误撞地进了地下一家叫做“方所”的书店,惊艳不已,单色混凝土的墙壁天棚,管道还暴露在外面,非常工业非常现代。圣诞过了, 书店已经开始为春节促销,“汉声” 出版社的“大过猪年”系列年画挂在最醒目的位置,红彤彤地喜庆,又不喧闹过分。我以前在北京住的时候,有次去汉声的办公室办事,也是赶上快过年,看见会议室里的老木头长桌子上中间,摆了酱油醋和各色酒瓶,原来老板下班后要请员工吃饺子。是家特别有烟火气的的出版商。钱包终于捂不住了,我买了一套十多张年画带回美国,小葡萄学校里做春节庆祝活动时贴在墙上做装饰,其余的送给学校的中文老师,一幅百猪图一直挂在中文教室里。还买了新出的中文版《鱼翅与花椒》,小葡萄也挑几样小文具给朋友做礼物,硬塞进小小的随身行李箱里。要不是某人饿得不耐烦,催我们去吃饭,还不知道要在这家书店里消磨多少时间呢。

谢谢豪情下面贴的链接,原来这家店是名设计师投资建的,这解释了我的疑惑,就是为啥店里有一大片儿地儿在卖衣服!衣服样子大方舒服,understated and sophisticated, 可惜我没有时间细看。这家店也有台湾诚品前负责人的参与,猜想这是为什么他们会重点推广汉声。书店是一个城市的社区中心和文化中心,方所晚上还常常举办各种活动,我想去参加但是遭到怕黑夜里不肯出门的小葡萄的拖累,没成。我们在北京住的那两年,很多时间是在单向街和库布里克这两家书店混的,我看看方所在广州成都重庆和青岛都有开业,顿时觉得这些城市都很宜居。

Image

Image
吃过水煮鱼片,我们继续在太古里闲逛。走到中间的一个小广场,赫然出现了暗红墙壁的一座大庙,门口挂着《古大圣慈寺》的匾额。事前我们完全没有做功课,不知道这座古寺的由来。站在门口读了一会说明,不得了!新罗王国太子出身的无相大师在这里修行过,唐玄宗曾经御笔亲题匾额“敕建大圣慈寺”,而二十岁的“唐僧”玄奘法师居然是在这里受戒,正式成为比丘。看到这里我想到去过的西安大雁塔,玄奘从印度取经回来,建塔安放经书和舍利子,专心致力于佛经的翻译。在大慈寺开始,到大雁塔结束,我脑海里这段历史的点滴终于穿成了灯串儿,噼啪噼啪地亮起来了。

南方的寺庙,跟我们在北方见惯的非常不同,屋脊上站一排千姿百态的人像,热热闹闹的。我记得广东石湾陶像有很多类似的屋脊造像。大慈寺最近经过大修,这些像估计是用了某种金属材料,耐潮湿风霜。寺庙多次毁于火灾,希望也能耐火。而从购物中心的小下沉广场看侧面外墙,简洁的古典美,又极现代。走进寺院,人不多,里面还有很大的一部分围着在装修。庭院里整洁安静,正殿前面有一排大缸里养了茶花,开得正盛。四处都有鲜花,大大小小的盆栽,刚从严冬的北京来,花团锦簇的景象特别吸引我。后来才知道养花赏花是寺庙的传统节目,想来也是当地民风如此。侧殿里有僧人带着信众诵经,抑扬顿挫的。转弯往殿堂后面看看,木匠油漆工来来往往,白茬儿的木梁架在青砖地上,忙而不乱。 不想打扰信徒的功课,出于游客的自觉,我就进到礼品店里逛。很多精美的双面绣,有大有小,价钱上丰俭由人。但是店里有暗香浮动,让我没法儿专心看绣品。原来是各处插瓶的腊梅,所谓”香气袭人“里的”袭“字,用得真是讲究。我惊奇地问店里的姑娘,寺里是不是有梅花树,回答说没有,花枝是有人从城外的什么地方送来的。

寺庙的后门有棵曼陀罗树,据说是一年四季开花的奇迹之树。大慈寺有一大批绿拇指园丁,是毫无疑问的。岁月静好,香气缭绕,我站在曼陀罗花树旁细读大慈寺的前生今世。读到张献忠因为痛恨大慈寺方丈藏匿明朝皇室宗人,杀掉两千多名僧人。又借口重开科举,选拔官员,把四川各地的士子招集至大慈寺,五千多人无一幸免。看得我心惊肉跳,咱们这个专门挑读书人下手的传统,还真是源远流长。从焚书坑儒到文字狱,反右文革天安门,一脉相承,连绵不绝。

回到酒店整理照片,才注意到大慈寺门前的长联,上联是“第一丛林名声扬震旦”,下联是“壁画无双精妙誉敦煌”。大惊失色,壁画在哪里?我究竟错过了什么!上网查了查,才知道在大慈寺在唐宋的全盛时期,是以壁画和雕像出名的。当初唐玄宗避祸于成都,也带来了全国最好的画工。大慈寺96院,墙面上画满了唐宋时代最精美的佛像明王像佛经变像,共有六七十位著名画工的作品,传说还有吴道子高徒卢伽棱的真迹。那时的成都相当于文艺复兴时的佛罗伦萨,各地僧侣文人纷纷慕名而来,民间工匠们也在此学习宫廷画工的技法和创意。大足石刻和敦煌壁画的民间艺术家,深受大慈寺的影响,高山大漠里的辉煌艺术,并不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这些壁画雕塑统统毁于战乱火灾。我们今天看到的大慈寺,多年来被挪用为成都市博物馆,二零零五年才重新开放,连全盛时期的影子都算不上。跟成都其他景点比,大慈寺对外地游客自然吸引力不大,只有了解些历史掌故的本地人才对它念念不忘。 我喜欢的成都诗人流沙河据说是大慈寺茶座的常客。

