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他们再度相逢 (完)

入得谷来,祸福自求。
Post Reply
Elysees
Posts: 6552
Joined: 2003-12-05 13:10

与他们再度相逢 (完)

Post by Elysees » 2021-05-28 1:19

与他们再度相逢

2001年的夏末,我开始了在美国的生活。先是在纽约上州一个荒得只有几条街的小镇读研究生,靠学校发助教奖学金维持生活,一个月不到一千美元。跟另一个同是北大来的姑娘同住在一个正对T字路口的小破屋子的二层楼,楼梯上的天花板低得贵人每次去找我都要低头才能走过。
房东没有给我们提供电视,但我们有次在外面捡到了一个别人丢弃的电视,便可以收看电视节目,我便是在那个时候开始看Friends。当时并没有streaming,甚至没有蓝光和DVD,观众也没有随心选择时候看什么节目的权利,不过是电视上什么时候放便什么时候看,广告插进来也乖乖的跟着看罢了。美国那时还有一个叫Blockbuster的地方,可以租借录像带。我便是这样跟着电视台和录像带租借,看完了当时所有的Friends。
2004年5月的时候我已经毕业将近一年,在首都附近工作生活,自己租了公寓独居。Friends大结局那天,我早早吃完饭,守着NBC,从Preshow开始,一直到剧集结束,又看完After party,一个人恍恍惚惚的看完了最后的谢幕。
第二天在公司跟同事们喝下午茶的时候,交好的同事上来就问,“Did you cry?”
我答,”Of Course. Tons of tears. ”
十七年过去了。
这些年,我不知道把这部剧看了多少遍:不仅在电视台上看过,录像带也看过,DVD上还看过,蓝光上又看过。
收藏过录像带全集,扔掉换成DVD,再又换成蓝光。到现在,一切尽在手边,掏出手机便可以在HBO Max上随时观看:没有广告,没有固定时间。
时代的洪流带着新科技挟持旧时种种奔涌而去。
其实我从来没有盼望过他们六人的荧幕再现。
故事结束了,他们都开始了新生活,角色留在原地,而离开角色的他们和观看故事的我们,都要大步往前走了。
我愿意相信,他们所有的人都永恒的定格在那栋公寓楼,那间咖啡店,那个街头转角。
与我的少女时代一起,凝固在时光的角落。
所有的人都要向前走,唯独故事里的人不用。大幕落下,快乐的结局永远快乐,Emma不用长大,Erica和Jack也不用长大,他们六个人,不必老去。
但去年的翻天覆地,改变了一切。
所有身处灾难之中的人都渴望日常的琐碎,渴望平静与安宁;而从前忙得天南地北的人们,忽然也都困于方寸,多出了闲暇时间。
Friends并不是去年以来第一个Reuinon的剧,但一定是最受瞩目的之一。
这个剧,用制作人的话来说,写的是人生的一个阶段,在这个阶段里,人还没有自己的家庭,朋友就是家人。
几乎每个人都会经历这样一段,离开原生家庭独立生活,又再进入自己的家庭的时间。这两个时间点之间的自己,其实是最是自由:世界在面前徐徐展开,虽然经济或许捉襟见肘,但时间充裕,精力无穷;未来尚有无限可能,即使受挫,即使伤痛,日子依然宝石一般闪闪发光。
艺术来源生活,又高于生活。Friends写的便是这六个人在这样一个时间段的理想状态:他们彼此珍惜,彼此包容,相互扶持走过低谷与高峰,从一无所有的青年,步入稳定理想的中年,爱未远,人不散。
真正的朋友,不仅可共大雨倾盆,也可共顶峰暖阳。
当年Friends最广为流传的一条新闻,是说他们的剧播火了之后,他们六人共同与剧方谈判涨片酬。六人一个整体,要求完全一样的片酬。从剧作者写作时心中属定的David,到被选中时口袋只有11美元的Matt,六人无分高低。他们以一个整体出现,要留一起留,要走一起走。
这是Friends之外,最打动观众的一点:至少在当时,他们就像剧里的六人一样,同携手,共进退。
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幸运,但每个人都向往这样的幸运。所以Friends可以风靡世界各地,余韵绵长。

