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The Woman’s Hour by Elaine F. Weiss(完)

入得谷来,祸福自求。
Post Reply
唐唐的郁金香
Posts: 236
Joined: 2006-03-02 9:51

[读书笔记]The Woman’s Hour by Elaine F. Weiss(完)

Post by 唐唐的郁金香 » 2019-02-12 17:28

The Woman's Hour

Image

***** 开篇 *****

“1920年7月中旬的一个星期六,三个女人分别乘坐蒸汽火车到达田纳西州的纳西维尔(Nashville)的中央火车站。三人年纪从30多到60多不等,穿着普通的棉质旅行装,带着小旅行箱,表情严肃。不,她们不是一起的,却因为同一件事情来到纳西维尔。”

上面是The Woman’s Hour一书的开头。这本书讲的是美国宪法第19修正案的起效前的最后一战:时间1920年夏天,战场纳西维尔。第19修正案即禁止任何美國公民因性別因素被剥夺投票权选举权的修正案,也就是从宪法上赋予美国女性公民投票(Suffrage)的权利。今天的我们把女性拥有投票权当成理所当然,实际上欧美各国的女性投票权是争取了几十上百年才争取到的权利--在美国是70年、三代人。当成功终于到来的时候,最初的一批suffragettes已经去世了。第19修正案1878年由美国Suffrage运动的创世人Elizabeth Cady Stanton和Susan B. Anthony提出(通过参议员 Aaron A. Sargent),在国会山搁置了41年,期间多次被否决。Suffragettes从被公众嘲笑、贬低的对象到被人尊重、理解,中间经过60年。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欧美国家给予女性投票权才逐渐变成现实。1919年5月第19修正案终于在众议院通过,同年6月参议院通过。但是,正式实效还需要至少36个州的议会通过。The Woman’s Hour讲的就是第36个州--田纳西州的战况。

作者Elaine F. Weiss,历史书写得像小说,节奏紧凑,现场感强,我一看就放不下,有的地方简直令人咬指甲!


来到纳西维尔的三个人分别是:

Carrie Chapman Catt,The National American Woman Suffrage Association (NAWSA)的领袖,手下亲热地称她为“The Chief” 。NAWSA是主流派,1920年成员已达两百万。Catt是Susan B. Anthony亲自培育的接班人,61岁的她已经是可出入总统府、有影响政治家。Catt从小喜欢听父母兄长讨论政治。十三岁时的一个地方选举投票日,Catt看见父亲、家里的雇工穿戴整齐骑马去投票,而同样精通政治的妈妈却坐在客厅不动,便问妈妈为什么不去,大家哄笑起来,她感觉自己被删了一耳光,长大之后加入Suffrage运动顺理成章。Catt的两任丈夫都支持她的事业。第二任丈夫George Catt是个成功的工程师,更是全力支持。Catt很有领袖魅力,又有财力支持,更重要的是她懂得如何左右舆论、知进退、会讨价还价。
Image

Sue Shelton White, Women’s Party 的成员。Women’s Party是激进派,由Alice Paul创立。但是,和英国的激进派比起来了,简直小菜一碟--她们不砸政府大楼的窗户、不往警察局扔炸弹,最多焚烧总统像、游行示威、绝食而已。Sue Shelton White原来是NAWSA的成员,嫌NAWSA缩手缩脚,转投Women’s Party。

Josephine Pearson, Tennessee State Association Opposed to Woman Suffrage(简称antis)的领袖。在女性争取投票的过程中,不只有男性阻拦。Pearson的父亲是个牧师,她读过大学、受过良好教育,职业是教师,当过高中校长。然而,这样一位貌似先进的女性却反对赋予女性(包括她自己)基本的民主权利。

在田纳西州议会表决之前,支持者认为十拿九稳的的Delaware和Connecticut已经否决了修正案。田纳西之所以成为战场,并非是它比Delaware和Connecticut更进步,而是其它尚未表决的州更没有希望。田纳西的州长表迟迟不召集议会投票,代表不同选区选民的利益的议员各有各的算盘。总统候选人Harding表面上两边不得罪,但他的竞选口号是“Return to normalcy”,回到一战前的美国mentality,岂不是要复古?那女性的位置当然是家里而不是投票站和市政厅了。而且,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候选人暗地里都想拖延修正案的实施,因为女性选民投票结果难以预测,何必节外生枝,但又不得不考虑假如修正案得以通过,女性选民得罪不起。所以,支持和反对的两方通过报纸进行论战,走访议员,和掌权的男人们私下谈判或公开施压。Woman’s Party则示威游行。