后来我们去看的杜甫草堂,也多是清代的建筑格局,所以又绕回到CAVA君的问题,关于新与旧的关系。没有“真迹”的历史遗址,做为政府值不值得花钱修复,做为游客值不值得花时间参观。在过去我的答案会是说“不值得”, 但是这次成都的游览经历让我踌躇。佛教信徒上香礼佛,普通游客在新翻修的大慈寺喝喝茶赏赏花,怀古思幽,也是件好事。大慈寺虽然没有古迹珍品,但它的存在是理解唐宋时代本地历史的重要一环。旅行的乐趣一半是亲身亲历,另一半是想象力和好奇心被激发,所谓的“脑补”。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在大慈寺没有找到梅树,我对腊梅的向往,终于在杜甫草堂得到了满足。整个游览过程中,处处都有梅香相伴。这天又正好赶上了冬天的第一场雪,梅花和雪花交映,正是这篇游记题目的来由。草堂的满目翠绿,朱红色的楼阁,淡黄色的腊梅,这些色调画出了我梦想中的古中国。小时候读熟的杜诗:“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好像终于有了具体的安放之处。这种感觉是只能意会,无法言传的美妙。

Image

Image


Image

在草堂还看到了场花艺展览,这张特别有成都特色,一定要跟大家分享:

Image


这天我们还去了草堂附近的蜀锦绣博物馆,听说那里每天有现场织锦表演。这家小小的博物馆一层是蜀绣蜀锦商场,地下一层才是展厅。我们一家三口,是仅有的游客。展馆里挂着从秦代到名气时期各种织锦的纹样,大部分都是根据各种出土文物复制的。真品有不少是在新疆印度和中亚等丝绸之路上的地方出土的。下面这几些纹样分别是战国,北魏,隋唐,宋,清朝等不同时期的锦缎,大家能猜猜看他们的历史年代吗?

Image

早在汉朝时蜀锦就已经通过所谓的“南方丝绸之路“,行销至印度和中亚地区。据说汉朝使者张骞出使西域看到当地有蜀锦,回来之后进谏皇帝,在成都设立”锦官城“, 用国家权力垄断控制蜀锦交易。而南方丝绸之路就是我们去云南丽江时骑马走过的”茶马古道‘, 当当当!脑海里的另一条线路也连上啦!可见全球化是自古就有的民间贸易行为,并非现代社会的专利。

展馆里有数台清朝末期的手工织机,是fully functioning, 一直在使用的。问管理员姑娘什么时候有织锦表演,她说当天没有(好像是周五),又热心地帮我们打听附近的四川省博物馆有没有,结果也没有。我们遗憾地说第二天就离开成都,经北京回美国了,她也很替我们惋惜的样子。既来之则安之,继续慢慢欣赏织锦和刺绣,难得这么清净的空间都属于我们几个人。过了一阵子,小姑娘陪着一位身穿唐装的中年人出来,说这贺师傅听说小葡萄是从美国远道而来的,要特别为我们表演织锦工艺。我受宠若惊,千恩万谢,中年人只是简单地说不必客气。他招呼另外一位挽花工师傅,两人启动织机,提线穿梭,管理员姑娘在一旁给我们讲解,完全是贵宾待遇。

回到美国后我搜索蜀锦工艺的短片来看,看到了这部《了不起的匠人》,才知道为我们表演的是工艺大师贺斌。 他在短片里回顾二十岁那年,参加北京科技馆和波士顿科技馆的交流项目,在波士顿做了长达七个月的织锦工艺表演。美国公众的关注和赞誉,让年轻的他倍感骄傲,从此决心掌握全部手工织锦工艺,做蜀锦的文化传人。我被这段故事深深打动了。不是因为“爱国”,而是觉得任何一个年轻人,明确自己的passion 所在,找到人生价值的那个决定性的瞬间,都是可庆可贺的。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01566 ... 7423584418

Image
Last edited by putaopi on 2019-07-15 23:31, edited 27 times in total.

豪情
Posts: 18718
Joined: 2003-11-22 18:47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少)

Post by 豪情 » 2019-07-12 13:43

这个题目好雅致。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

april
Posts: 957
Joined: 2010-03-21 21:12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少)

Post by april » 2019-07-12 17:44

同爱这个标题!四川也有梅花?葡萄皮是圣诞假去的?我现在想寒假回国也许比暑假更正确。。。
He looked like a small panther, and he moved like a patch of night.

笑嘻嘻
Posts: 20490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少)

Post by 笑嘻嘻 » 2019-07-12 17:47

这军功章上怎么也得有我的一小份功劳吧?
昨夜灯光穿过雨水,落在这海的城市。
----- 颖川

putaopi
Posts: 3409
Joined: 2006-01-18 23:35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少)

Post by putaopi » 2019-07-12 18:54

豪情 wrote:
2019-07-12 13:43
这个题目好雅致。
我们去杜甫草堂的时候,正赶上冬天的第一场雪,我就想到了这个题目,要写点儿感想。结果拖到现在。
april wrote:
2019-07-12 17:44
同爱这个标题!四川也有梅花?葡萄皮是圣诞假去的?我现在想寒假回国也许比暑假更正确。。。
对,圣诞假回国,先探亲再去游玩。跟夏天去各有好处,这个季节国内景点游客少,但是天黑得太早,带着孩子玩不了几个地方。去更南的地方也许好些,我们前一次寒假回国去了云南,还不错。四川有梅花,等我给你贴照片。
笑嘻嘻 wrote:
2019-07-12 17:47
这军功章上怎么也得有我的一小份功劳吧?
功劳全是你的,但是得等我写完了你才能claim! :mrgreen: :mrgreen:

豪情
Posts: 18718
Joined: 2003-11-22 18:47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少)

Post by 豪情 » 2019-07-12 19:06

我从来没有暑假回国过,怕热。但是也错过很多。圣诞完美。春秋气候难以预测。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

april
Posts: 957
Joined: 2010-03-21 21:12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太古里)

Post by april » 2019-07-13 2:44

圣诞树和食物那两个collage看得到,前面两张照片看不到。我都不知道太古里是啥。购物中心的品牌?
野夫写中国民间的江湖,我看着跟天方夜谭似的。到了重庆我突然明白他在说什么了。四川真的是天高皇帝远爱谁谁。
He looked like a small panther, and he moved like a patch of night.