今天早上起来,在HBO Max上搜了一下,发现并不用等到晚上,Friends Reunion已经可以直接在App上看了。
我于是边刷牙洗脸边开着手机看,然后又边吃早饭边看。赶上周四是公司的“No Meeting Day”,我一口气看完了才开电脑开始上班。
这一次,我一直坚持到Lady Gaga出来跟Lisa Kudrow一起唱Smelly Cat才开始哭。然后从那个地方开始,眼泪就一直哗啦啦的流。
一代人伴着Friends长大了。今天荧幕上活跃的很多巨星,都曾经是Friends的剧粉。
我记得前年还是什么时候看过一个节目,权游里龙妈的演员Emilia Clarke和Joey的演员Matt LeBlanc坐在一起。已经声名远扬的Emilia像小女孩,问Matt能不能对她说一句,“How you doing……”Matt说了,她叽叽咯咯的捂脸笑。
这次Reunion里面也出来了很多明星,权游里雪诺的扮演者Kit Harington,与Phoebe合唱的Lady Gaga,走时装秀的Cara Delevingne,Justin Bieber。
也许现在的年轻人,都只认识他们,不太熟悉橙色沙发上坐的这六人了。
一代新人换旧人,他们都老了,以男人们尤其厉害。
Joey的演员Matt LeBlanc说到这些布景如今看起来都好小,Jennifer Aniston说对啊,然而这不可能,我们都没有长大(grow)。
Matt说,“Speaking for yourself!”
这大概也是我今天最深的感慨:这一次,他们是他们,不是Rachel,Monica,Phoebe,Ross,Chandler和Joey。
这是我与我青春时代看过的Friends的重逢。
却又不是与他们的重逢:我们只是在时间的隧道的另一段,再度相逢,以另外的样子。
剧粉们总在一厢情愿的把演员与剧里的角色混淆起来,以为他们就是他们。除了Friends里被塑造出来的六人,我们希望剧外的他们也有永远的友谊,永远的亲密,永远的并肩作战和荣辱与共。
真实的世界太多走散的朋友,太多曾经以为的永远变成了从前,太多耳鬓厮磨最终成了陈年旧事。
我跟很多的朋友或者陌生人聊过这个剧,有跟我一样对每一集都如数家珍张嘴就来的,也有只是看过的。在那几年里,Friends是一个绝佳的话题,任何时候,跟任何人都能说起。
泪如泉涌的时候我问自己,从前,一起看过这个剧的人,问我大结局哭了没有的人,一起在破旧的公寓里等小瀑布灯亮起的人,他们,现在都在哪里?
从过去到现在,我们只希望有人,把演过的永远,在真实的世界给我们再现一遍。
十七年虽然不是永远,也已经很久很久。
而时间里总有一切答案,只要等待的人足够有耐心。
James Corden问了个大家都很关心的问题,“当年你们都那么年轻漂亮,又都是成功的演员,是否曾经有过剧外的恋情。”
这当然是个征求过同意的采访问题,也感谢他们同意回答这个问题。
Jennifer Aniston 和David Schwimmer都在大众之前回答,最初的一两季,他们都对彼此很有好感,但是因为彼时身边总有别人,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真的发生。他们曾说,“该不会我们的第一个吻,就是戏里的吻吧。”
但就这么发生了,他们最终没有在戏外发展起来,把他们的感情都灌注在了Ross和Rachel身上,让这对贯穿了整个剧的情侣,代表他们,永远下去。
他们说,他们拍戏休息的时候时常在沙发上互相拥抱,David和Jen说,“难以相信你们居然没有人发现我们之间的感情”,而其他四人都说,“我们知道。”
他们都知道,但都没有说。当一切最终过去,他们也没有再说。
如果20年前让我听到这个故事,我一定会觉得很可惜。现在,我只觉得万分庆幸。
因为他们真实生活里无处放置的求而不得,表现在剧里才有别样的缠绵曲折与难忘,直到现在,我每次听到Madonna的Take a bow,想到的都是Rachel坐在下雨的窗前,那么年轻,那么美,那么惆怅。
十七年后他们被安排重读俩人在中央咖啡店里初吻的那一幕,屏幕把年轻的他们和现在围读的他们剪在一起,一瞬间二十多年的时光仿佛都沉淀了,没有曾经,没有现在,时空静止,容颜不变。
在这个时刻,时间给了我等待的答案。