***** 历史 *****
之前我对美国Suffrage运动了解有限,The Woman’s Hour更新了我的认知。

Suffrage从一开始就和废奴运动密切相关。Susan B. Anthony是很有名废奴主义者。Elizabeth Stanton和她的丈夫Henry是Frederick Douglass(著名黑人废奴主义者)的好友。1848年Stanton参照美国独立宣言起草了Declaration of Sentiments(女权声明):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nd women are created equal; that they are endowed by their Creator with certain inalienable rights; that among these are 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声明给予女性财产权和政治权(投票权)。因为后者,一直支持妻子的事业的Henry Stanton拒绝签字,而Douglass则毫不犹豫地签了。
Image

南北战争之后,黑奴虽然解放了,但没有公民权和政治权,宪法第14、15修正案解决了这个问题。第15宪法修正案第一段是这样的:“The right of citizens of the United States to vote shall not be denied or abridged by the United States or by any State on account of race, color, or previous condition of servitude.” Anthony和Stanton想把性别一词也加入进去,其他人怕太激进了国会通不过,黑人的公民权也实现不了。二人气极了与Douglass大吵一架:

Anthony: 黑男不可以迈步走向自由而把沮丧的女人留在后面
Douglass: 此事有关黑人种族的生死存亡,不能再拖延了!

Anthony和Stanton失望之余,不惜抵制也包含自己心血第14和15修正案,不惜公开谩骂黑人。虽然Anthony、Stanton和Douglass后恢复来往和互相支持(Douglass经常发言支持女权。家里常备一间客房给Anthony住,书房里并排挂着Stanton和林肯的画像;Douglass死后Anthony第一时间赶到去慰问他的家人),美国女权运动和黑人民权运动的裂痕并没有消除。1895年NAWSA的第一次全国会议在亚特兰大召开,Anthony特意写信给Douglass请他不要来,表面上是怕他受屈辱,实际上不愿意请一位黑人来演讲而让南方白人淑女不愉快。两周之后Douglass去世。
Image

时间推进到20世纪初,种族问题依然无处不在(今天也一样!)。不论是主流派还是激进派,方便的时候嘴上也提种族平等,实际上则白女优先。Catt更是非常现实的政治家:假如社会进步的每一步总有先有后,总有一些人被甩在后面,so be it,男人优先之后是白女优先。Catt为了争取南方妇女的支持,同意南方州采取所谓“南方策略”以争取本州议员的支持,即宣传给予妇女选举权会加强白人至上的地位,因为南方州的白女总人口比黑人男女加起来都多(这种宣传策略在北方黑人聚集的工业城市擦枪走火是另外一回事情)。记者Ida B. Wells,第一个黑人suffrage团体的创世人,要加入Alice Paul的在首都的游行(1913年),Alice Paul让她们走后面,因为“南方suffs不高兴和黑人走一起”,但Ida B. Wells坚持打着旗帜和白人姐妹肩并肩游行。
Image


***** 那些Anti们 *****

Anti阵营中,一部分人基于宗教原因。Josephine Pearson的父亲是牧师,她妈临死前嘱咐她一定不要让Suffs坏了上帝的规矩。另一大部分是既得利益者。很多工业家反对。纺织业靠的是极低工资的妇女和儿童,害怕女性获得了投票权就会要求提高工资。酿酒业、娱乐业、旅馆餐饮业反对是因为妇女获得了投票权就会坚持禁酒(prohibition)。为什么主流Suffs坚持给予妇女投票权(进步)同时也坚持禁酒(不自由、保守)呢?NAWSA的很多成员和另一个重要的妇女组织The Women's Christian Temperance Union (WCTU,基督教妇女禁酒协会)有重叠。WCTU认为酒精是女性受苦的原因(酗酒男人不养家、更容易家暴。咦,只怪酒精不怪男人?),所以要争取投票权让女人在社会生活中有话语权。这也是Catt宣传策略中的另一点:女性将给美国政治带来清新的风,将用上帝赋予女性的美德吹散纯男性政治的污垢(读到这里,我呵呵笑了)。

作者是这样总结Anti阵营:“...an odd coalition held together by the centripetal force of fear: fear of the political, economic, and social disruptions that equal suffrage might bring, not just at the pools and in the halls of government, but in the factory, the kitchen, and the bedroom.” 可不就是基于恐惧。