笑嘻嘻
Posts: 20490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太古里)

Post by 笑嘻嘻 » 2019-07-13 2:56

太古里是个集团。北京也有太古里。

April 写下重庆?我们没时间去重庆。
putaopi wrote:
2019-07-12 18:54
功劳全是你的,但是得等我写完了你才能claim! :mrgreen: :mrgreen:
相信你!你坑品特好!

我也看不到头两张照片。
昨夜灯光穿过雨水,落在这海的城市。
----- 颖川

CAVA
Posts: 7457
Joined: 2003-12-06 16:55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太古里)

Post by CAVA » 2019-07-13 5:45

当年成都和西安是同一次旅行去的,一晃二十年过去了。西安给我最突出的印象是路人的眉目神态真的象兵马俑。成都的突出印象,是到都江堰去路上的芭蕉竹林和农田,青葱润泽。还有就是非名店小馆子的菜,新鲜热辣不加雕饰地美味。

去搜了搜宽窄巷子和太古里的照片。宽窄巷子的感觉是不是有点象南锣鼓巷?太古里看着舒适漂亮,但我不由想,拆掉重建之前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修旧如旧会不会更好些。上海新天地刚建好的时候大家觉得新鲜,虽然也有反对虚假保护旧街区的声音。这种模式看多了不免有点审美疲劳,比如上海近几年的外滩源,张园丰盛里和哥伦比亚公园看着都有点儿太新太假,不接地气。

照片里的猪耳朵深深打动了我 :mrgreen: 旁边配的是蒜片吗?

Jun
Posts: 23939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太古里)

Post by Jun » 2019-07-13 7:04

我也想问白色的片片是啥。看着就象 cheese 显然不可能 ...
Wonderful things can happen when you sew the seeds of distrust in a garden of assholes.
--- Raylanism per Elmore Leonard via "Justified"

豪情
Posts: 18718
Joined: 2003-11-22 18:47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太古里)

Post by 豪情 » 2019-07-13 9:55

方所是例外创始人开的,成都分店是广州外第一家。外地知道方所的不多,但是知道例外的应该不少,国内首家独创设计品牌,彭丽媛穿了出国访问。他还和贾樟柯合作出了纪录片无用,讲述珠三角的制衣厂和例外设计师。
https://zh.m.wikipedia.org/zh/方所

本土高级服装设计师不好做,我在广州逛了几家,价格堪比国际大牌,但是还是缺口气。但是有这个努力也值得支持。就像上海的米其林。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

putaopi
Posts: 3409
Joined: 2006-01-18 23:35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太古里)

Post by putaopi » 2019-07-13 15:40

april wrote:
2019-07-13 2:44
圣诞树和食物那两个collage看得到,前面两张照片看不到。我都不知道太古里是啥。购物中心的品牌?
野夫写中国民间的江湖,我看着跟天方夜谭似的。到了重庆我突然明白他在说什么了。四川真的是天高皇帝远爱谁谁。
我先写,回头再折腾照片。北京是我最爱的中国城市,有亲人朋友还有很多美好的记忆,但是近来越来越不愿意呆了。要是再有机会回国生活一段时间,我会找个”天高皇帝远“的地方住。同期待四月写写重庆,具体那些地方让你理解了”民间的江湖“。
笑嘻嘻 wrote:
2019-07-13 2:56
太古里是个集团。北京也有太古里。

April 写下重庆?我们没时间去重庆。
太古里应该是个商业地产开发商, 北京三里屯也是他们开发的,请了日本设计师做的设计,完全现代风格。成都这个我觉得他们有长足的进步。

CAVA
Posts: 7457
Joined: 2003-12-06 16:55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太古里)

Post by CAVA » 2019-07-13 15:51

想起来了,上海有个兴业太古汇,大概是同一个开发商。

我对四川持有浪漫的向往。我爸说我们小时候他曾想举家搬到成都去,后来没有成功。
Last edited by CAVA on 2019-07-13 16:04, edited 1 time in total.

putaopi
Posts: 3409
Joined: 2006-01-18 23:35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太古里)

Post by putaopi » 2019-07-13 16:03

CAVA wrote:
2019-07-13 5:45
照片里的猪耳朵深深打动了我 :mrgreen: 旁边配的是蒜片吗?
Jun wrote:
2019-07-13 7:04
我也想问白色的片片是啥。看着就象 cheese 显然不可能 ...
对,猪耳朵猪舌头猪头肉,配的是生蒜片和辣椒粉,很生猛的搭配。关键是猪肉卤得好,配蒜和辣椒粉也好吃。这家马旺子川菜馆据说是老字号翻新, 店堂里开放厨房,挂着楷书的饮食餐牌,一样一样地在你的眼前做。店里的感觉更像是日本台湾风,怎么都没想到是老字号。我们另外点的是水煮鱼跟香煎粉蒸肉,前者很好,让我吃一口之后就有了顿悟,想明白了湾区啊北京这些地方川菜的最大问题。成都的麻辣调料是香的,有层层叠叠的丰富味道,而外地的川菜调料只有辣和咸两种。香煎粉蒸肉是个创新失败的典型,粉蒸肉炸过了,上面还浇了蛋黄酱!!!!可能是学日本的Tonkatsu, 这道菜我们后来在宽窄巷子吃饭时也有在菜单上看到,像是最近特别流行的。 这家店环境食物都不错,价钱亲民,人流滚滚。不过扫了码加上微信,就可以出去逛街,排队到了就会发微信通知你,所以等待也不是个大问题。 后来出租车司机说这家店不是成都人心中的正宗川菜,我刚要反驳说这是我在湾区认识的成都人推荐的,忽然想起来我这朋友也是从外地来读书工作的,不算是老成都,就老实闭上嘴。

CAVA
Posts: 7457
Joined: 2003-12-06 16:55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太古里)

Post by CAVA » 2019-07-13 16:11

成都的麻辣调料是香的,有层层叠叠的丰富味道,而外地的川菜调料只有辣和咸两种
没错没错,我小时候最爱在家里的书橱里翻菜谱看,川菜菜谱反复强调一菜一格百菜百味,才不是只有麻辣。