Friends的最后一幕,是他们六个人,推着婴儿小推车走到楼梯里,准备出发去中央咖啡店喝杯咖啡。
17年前的我看到这一幕只顾不停的流眼泪,仅仅因为告别。而17年后,在Friends Reunion里再看到这一幕,我的第一个反应不是鼻酸,而是,他们推着这个婴儿车,要怎么下楼梯?这栋公寓有没有电梯?难道需要Joey和Chandler一路抬着婴儿车下楼?
故事还是原来的故事,只是,我变了。
制作人在节目里说,“故事写的是人生里没有家人,而朋友就是家人的阶段。当你有了自己的家庭,这个阶段就过去了,故事就自然完结。”
主持人James问Lisa,结束以后有没有想过拍续集。Lisa说,“从来没有。因为制作人曾经说过,故事完结在一个很美好的地方,要续写,就要重新打开这个已经非常完美的结局。我可不想破坏任何人的美好结局。而且,在我这个年纪,再继续随心所欲(floppy)已经不合适了。”
众人皆哈哈而笑。
这也是我的感想。
这些年,我重看过Friends的每一集,有很喜欢的,也有感情一般的。有一些场景,台词能张嘴就来;但每次再看,还是能像看新的一样,一直看下去。甚至,有时候心情不好,不知道该干什么,开着Friends让他们六个人在电视上喋喋不休,我好像就能安静下来。
因为已经笃定的知道结局,所以可以平静的对待前面的所有波折:Rachel在咖啡店做女招待时候的怨憎不甘;Rachel和Ross之间各种情不逢时哀怨伤愁;Chandler和Monica在求子过程中的屡败屡战;Joey在演艺生涯遭遇的恶评;还有Phoebe整个青春期的所遇非人坎坷不幸。在熟知他们中年的平顺以后再回头看,早年的经历,无论多么曲折,都不过是小小风波:苦难里也有甘甜,挫折中也自有珍贵。
一切的不如意都会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殷切盼望过的,或早或晚,最终都会得到。
人生的很多忧思愁绪,不在于眼前的困难,而在于对将来的未知。
我感谢Friends编剧让所有人终得圆满,更感谢他们的及时谢幕,戛然而止。