也有的反对者不是从同一块布上面裁下来的。Charlotte Rowe,一位年轻、受过教育、穿着时髦、来自纽约的独立女性,既不是保守家庭也不是有钱的既得利益者出身,也不是南方淑女,按理说应该支持投票权。不,她是Anti阵营雇佣的专业打手(辩手),特别擅长扭曲对方的论点。比如,Suffs说给予女性投票权是进步的表现,在Rowe笔下就成了Suffs要把家庭拆掉、把女人都赶出去。她给人的印象是一个现代的独立的既不需要(need)也不想要(want)投票权的女性。1917年纽约女性获得州投票权,Rowe加入了Women Voters Anti-Suffrage Party,用她手中被“强加”的选票惩罚支持女性投票权的政治家。(这人难道是psychopath?)

Catt不回应Rowe的辩论挑战,不上她的当。Anna Shaw(另一位Suffrage领袖)把Rowe的比作水母:“no head, no heart, just a quivering mass of emotions, fears and prejudices. Squishy, hard to handle, and venomous.” (哈哈,对水母有点不公平。)

Anti阵营的论调,今天读起来也似曾相识。例如:
“女人的位置是家和(男人的)心,投票权让肮脏的政治玷污女性的品德”
“上帝让男女生理有别,不可能平等”
“Suffs想当男人,不想做女人”
“Suffs道德败坏,是无政府主义者”
“支持Suffs的男人都是太娘了,不是真男人”

Anti阵营的宣传画:

下图是Pearson最满意的宣传画之一。今天看起来没什么不对:男人不会生蛋(孩子),可以孵蛋(养孩子)啊。
Image

下面几张更夸张可笑的:

Image

Image

Image

下图的右边是讽刺还是预言?
Image

Anti阵营也有进步的改革家,比如Annie Nathan Meyer。Meyer支持女性高等教育,创立了Barnard College(七所私立艺术类精英女子大学之一),支持女性从事各种高级专业工作、经商、当艺术家。正义感极强,写小说披露种族歧视和社会不公,认为Catt的理念虚伪和不连贯,对“女性参政会纯净政治”的说法不屑一顾。在她看来,投票权反倒会消除女性的“soft persuasion power”。她的妹妹Maud Nathan是个积极的Suff,姐妹交恶。
Image


***** 那些Suffs们 *****
The Woman’s Hour如果拍成电视剧,整个卡司会很巨大,毕竟是时跨70年的运动,出场人物众多。我挑几个印象深刻的介绍一下。

Anne Dallas Dudley,田纳西NAWSA的负责人,富家小姐、典型的南方美人,丈夫是纳西维尔的金融家,夫妻二人都支持Suffrage。她搂着孩子读童书的温馨家庭照被印在传单上广为传播,以对抗所谓Suffs都是丑陋的“女男人”(she-men)的说法。她的丈夫也时不时挤兑同僚:你们够男人就该像我一样支持家里女人的投票权。
Image

政治是花钱如流水的事业。1914初夏的一个晚上,Catt正和同事吃饭,忽然有电话找她。她接完电话回来满脸通红地说:“我当上女继承人了!”。原来,大金主Miriam Follin Leslie死后把财产总计二百万(今天相当于五千万)留给她,指明用在Suffrage运动上。Miriam Follin Leslie是个传奇人物。来自新奥尔良的毫无背景的穷姑娘,靠才气、勇气、运气和无法抵挡的魅力,爬到纽约出版业的顶端,成为媒体大亨。自封了一个男爵夫人的头衔,结婚四次,情人无数,的确是Anti们又恨又怕的对象。Leslie的财产中有一部分是珠宝。箱子被送到Catt的办公室,Catt把手下的姑娘们喊进来:“快摸一摸这些将为我们购买未来的传奇珠宝!”。
Image

另一个纽约富人Alva Belmont则捐钱给Alice Paul。阿拉伯马棉花农场主家的女儿,嫁给一位Vanderbilt家族(上世纪初美国最有钱的家族之一)继承人之一,离婚致富。她的离婚案当年是纽约城内最大的花边新闻。第二任丈夫Belmont死后Alva专心投入Suffrage运动。但Woman’s Party毕竟人数少,Belmont捐的钱也不够支持整个组织,还要Alice Paul去筹钱。