粉蒸肉的味道口感已经很丰富了,还要油炸?啧啧。

putaopi
Posts: 3409
Joined: 2006-01-18 23:35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太古里)

Post by putaopi » 2019-07-13 16:30

哈哈小葡萄爱翻菜谱的爱好,跟Cava小时候一样。这个粉蒸肉一油炸,把原本丰富的味道都压下去了,再加上蛋黄酱,真是不知道在吃什么,味如嚼蜡。所谓Less is more, sometimes more is nothing.

april
Posts: 957
Joined: 2010-03-21 21:12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太古里)

Post by april » 2019-07-13 21:35

七八年前被抓壮丁去重庆出了几次差,每次都来去匆匆,而且基本从早到晚呆在工厂。啥景点都没有看。但是见缝插针趁一个不用加班的周日去看了大足石刻。很震撼。而且文革时没有受到破坏。那种山林感觉就是武侠小说的设定。那里发生的故事也不是我习惯的。后来看到野夫写的掌瓢黎爷,就觉得,这就对了。这样的人事就应该是发生在那样的地方才对。

当时我的博客还被墙,所以居然写了草稿一直没有发!贴过来。

====================
九月末的重慶天氣非常舒服,終日陰雨,空氣涼爽,常常聞得到桂花香。
週六工廠告急被抓去加班,從早上八點半出門,將近十點才被放回來。週日說甚麼也不去加班了。出遊的話想到上次炎炎夏日時分來重慶在旅店前台看到有大足石刻一日游,當時畏懼酷日當頭懶得出門。這次也許值得一試。

週六空擋時就開始在網上研究大足功略。越看興致越高。石刻不僅多樣而且色彩豐富。都是我沒怎麼見過的佛像。開始偷懶想跟團。後來想明白了決定自助。同来的台灣同事不置可否。週日早上我本來準備自己去了。結果最後一分鐘他居然說好。出發時已經九點四十。到了陳家坪汽車站剛剛錯過十點十分去大足那班車。只好等十點四十的車。

長途車有個語音提醒功能,非常煩人。我不是司機都給煩的夠嗆。高速路上車不多,車速稍快就有自動答錄機的女音說“你即將超速,請控制車速”,重複十遍。來回都如此,聽得我有砸車的衝動。很同情司機要天天聽這個而且沒有瘋掉。

一出城桂花香就變得很濃,跟了我們一路。這天堂一樣的花香原來不是蘇杭獨有。同事說小時後在眷村也有,還有七里香。南方長大的人真幸福。

大足城的大和繁華讓我們大吃一驚。本以為是個小縣城。其實是個繁華大城市。

先去寶頂山看最負盛名的大佛灣。一個小小的山谷里每面岩壁都被利用起來。青苔覆蓋的岩壁,石刻,和周圍茂盛的叢林,完全是我想像中吳哥窟的場景。五彩的顏色和剝落的金箔添了中國民俗的喜氣,並不衝突,反而有入鄉隨俗的妥貼。各種人物表情生動各異,肢體語言活潑而且幽默。各種鬼怪官員佛祖和世人都在同一個畫面里,非常其樂融融。很有社會大熔爐的味道。一點都不排外。地獄變相裡面的十大閻王判官也是中國的不能再中國,都是戲台上的場景。

每一個岩壁,洞穴,都有自己的主題好像雕刻連環畫,依次為--圓覺洞,牧牛圖,天龍八部護法神像(金庸!!),六道轮回图、华严三圣, 千手观音、佛传故事、臥佛和九龙浴太子,孔雀明王经变相、父母恩重经变相、大方便佛报恩经变相、观无量寿佛经变相(解說小妹稱為天堂)、地狱变相、柳本尊行化图。

這些密集的雕像讓我強烈的想起羅馬。很多岩壁上的大小雕像組合好像電影里的多畫面多視角描寫一個故事,都和歐洲很多雕像方式類似。常常在大教堂(巴黎聖母院,高帝的聖家堂La Sagrada Familia)的銅門上看到。以前看中國古代的木雕像和壁畫都沒有這種感覺。但是有趣的是,這些雕像的製造者也感到了這種藝術形勢和中國傳統的脫離,雖然他們不知道他們靠近的另一邊遠在羅馬。為了向傳統靠近,他們努力把雕像的最後質感往木頭靠近。在圓覺洞里感覺最明顯。整個洞裡的雕像都給人木質的錯覺。

另外一個與羅馬古建築的相似處在於工程的設計和維護:採光,遮擋,和排水都非常巧妙,而且和雕像群融為一體。解說小妹講解圓覺洞里的排水系統(一條龍從洞外雕到洞內,龍頭龍尾都可以吐水,龍身就是排水管道,洞內的龍頭最後接到一個菩薩的手臂(手臂內掏空水直達洞內地面的排水槽,流出洞去)和採光,我想到了羅馬萬神殿的排水系統和採光方式。古代技工的巧思東西方異曲同工。

西方雕像里有聖經里反覆出現的故事,比方聖母圖。佛家也是。被解說小妹稱為“西方極樂世界-天堂”的观无量寿佛经变相在寶頂山和北山個有一幅。各有特色。

與寶頂山人群熙攘不同,整個北山就我們兩個遊客。山上有密集的綠竹林。另外有個攝影團隊在拍攝幾個最完整漂亮的幾個佛龕內部。圍欄為了他們拍攝而拆除,我們因此享福,可以近距離進到佛龕裡面去看細節。北山的桂花最濃,好像都是金桂。

從北山回大足汽車站的路上,從的士窗口看到街邊一家商店門口電子滾動廣告牌上打出這行字,大笑。“釣魚島是中國的,聯想是全世界的。。。”
===============
博客上居然写过几句重庆印象,一起贴过来

* 重庆做为二线城市最好的体现就是公共交通(轻轨,公交车)十点半就停止运营。很多餐馆九十点钟就关门。周六晚上十一点外面就漆黑一片了。
× 重庆真绿啊!到处都是树和花草。高高的公寓楼阳台上都摇弋生姿地满是植物枝桠长长得探出来,让我想起巴西圣保罗。
× 相比于台北上海香港,这里的生活空间明显的宽敞大气。同事说感觉这里像空间扩大版的香港。
× 这里的建筑师偏爱台阶,而且不带拐弯的,直愣愣的上百级戳在那儿。。。到处都是让我望而生畏的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台阶,包括崭新的购物中心步行街。
* 重庆二字是敏感词,用Google一搜这个就断网,害得我连找个餐馆都得捏着鼻子用百度
× 重庆的硬件出乎意料的好:城市设计,道路,桥梁,轻轨,方便快捷。
× 重庆吃得是辣但是没有到无法忍受的地步。味道真是好。尤其是鸡和鱼,鲜美无敌。而且超级便宜。我们一伙四个找到旅馆边上算是比较高档的菜香源,每次四个人晚餐没超过两百块过。
× 重庆这个火炉不是盖的,往门外一站,啥都没干呢,就汗如雨下。。。weather.com上赫然写着”最高温度100.4F, 感觉像108F”
He looked like a small panther, and he moved like a patch of night.