Women’s Party的成员更加丰富多彩。Betty Gram,年轻又时髦,百老汇演员,敢说敢做,质问最后关头忽然变节的田纳西House Sepaker Seth Walker:“你到底替谁干话?卖酒的还是开铁路的?” 这是很严重的指控,被一个年轻女子当面质问尤其没面子。六十岁的慈善家Louisine Havemeyer离开第五大道的豪宅(纽约真是个有趣的地方!),做夜班火车到华盛顿,第二天去白宫前游行、焚烧总统像,宁愿坐监狱也不愿意花五块钱保释。她的家人们吓坏了,再三劝说才把她劝出来。对了,画芭蕾舞娘的德加也是她的受益人。

这是Louisine Havemeyer和她女儿的画像:
Image

支持Suffrage的男士们书中也有介绍,不如女士有魅力,我就不列举了。

***** 零售政治 *****
作者把田纳西的战争称之为“零售政治”(Retail Politics),田野工作者上门推销政治观点。当年交通不发达、议员分布在州的各区县,这工作很幸苦。Women’s Party和NAWSA都有做,Anti的淑女们则开茶会、写信、打电话等。

Anti阵营有三张牌:
1. 州权牌:第19修正案是Yankee们搞出来的妖蛾子,是对田纳西州权的侮辱。田纳西的议员如果批准修正案就违反了本州宪法。
2. 种族牌:收集Suffrage运动与黑人平权组织勾结的各种证据(包括Frederick Douglass的画像)在纳西维尔的Hotel Hermitage展出。言下之意很明显:给女性投票权,也是给黑女投票权,就离恐怖的种族平权也就不远了、白人至上的地位不保了。
3. 宗教道德牌:1895年Elizabeth Standon注释过一部“Woman’s Bible”。她认为圣经(King James版以及后来的修正版)由男人解释的,所以故意把女性固定在从属地位,因此召集了一批人包括Carrie Catt重新注释圣经。这个主意太超前了,被拒绝后Standon只好自己撰写大部分批注。当Women’s Bible第一版出版时,Carrie Catt发现自己的大名也印在封面上,惊呆了--这太激进了,会得罪各方人事,不利于NAWSA的大目标。后来的版本Catt把名字去掉了。但是,Anti们搞到了第一版,并把这部大逆不道的书打上“Mrs. Catt’s Bible的标签。

下图是Anti的两位领袖(右边Pearson),中间坐着参加过南北战争的南方老兵,同时打州权牌和种族牌两张牌。
Image

Anti阵营的尊贵的客人包括Laura Clay和Kate Gordon,前NAWSA成员。不得不面对曾经肩并肩战斗二十年的前同事是最让Catt难过的事情。Clay和Gordon主张放弃联邦的Suffrage,争取各州自己的Suffrage;对南方州来说,当然只包括白女不包括黑女的投票权,这才是真正的“南方策略”。因为Catt和其她重要成员反对,二人1913脱离NAWSA成立了“南方州女性投票权联盟”,可惜支持者寥寥,失败后干脆投奔Anti阵营。Alice Paul的大金主Alva Belmont也捐钱给“南方州女性投票权联盟”,有意思吧?时间推进到1920年11月总统大选,获得了投票权的Alva Belmont却没有投票,因为没有女总统候选人!

Catt很精明务实,最大限度团结可团结的人,但太超前也只能舍弃。Margaret Sanger,美国Birth Control Movement的创始人,她创立的诊所是Planned Parenthood之前身。Sanger是很积极的Suff,多次希望获得Catt的支持,被Catt拒绝--女性节育在当时还不合法,太激进了。


***** 玫瑰战争 *****

时间进入1920年8月,第19修正案终于要在参众两院表决了。纳西维尔的议会山满是红黄两种玫瑰:黄玫瑰代表Suffs,红玫瑰代表Antis。有的议员甚至佩戴两种颜色的玫瑰。参议院投票的那天是黑色星期五。老参议员Chandler发言称Catt是推销跨种族婚姻的无政府主义者。Catt把这些言论叫做“恐黑症”(Negrophobia)、 “洞穴人的偏见”(cavemen’s prejudice),但也明白黑白通婚这种禁忌话题的杀伤力。但是,参院最后高票通过。议员们投赞成票的目的不一,最常见的观点是:
1. No tax without representation,女性也交税,所以应该有投票权
2. 放心把生育下一代的任务交给家里女性,也应该放心给投票权,这也是南方骑士精神。(哈哈,一个词语两种解读)

某参议员投票的前一天醉醺醺地告诉Joseph Hanover(很坚定的Suff):”对不起兄弟我不能投你了,有人刚给了我200块!”。Hanover笑嘻嘻地说:“你贱卖了!我听说有人收了500块”。对方急了:“他奶奶的!不行,我还投你!”

参院投票后的周末,纳西维尔城里非常热闹,Catt和Josphine Pearson住的Hotel Hermitage简直像侦探小说现场:偷听、拦截邮件、给议员发假紧急电报(你老婆/孩子/妈病了)。为防止议员不堪压力悄悄离开,Suff们采用了盯人战术,又派专人去火车站死守。一个支持Suff议员的太太真的得了重病,报社老板、前参议员Luke Lea和另一位绅士筹集435美元买了一趟火车专列送他回家并等着,打算一旦病情好转再开回纳西维尔投票。

众院的投票更精彩。第二轮投票48票对48票死锁。24岁的Harry Burn是众议院最年轻的议员,虽然他两边都不想得罪,但他是前面提到的Senator Chandler的门生,似乎跟着Chandler投票是最保险的。当天他在西装上插了一朵红玫瑰,第一轮、第二轮都投了否定票。第三轮,当当当,最戏剧的一幕发生了:Burn投了赞成票!49票赞成47票反对,美国七百万妇女终于获得了选举权!

就在投票的前一天,Burn收到了寡居母亲的信:“亲爱的儿子:投Suffrage吧,不要让她们疑惑。我读了Chandler的发言,很恶毒。我还等着你的消息想看你怎么坚持原则呢。别忘了做一个好孩子,去帮助Mrs. Catt吧。”

听从母亲的话他投了赞成票。

投票结束后,Anti们冲上去要和Burn理论,Burn只好从窗户翻出去逃到隔壁图书室,再从后门出了议会山。Anti们并没有放过他。Charlotte Rowe起草了一个离奇的受贿故事准备诋毁他的名声、要挟他改票。但是,Rowe的打字员是个隐藏的Suff,抢先汇报给Suff阵营之Luke Lea的报纸,阴谋失败。

长得“awfully cute”的Harry Burn:
Image
拯救了第19修正案的母亲:
Image

后面还有各种风波,8月18号众院投票之后,26号州长最后签字呈送到华盛顿,第19修正案正式起效。

***** 后记 *****

上面的笔记只是全书内容很小的一部分。书写得非常好,一点都不闷,复杂的斗争写得很有头绪,对白非常精彩。全五星。强烈推荐。

猜猜第一夫人里的女权先锋罗斯福夫人Eleanor,是Anti还是Suff?Anti! 因为她“took it for granted that men were superior creatures and knew more about politics than women did”。但是,她后来加入了League of Women Voters,想法逐渐改变。

这本书的电视改编权已经卖出去了,将由希拉里和斯皮尔伯格共同制作。
Last edited by 唐唐的郁金香 on 2019-02-23 20:54, edited 11 times in total.
Ultimately, happiness comes down to choosing between the discomfort of becoming aware of your mental afflictions and the discomfort of being ruled by them. -- Yongey Mingyur Rinpoche

笑嘻嘻
Posts: 20330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读书笔记]The Woman’s Hour by Elaine F. Weiss

Post by 笑嘻嘻 » 2019-02-12 19:26

多写多写。 :admir002: :admir002: :admir002:
昨夜灯光穿过雨水,落在这海的城市。
----- 颖川

豪情
Posts: 18449
Joined: 2003-11-22 18:47

Re: [读书笔记]The Woman’s Hour by Elaine F. Weiss

Post by 豪情 » 2019-02-12 19:32

真好看
我像镂空纱, 全是缺点组成。

唐唐的郁金香
Posts: 236
Joined: 2006-03-02 9:51

Re: [读书笔记]The Woman’s Hour by Elaine F. Weiss

Post by 唐唐的郁金香 » 2019-02-14 20:26

谢谢笑嘻嘻和豪情
加了一段。之前我对美国Suffrage运动了解有限,The Woman’s Hour更新了我的认知。
Ultimately, happiness comes down to choosing between the discomfort of becoming aware of your mental afflictions and the discomfort of being ruled by them. -- Yongey Mingyur Rinpoche