笑嘻嘻
Posts: 20490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太古里)

Post by 笑嘻嘻 » 2019-07-13 22:03

四月写得太好辣!啊啊啊,我一直是想去大足石刻的,还跟小赵讨论过行程路线。这次实在安排不上,只能割爱。

下次下次!四川好玩的地方太多了!一次根本覆盖不了。
昨夜灯光穿过雨水,落在这海的城市。
----- 颖川

笑嘻嘻
Posts: 20490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太古里)

Post by 笑嘻嘻 » 2019-07-13 22:05

葡萄皮说捂不住钱包了。看得眼馋。国内现在文创,小玩意儿都做得特别好。不买回来就后悔了。
昨夜灯光穿过雨水,落在这海的城市。
----- 颖川

putaopi
Posts: 3409
Joined: 2006-01-18 23:35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太古里)

Post by putaopi » 2019-07-13 22:27

大足石刻我看过一个纪录片,特别intimate ,跟别的宗教艺术品略有距离的感觉不同。四月写的这段,让我向往不已。转的那篇野夫的人物素描也有趣,你有看到长得像“掌瓢黎爷”那样的人吗?就像海伦在佛罗伦萨看到“Lenu的妈妈”那样? :mrgreen:

我抛了砖才能引出四月的玉来,值了!

豪情
Posts: 18718
Joined: 2003-11-22 18:47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太古里)

Post by 豪情 » 2019-07-13 22:47

好看的文章真多呀。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

april
Posts: 957
Joined: 2010-03-21 21:12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大慈寺)

Post by april » 2019-07-14 2:44

putaopi wrote:
2019-07-12 13:34
不得了!新罗王国太子出身的无相大师在这里修行过,唐玄宗曾经御笔亲题匾额“敕建大圣慈寺”,而“唐僧”玄奘法师居然是在这里受戒,正式成为比丘。看到这里我想到去过的西安大雁塔,玄奘从印度取经回来,建塔安放经书和舍利子,专心致力于佛经的翻译。在大慈寺开始,到大雁塔结束,我脑海里这段历史的点滴终于穿成了灯串儿,噼啪噼啪地亮起来了。
我们这次在敦煌东边的锁阳城遗址(唐朝时的瓜州)看到说明,玄奘当初西行就是从锁阳城起步的。
玄奘取经图出现在西夏时期瓜州境内的石窟壁画中,是有一定历史原因的。玄奘,俗姓陈,名袆,法名玄奘,通称三藏法师。他13岁出家,27岁立志赴印度求学取经,请求西游,但未得到朝廷的允许。贞观元年,28岁的玄奘下定决心,偷越国境,孤身从长安潜入了河西。凉州都督李大亮奉敕逼玄奘回京,当时有慧威法师从中相助,送玄奘行至瓜州。瓜州刺史独孤达对玄奘违旨放行。州吏李昌撕毁捕牒,暗中相助,秘送玄奘渡葫芦河,出玉门关。
哈哈!怪不得网上戏称玄奘是“古中国第一大驴友”,他去的地方可真多啊!
榆林窟里有三幅壁画画了玄奘和他的徒弟,徒弟是个胡人,牵一匹马。
Image
Image
Image
后代历史学家考证,“悟空”确有其人,俗姓车,名奉朝,是唐玄宗时代京都章敬寺沙门。天宝十年随张光韬出使西域,在犍陀罗国出家,先后游历印度、中亚、西域诸国,后居上都章敬寺译经。所以悟空也是个去印度取过经的高僧,比玄奘晚了四十年。后人把他们画作一处了。

葡萄皮这文才是玉!我的不过是边角料来助一下兴。在大足应该是遇到有意思的人了,模糊记得,但是细节都忘了。当时应该随手记了些趣事,但是找不到了。。。
He looked like a small panther, and he moved like a patch of night.

Jun
Posts: 23939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大慈寺)

Post by Jun » 2019-07-14 7:09

所以这个太古里是围着重大古迹修出来的吗?

对于悟空的解释,这种我没听说过,有普遍看法是原型是印度神话中的神猴哈努曼,主要事迹参见罗摩衍那。哈努曼形象在亚洲各地广为流传,据说神力无边,战斗力极强,对主人罗摩英勇忠诚,被当作神来供奉。

Image
真是有种山高皇帝远,爱谁谁的态度。听说成都是最受LGBT人群喜爱的中国大陆城市,也许是跟这种远离政治中心的气氛有关。
我对这种说法持怀疑态度。没多久之前,重庆还是薄熙来的天下。
Wonderful things can happen when you sew the seeds of distrust in a garden of assholes.
--- Raylanism per Elmore Leonard via "Justified"

putaopi
Posts: 3409
Joined: 2006-01-18 23:35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大慈寺)

Post by putaopi » 2019-07-14 8:57

Jun wrote:
2019-07-14 7:09
所以这个太古里是围着重大古迹修出来的吗?
是的!虽然也是个虚假的商业区,毕竟背后有底蕴,特别赞的是空间设计上既不喧宾夺主,也没有特别突出古寺。恰到好处地融为一体,好像本来就是共生共存似的。历史上大慈寺门口曾经是有很多市场的。
Jun wrote:
2019-07-14 7:09
真是有种山高皇帝远,爱谁谁的态度。听说成都是最受LGBT人群喜爱的中国大陆城市,也许是跟这种远离政治中心的气氛有关。
我对这种说法持怀疑态度。没多久之前,重庆还是薄熙来的天下。
确实,离京城的皇帝虽然远了,本地总是有土皇帝的。薄倒了之后,重庆大换血,成都据说也受牵连,进去了不少。现在是真的低调。

putaopi
Posts: 3409
Joined: 2006-01-18 23:35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大慈寺)