dropby
Posts: 9778
Joined: 2003-11-24 12:23

Re: [读书笔记]The Woman’s Hour by Elaine F. Weiss

Post by dropby » 2019-02-14 20:41

好看。女权和黑人权利这一段真是让人感叹太阳底下无新事啊。

唐唐的郁金香
Posts: 236
Joined: 2006-03-02 9:51

Re: [读书笔记]The Woman’s Hour by Elaine F. Weiss

Post by 唐唐的郁金香 » 2019-02-15 7:29

是啊,还有正反两方的论调,听上去似曾相识,100年过去了还在反复使用。
Ultimately, happiness comes down to choosing between the discomfort of becoming aware of your mental afflictions and the discomfort of being ruled by them. -- Yongey Mingyur Rinpoche

Jun
Posts: 23686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读书笔记]The Woman’s Hour by Elaine F. Weiss

Post by Jun » 2019-02-15 7:34

听上去很好看的书呢。有空找来看看。
Wonderful things can happen when you sew the seeds of distrust in a garden of assholes.
--- Raylanism per Elmore Leonard via "Justified"

Knowing
Posts: 31268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读书笔记]The Woman’s Hour by Elaine F. Weiss

Post by Knowing » 2019-02-15 8:59

太有意思了。
。Catt为了争取南方妇女的支持,同意南方州采取所谓“南方策略”以争取本州议员的支持,即宣传给予妇女选举权会加强白人至上的地位,因为南方州的白女总人口比黑人男女加起来都多
还有这么段不光彩历史啊。 :mrgreen: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唐唐的郁金香
Posts: 236
Joined: 2006-03-02 9:51

Re: [读书笔记]The Woman’s Hour by Elaine F. Weiss

Post by 唐唐的郁金香 » 2019-02-15 9:23

Knowing wrote:
2019-02-15 8:59
太有意思了。
。Catt为了争取南方妇女的支持,同意南方州采取所谓“南方策略”以争取本州议员的支持,即宣传给予妇女选举权会加强白人至上的地位,因为南方州的白女总人口比黑人男女加起来都多
还有这么段不光彩历史啊。 :mrgreen:
跌眼镜是吧,但这个宣传策略在北方一些的工业城市比如芝加哥backfired,因为黑人聚集(但离白人总人数还差的远)。这段历史比我预想的复杂多了。
Ultimately, happiness comes down to choosing between the discomfort of becoming aware of your mental afflictions and the discomfort of being ruled by them. -- Yongey Mingyur Rinpoche

Knowing
Posts: 31268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读书笔记]The Woman’s Hour by Elaine F. Weiss

Post by Knowing » 2019-02-15 10:01

是啊。错综复杂。美国的历史,说是熔炉,其实一层叠着一层的各种斗争.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Jun
Posts: 23686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读书笔记]The Woman’s Hour by Elaine F. Weiss(更了,配图)

Post by Jun » 2019-02-16 14:51

妈呀这书太 timely 了,应该成为中小学生的必读书啊。

第一个赋予女性选举权的地区好像是 Isle of Man,第二个是新西兰。
Wonderful things can happen when you sew the seeds of distrust in a garden of assholes.
--- Raylanism per Elmore Leonard via "Justified"

Knowing
Posts: 31268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读书笔记]The Woman’s Hour by Elaine F. Weiss(更了,配图)

Post by Knowing » 2019-02-17 10:25

这些宣传画真逗,谢谢分享。
‘soft persuasion power’的说法不奇怪,到今天也没过时。女人要为权利斗争,就要做好准备失去男性的怜爱和庇护。在男人掌控权力绝对多的情况下,真不好说哪条路成效更显著。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唐唐的郁金香
Posts: 236
Joined: 2006-03-02 9:51

Re: [读书笔记]The Woman’s Hour by Elaine F. Weiss(更了,配图)

Post by 唐唐的郁金香 » 2019-02-17 14:50

Jun wrote:
2019-02-16 14:51
妈呀这书太 timely 了,应该成为中小学生的必读书啊。

第一个赋予女性选举权的地区好像是 Isle of Man,第二个是新西兰。
曾经听某个新西兰人提过,她很骄傲。相比之下,瑞士直到60年代选举权方面才彻底男女平等。

这本书要拍成电视了,希拉里和斯皮尔伯格合作,但不知道拍电视剧还是记录片。
Ultimately, happiness comes down to choosing between the discomfort of becoming aware of your mental afflictions and the discomfort of being ruled by them. -- Yongey Mingyur Rinpoche