Post by putaopi » 2019-07-14 9:04

april wrote:
2019-07-14 2:44
[quote=putaopi post_id=2

我们这次在敦煌东边的锁阳城遗址(唐朝时的瓜州)看到说明,玄奘当初西行就是从锁阳城起步的。
玄奘取经图出现在西夏时期瓜州境内的石窟壁画中,是有一定历史原因的。玄奘,俗姓陈,名袆,法名玄奘,通称三藏法师。他13岁出家,27岁立志赴印度求学取经,请求西游,但未得到朝廷的允许。贞观元年,28岁的玄奘下定决心,偷越国境,孤身从长安潜入了河西。凉州都督李大亮奉敕逼玄奘回京,当时有慧威法师从中相助,送玄奘行至瓜州。瓜州刺史独孤达对玄奘违旨放行。州吏李昌撕毁捕牒,暗中相助,秘送玄奘渡葫芦河,出玉门关。
哈哈!怪不得网上戏称玄奘是“古中国第一大驴友”,他去的地方可真多啊!
榆林窟里有三幅壁画画了玄奘和他的徒弟,徒弟是个胡人,牵一匹马。
哈哈哈,我的灯串儿又加上锁阳城这个新亮点。这种种曲折在西游记里都算是妖魔作怪吧? :worthy: 在西部玩真是躲不开玄奘大师。下面的画真好看,特别是第二张上的马,漂亮啊!

april
Posts: 957
Joined: 2010-03-21 21:12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大慈寺)

Post by april » 2019-07-14 10:45

Jun wrote:
2019-07-14 7:09

对于悟空的解释,这种我没听说过,有普遍看法是原型是印度神话中的神猴哈努曼,主要事迹参见罗摩衍那。哈努曼形象在亚洲各地广为流传,据说神力无边,战斗力极强,对主人罗摩英勇忠诚,被当作神来供奉。

Image
又搜了一下。在敦煌的时候听到的其实是这个
院长段文杰专家指出,这个胡人名字叫做石磐陀,其故乡位于甘肃安西县,可以说得上是地地道道的“甘肃人”了。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孙悟空会是“胡人”呢?原来在古籍之中,玄奘西行时收了胡人石磐陀作为弟子,于是就有了“唐僧取经,胡僧帮忙”的传言,后来以讹传讹,变成了“唐僧取经,猢狲帮忙”,从而为西游记的故事做出了最基础的铺垫。
而三幅胡僧追随玄奘还带着一匹吗的壁画都出现在瓜州的原因这个解释稍微合理,因为石磐陀就是瓜州本地人,玄奘需要向导和马匹,二者都是在瓜州(如今的锁阳城)得到的,所以。。。
维基上对石磐陀的解释还很详细。
Jun wrote:
2019-07-14 7:09

我对这种说法持怀疑态度。没多久之前,重庆还是薄熙来的天下。
重庆有一种码头文化。薄熙来有点像个黑帮老大。所以对重庆来说很好融合。我去的那年正好是他被抓的时候。当时没直接讲,但是感觉重庆的硬件功绩还是要归到他的头上。
Last edited by april on 2019-07-14 11:00, edited 1 time in total.
He looked like a small panther, and he moved like a patch of night.

april
Posts: 957
Joined: 2010-03-21 21:12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大慈寺)

Post by april » 2019-07-14 10:57

putaopi wrote:
2019-07-14 9:04

哈哈哈,我的灯串儿又加上锁阳城这个新亮点。这种种曲折在西游记里都算是妖魔作怪吧? :worthy: 在西部玩真是躲不开玄奘大师。下面的画真好看,特别是第二张上的马,漂亮啊!
是的是的,在西部到处都是玄奘之路。我突然意识到其实应该找找有没有从日文翻译过来的中国西北游记,可能他们比我们更虔诚。这次因为京都还学到好多关于鉴真东渡典故。远东古代这些僧人才是最棒的冒险家/驴友。

啊!腊梅! :love011: :love011: :love011:
He looked like a small panther, and he moved like a patch of night.

CAVA
Posts: 7457
Joined: 2003-12-06 16:55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大慈寺)

Post by CAVA » 2019-07-15 1:34

大慈寺原来历史这么丰富,以前为什么不太出名?静观腊梅茶花曼陀罗,遥想前世今生,真是美好的体验。网上还看到大慈寺的绣球和银杏也很美。

寺庙道观种花木太合适了。曾经在什刹海边的广化寺看过极美的荷花,种在瓷缸里。鹿鼎记里提到扬州某寺的芍药。日本许多寺庙神社花木很有名,也许是从中国一并传过去的习惯。我特别喜欢绣球,盘算着什么时候去镰仓赏花。

成都太古里看着果然比三里屯更舒适精致。不过我还在纠结古迹周边的建筑方式。是象成都这样仿古,以求建筑风格统一,然后在仿古建筑里设古姿爱马仕?还是旧管旧新管新,新建筑就用当代风格,如伦敦?或者修旧如旧,如奈良在元兴寺周边复兴的奈良町?

putaopi
Posts: 3409
Joined: 2006-01-18 23:35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大慈寺)

Post by putaopi » 2019-07-15 2:59

CAVA wrote:
2019-07-15 1:34

成都太古里看着果然比三里屯更舒适精致。不过我还在纠结古迹周边的建筑方式。是象成都这样仿古,以求建筑风格统一,然后在仿古建筑里设古姿爱马仕?还是旧管旧新管新,新建筑就用当代风格,如伦敦?或者修旧如旧,如奈良在元兴寺周边复兴的奈良町?
你前个帖子就提到这个问题,我这两天也在边写边琢磨,有很多话要说,需要梳理一下。我想关键不在于修旧如新还是如旧,而是具体如何做。网上找到一篇在《建筑学报》上发表过的文章,谈成都太古里的设计理念,其中“互联网城市”的概念我不敢苟同,但是在如何“唤起情感记忆”这方面,颇有感触和共鸣。我只花了两三个小时的时间,惊鸿一瞥的印象和这段文字可以相印证:

““太古里”兴旺的人气并不源于游客对新异建筑形式的猎奇,亦非来自其资源配置的丰富,而是由于人们心理上与这一场域之间滋生出某种特殊性的情感纽结。这种情感纽结并非“一见钟情”式的巨大视觉冲击,而是通过无数细微之处浅淡的情感勾连,一层又一层、一遍又一遍地渲染叠加,在不知不觉中酿造为沉浸浓郁的萦绕香醇。“太古里”的总体设计策略充分照拂、包容了人类情感的复杂性层次,设置了超量、多样、混杂的“情感粘滞点”——喜欢怀旧的人可以发现足够多的历史遗存:老街旧巷、古寺故宅被精心保留并穿插在新建肌理之间;时尚爱好者也同样可以找到足够多的创新亮点:前卫艺术品和时髦抢眼的橱窗交错辉映、目不暇接;在片断的极旧与散漫的极新之间,“太古里”建筑设计通过对川西民居之青瓦出檐、穿斗格墙、悬空吊脚、出挑外廊等形式基因的传承、演绎,使整体建筑风格散发出一种“非新非旧”的“转世”气质。这幕让人既生熟悉之“喜”又感陌生之“惊”的“转世相逢”图景,涵泳了“太古里”淡淡的情感体温。”

“以“太古里”反效率的流线设计为例:保留地段中原有纵横杂沓的近十条街巷,导致流线迂曲繁多,这一尊重记忆的情感逻辑,与追求高效串接资源、清晰导引人流的商业逻辑正相牴牾,但从投入使用后的效果看,这些看上去效能低下的老街旧巷,反倒成为整个“太古里”魅力最强的吸客区域。同样,“快里”“慢里”两条动线的邻近布置,貌似犯了“二街平行,其一必死”的商业设计大忌,但事实上,由于把握住了“快耍慢活”的情感规律,两条动线上的店铺经营都同样生机勃勃。这一违背专业“常识”的街道规划案例,让我们不能不反思传统城市设计和建筑设计中的经典“流线观”——那种无视人的情感需求,而仅仅把人当作钱、物载体,从而将人有血有肉的活动行为归纳为抽象“流线”的设计观念,已经深刻“毒化”了当代中国的城市环境,造就了无数缺乏情感温度的冰冷公共场所。而当网络虚拟空间一旦与城市实体空间展开“流量竞争”时,有着完美“流线”却与人没有情感联结的后者竟然一筹莫展,欲争乏力。”

作者:光明城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484042 ... /604958297

CAVA
Posts: 7457
Joined: 2003-12-06 16:55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大慈寺)

Post by CAVA » 2019-07-15 4:10

原来设计这么用心,还有快慢两种路线。我在谷歌上搜成都太古里,好多类似古姿店的照片,没看到老街旧巷。看来还是要亲身体验才对。

上海茂名北路的丰盛里,原来是很有味道的街坊,改造后变得象影视拍摄基地一样(下图)。

Image

相对比愚园路的微更新更subtle,整体感觉没变。既有创新园区和网红店,也保留了日常气息。也许因为这里还有众多居民,还有中小学,图书馆和医院,没变成纯粹的商业娱乐区。

CAVA
Posts: 7457
Joined: 2003-12-06 16:55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大慈寺)

Post by CAVA » 2019-07-15 9:37

Youtube上一个叫Vicky Soupsss的成都妹子发表了好多Chengdu Vlog,很可爱。如果这就是本地生活,再有方所书店和无印良品,成都还是蛮宜居的哦。还发现成都话与重庆话的区别挺大的。

helenClaire
Posts: 3018
Joined: 2003-11-22 20:12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大慈寺)

Post by helenClaire » 2019-07-15 10:04

双面绣(?)屏风里有美女的倩影,腊梅花旁边露出一小半枯莲蓬。葡萄皮的照片里有许多没说完的故事。 :love011:

putaopi
Posts: 3409
Joined: 2006-01-18 23:35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大慈寺)

Post by putaopi » 2019-07-15 12:18

CAVA wrote:
2019-07-15 4:10
原来设计这么用心,还有快慢两种路线。我在谷歌上搜成都太古里,好多类似古姿店的照片,没看到老街旧巷。看来还是要亲身体验才对。

上海茂名北路的丰盛里,原来是很有味道的街坊,改造后变得象影视拍摄基地一样(下图)。

相对比愚园路的微更新更subtle,整体感觉没变。既有创新园区和网红店,也保留了日常气息。也许因为这里还有众多居民,还有中小学,图书馆和医院,没变成纯粹的商业娱乐区。
太古里和大慈寺,我是因为完全没有expectation, 所以惊喜。

这张丰盛里的照片,哈哈我想它的北京表亲就是前门鲜鱼口,如下图。我最痛恨的北京假古建商业街,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当年人气寥寥。
Image

同样附近的杨梅竹斜街, 有一年的北京设计周,在胡同小店里设立很多展点,参观者要走街串巷一一欣赏,跟当地住民有不少互动。跟鲜鱼口那种”死“的商业区形成鲜明的对比。当时我就燃起了希望,期待这一片儿的改造工程能够按照这个方式改。但是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设计水平不是问题,问题是政府+开发商钱和坏品味的综合破坏力。不知道结果如何。
那个VlogER成都妹子,跟我在成都见到的年轻姑娘们很像,小巧时髦不夸张,直追我心中时髦排名第一位的上海姑娘们了。男生呢我还是觉得北京男孩子打扮起来最好看。

putaopi
Posts: 3409
Joined: 2006-01-18 23:35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大慈寺)

Post by putaopi » 2019-07-15 12:27

helenClaire wrote:
2019-07-15 10:04
双面绣(?)屏风里有美女的倩影,腊梅花旁边露出一小半枯莲蓬。葡萄皮的照片里有许多没说完的故事。 :love011:
海伦的眼神真好!受过训练的眼睛总是能发现许多细节。