唐唐的郁金香
Posts: 236
Joined: 2006-03-02 9:51

Re: [读书笔记]The Woman’s Hour by Elaine F. Weiss(更了,配图)

Post by 唐唐的郁金香 » 2019-02-17 14:54

Knowing wrote:
2019-02-17 10:25
这些宣传画真逗,谢谢分享。
‘soft persuasion power’的说法不奇怪,到今天也没过时。女人要为权利斗争,就要做好准备失去男性的怜爱和庇护。在男人掌控权力绝对多的情况下,真不好说哪条路成效更显著。
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

搜到一条书里提的宣传画:
Image
这是Pearson最满意的宣传之一。今天看起来也很正常:男人不会生蛋(孩子),可以孵蛋(养孩子看孩子)啊。
Ultimately, happiness comes down to choosing between the discomfort of becoming aware of your mental afflictions and the discomfort of being ruled by them. -- Yongey Mingyur Rinpoche

Jun
Posts: 23686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读书笔记]The Woman’s Hour by Elaine F. Weiss(再加两大段,配图)

Post by Jun » 2019-02-19 16:44

新加的部分也好精彩啊。

State rights 就是一个暗号(狗哨),用来抵抗一切新事物的。
Wonderful things can happen when you sew the seeds of distrust in a garden of assholes.
--- Raylanism per Elmore Leonard via "Justified"

笑嘻嘻
Posts: 20330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读书笔记]The Woman’s Hour by Elaine F. Weiss(再加两大段,配图)

Post by 笑嘻嘻 » 2019-02-19 17:01

这故事,不,真的斗争都是,好复杂。
昨夜灯光穿过雨水,落在这海的城市。
----- 颖川

唐唐的郁金香
Posts: 236
Joined: 2006-03-02 9:51

Re: [读书笔记]The Woman’s Hour by Elaine F. Weiss(完)

Post by 唐唐的郁金香 » 2019-02-19 21:05

更完了。好累!很久没有敲过这么多中文字了!

上面的笔记只是全书内容很小的一部分。书写得非常好,一点都不闷,复杂的斗争写得很有头绪。全五星。强烈推荐。

看完我有很多感想。有声书还加了一段作者的访谈:1920年的这段历史今天还在不断重复着。
Ultimately, happiness comes down to choosing between the discomfort of becoming aware of your mental afflictions and the discomfort of being ruled by them. -- Yongey Mingyur Rinpoche

Knowing
Posts: 31268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读书笔记]The Woman’s Hour by Elaine F. Weiss(完)

Post by Knowing » 2019-02-20 7:57

哇投票这段真曲折啊。生活精彩超过小说,现在写下来都像传奇了。
感谢唐唐的郁金香辛苦写笔记!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Jun
Posts: 23686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读书笔记]The Woman’s Hour by Elaine F. Weiss(完)

Post by Jun » 2019-02-20 10:05

Carrie Catt 在某种程度上让我联想起 Hillary Clinton,也是温和妥协派,为了达到眼下的目的,不妨牺牲妥协掉一些原则。我觉得没法评判她们是对的还是错的,incremental progress 也是 progress。
Wonderful things can happen when you sew the seeds of distrust in a garden of assholes.
--- Raylanism per Elmore Leonard via "Justified"

唐唐的郁金香
Posts: 236
Joined: 2006-03-02 9:51

Re: [读书笔记]The Woman’s Hour by Elaine F. Weiss(完)

Post by 唐唐的郁金香 » 2019-02-21 13:19

Knowing wrote:
2019-02-20 7:57
哇投票这段真曲折啊。生活精彩超过小说,现在写下来都像传奇了。
感谢唐唐的郁金香辛苦写笔记!
完全就是剧本,可以直接拍电视。

不谢。头一次在谷里发读书贴,以前都看你们写的。
Jun wrote:
2019-02-20 10:05
Carrie Catt 在某种程度上让我联想起 Hillary Clinton,也是温和妥协派,为了达到眼下的目的,不妨牺牲妥协掉一些原则。我觉得没法评判她们是对的还是错的,incremental progress 也是 progress。
是啊,在当时就更难说了。选举权只是平权之第一步,后面还长着呢。
Ultimately, happiness comes down to choosing between the discomfort of becoming aware of your mental afflictions and the discomfort of being ruled by them. -- Yongey Mingyur Rinpoche

Post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