豪情
Posts: 18718
Joined: 2003-11-22 18:47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大慈寺)

Post by 豪情 » 2019-07-15 12:39

赞海伦的眼神。葡萄皮继续展开说。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

CAVA
Posts: 7457
Joined: 2003-12-06 16:55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大慈寺)

Post by CAVA » 2019-07-15 12:53

大学时的好友是半个成都人,一直说成都表姐妹很时髦的。第一次听说春熙路就是从她那里。

笑嘻嘻
Posts: 20490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草堂梅花)

Post by 笑嘻嘻 » 2019-07-15 17:11

大慈寺,文殊院,和宽窄巷子是成都三大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街区。原来在太古里里面,看了葡萄皮写的,更加后悔没有去了。
昨夜灯光穿过雨水,落在这海的城市。
----- 颖川

Jun
Posts: 23939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草堂梅花)

Post by Jun » 2019-07-15 17:14

新照片好浪漫啊。。。
Wonderful things can happen when you sew the seeds of distrust in a garden of assholes.
--- Raylanism per Elmore Leonard via "Justified"

豪情
Posts: 18718
Joined: 2003-11-22 18:47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草堂梅花)

Post by 豪情 » 2019-07-15 17:15

真是美好。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

putaopi
Posts: 3409
Joined: 2006-01-18 23:35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草堂梅花)

Post by putaopi » 2019-07-15 17:50

逛草堂的时候就是觉得好美啊好美,不过没啥可写的,都是眼睛糖果 :mrgreen:

豪情
Posts: 18718
Joined: 2003-11-22 18:47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草堂梅花)

Post by 豪情 » 2019-07-15 17:55

现在可以上图了真是多了好多眼睛糖果。

这个花艺太逗了。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

Jun
Posts: 23939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草堂梅花)

Post by Jun » 2019-07-15 19:08

作为一个记性不好,古文更差的人,我去查了一下,原来杜甫不是四川人,祖籍湖北襄阳,出生于河南巩县。然而成都有他的纪念馆。我模糊记得李白是四川人,一查还好是正确的(如果不信郭沫若的话),怎么没有李白草堂啥的呢?
Wonderful things can happen when you sew the seeds of distrust in a garden of assholes.
--- Raylanism per Elmore Leonard via "Justified"

putaopi
Posts: 3409
Joined: 2006-01-18 23:35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草堂梅花)

Post by putaopi » 2019-07-15 19:20

杜甫不是四川人,但是他在成都草堂避战乱住了四年,写了两百四十首诗。心情好的春天,他写“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风雨交加的日子,他写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mrgreen:

成都没听说有李白的纪念地,可能是因为他成年之后就离开四川了?

笑嘻嘻
Posts: 20490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草堂梅花)

Post by 笑嘻嘻 » 2019-07-15 20:05

葡萄皮李杜更喜欢哪个?对杜甫的描述真是温情脉脉的诗意。哪里有李白的纪念馆吗?
昨夜灯光穿过雨水,落在这海的城市。
----- 颖川

putaopi
Posts: 3409
Joined: 2006-01-18 23:35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完)

Post by putaopi » 2019-07-15 21:07

有一年我从黄山往南京去的路上看见过路边有李白墓的牌子,刚才查一下,说是李白墓在安徽涂山。估计那附近应该有纪念馆之类的?小的时候当然是更喜欢李白啦,”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那种轻快的离别,对远方的向往特别符合年轻的心境。现在倒更能体会老杜的好处,饱经风霜后的单纯喜悦。

april
Posts: 957
Joined: 2010-03-21 21:12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完)

Post by april » 2019-07-15 21:21

为什么只有我看不到雪中梅花的照片?! :cry: :cry: :cry:
Image
He looked like a small panther, and he moved like a patch of night.

笑嘻嘻
Posts: 20490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完)

Post by 笑嘻嘻 » 2019-07-15 21:26

我一直是第一张照片看不到。April 看不到的这两张,我在mac上的chorme看的到,在手机的safari上看不到。但第一张无论哪里都看不到。

哇!小葡萄籽的贵宾待遇!太羡慕啦!葡萄皮去的几个地方我都没去过,太美了,下次一定要去。
Last edited by 笑嘻嘻 on 2019-07-15 21:32, edited 1 time in total.
昨夜灯光穿过雨水,落在这海的城市。
----- 颖川

豪情
Posts: 18718
Joined: 2003-11-22 18:47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完)

Post by 豪情 » 2019-07-15 21:31

一线就没那么稀罕了我猜 :mrgreen: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

putaopi
Posts: 3409
Joined: 2006-01-18 23:35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完)

Post by putaopi » 2019-07-15 21:32

啊?特别要给四月看梅花的,怎么偏偏你看不到?等我再重新贴贴,用的是google 相册。

putaopi
Posts: 3409
Joined: 2006-01-18 23:35

Re: 梅香润入雪,花重锦官城 (完)

Post by putaopi » 2019-07-15 23:14

笑嘻嘻 wrote:
2019-07-15 21:26

哇!小葡萄籽的贵宾待遇!太羡慕啦!葡萄皮去的几个地方我都没去过,太美了,下次一定要去。
豪情 wrote:
2019-07-15 21:31
一线就没那么稀罕了我猜 :mrgreen:
大师对波士顿人民的友好感情,惠及了加州人民。

笑嘻嘻去的地方我也好奇呢,我俩正好互补。我去的地方远不如你去的多,都比较家常。大慈寺环境挺好的,草堂也美,最重要千万别忘了大熊猫!

有些Museum 等团圆大点儿再去吧。在成都我想去三星堆或者金沙遗址,小葡萄反对。她说上次在西安看陕博和兵马俑时有点儿害怕,看考古挖出来的东西不舒服。我看隔壁四月家的小朋友也不爱进洞窟,可能是孩子们的共性。我在美国看过两次三星堆的展览,不是特别着急去,就没坚持。
Last edited by putaopi on 2019-07-15 23:42, edited 1 time in total.

Post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