我并不想知道第十季之后他们又发生了什么,大概因为,在我的人生里,我已经把他们走出公寓,进入咖啡馆,又再离开咖啡馆,搬到大房子之后的生活,过了一茬。
James问,“你们觉得你们的人物现在会什么样?”
除了Matt,其他人回答的都是,结婚了,生孩子了,在孩子的学校组织各种活动。只有Joey是永远的少年,在Venice Beach开了个三明治店。
并不是不安逸美好,只是,再不是曾经那样的亲密无间,身无挂碍,无拘无束。
还是制作人的话,“像所有美好的事物一样,结束的时候总是让人悲伤。”
其实人生里的这一段,在其中时往往并不能意识到珍贵,反而总在忙着奔赴未来。
告别Friends以后,我的生活也不断的往前走:结婚,生子,工作换了一个又一个,从美国东岸搬到了西岸。
好像也很顺利,少女时代想象中的理想中年生活,大概也就不过如此(除了没有女儿……)。
只是偶尔,晚饭后难得的可以一个人在附近山上散步,看到晚霞一片灿烂,映着远处的雪山与平湖,不由自主想在外流连得更久,更久一点。
好像不归家,便可以在夜色四合之前,某一时刻,某一片树影与花丛中,与从前的自己再度相逢。
2004年Friends大结局之后NBC的After party里,他们六人环坐接受采访。我记得开场的时候主持人开了个玩笑,说,“今晚,纽约有一个又大又便宜的公寓空出来了!”那大概就是那个晚上最欢乐的一句话,之后都是各种离愁别绪。
我印象最深的,是主持人当时问Lisa Kudrow,“作为一个演员,如果以后别人一直以Phoebe这个角色定义你,你会觉得困扰么?”
她回答说,“不会啊。为什么会?我并不为扮演她羞耻(I’m not ashamed of being her),我会觉得很自豪。”
也许她那个时候就知道,这已经是她演艺生涯的最高光。
也是,以十数年的时间,沉浸在一个角色里,想要挣脱这个角色重新再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当然有过前例,但前例寥寥无几。
其实不仅Lisa,他们六个人,除了Jennifer Aniston之后还有几部电影有些记忆点,其他的几个人,再没有出色的作品。Matt 之后续拍了Joey,从他个人的角度续讲了一点故事,Matthew曾经客串过,Jennifer和Courtney也去过,但终究无力回天,勉强撑了两季就草草了事。
他们几个人,除了David后来转了幕后,其他人之后的戏我多多少少看了一些。然而无论在电影还是电视剧里看到他们,无论是主演还是配角,总有那么些时刻,那么几句话,那么些小动作,我从他们身上看到的是Friends的影子。
对于演员来说,也许是个悲剧。
而对于喜欢他们的观众而言,倒是偶尔拾到的意外之喜。
虽然观众们都盼望他们之间的感情也能持续到永远,但他们六人的现实生活并没有完全像故事里一样,一片安然美好的展开。
六人之间坚不可摧的维系,在Friends落幕之后,慢慢淡化了。
女孩子们的友谊保持得似乎更坚固更久远,Jen和Courtney尤其,Lisa跟她俩相对疏远,但也时不常有聚会;男孩子们则天南地北,逐渐走散。
应该说,他们之间的感情,有一部分,是因为当年朝夕相处演戏,日久情深;另一部分,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因为彼时只有另外五个人可以完全理解他们的际遇与心情。在人生中的大起转折之际,被媒体和粉丝堵得影响生活的时候,只有另外这五个人,可以听懂他们的心情与诉说。在那些时刻,有并肩而战的队友,得到相互认同的支持,可以抵过真金。
Courtney Cox和David Arquette在Friends第六季开播之前结婚,当时为了给她庆祝,在第六季第一集的演员表里,把六位演员的姓都改成了Arquette。那一集正是The One After Las Vegas,紧接着第五季的结尾:Rachel和Ross在烂醉之后,走入一家拉斯维加拉斯的礼堂结了婚,而犹犹豫豫的Monica和Chandler,最终没有结婚。这一集的内容是Chandler向Monica要求同居,而Ross百般纠结,没有办理与Rachel的婚姻失效证明。一集结束,黑幕的时候,字幕写着,“For Courtney and David,who did get married. (送给Courtney和David,他们真的结了婚)”
而Jennifer Aniston本人,则是在第七季开播之前的夏天,跟好莱坞金童Brad Pitt结婚,仅有的新闻图片上,可以看到其余五人都出席了那场盛大的婚礼。
都曾经是好莱坞著名的神仙伴侣,上过杂志,做过访谈,两位的伴侣也都曾在Friends里客串出演,但最后也都黯淡收场。
天下有情人,终能成眷属。眷属之后,是不是成怨侣,却又是另外的故事了。
这次Reunion谈到客串明星,我本以为大家会对Brad避而不谈。然而并不,是David先提到了Brad,对着Jen说,your guy。Jen也大大方方接下,然后说道著名大美女Julia Roberts,又道,“谁享受到了Julia Roberts呢?”自然的一指Matthew,明示的是当年Matthew和Julia Roberts的一段绯闻。倒是没提到David Arquette,或者是他不够分量,或者,是Courtney不想再提。
都过去了,悱恻缠绵的,酸涩甜蜜的,天崩地裂的,在奔涌的时间长河里,终究归于平静。
美好的感情能恒久不变当然最好;如若不能,曾经拥有过,也幸运过世界上芸芸众生许多,足以慰平生。
有荧幕中的他们凝固永远,已经足够。

今天我们全家出去散步,路上看到街边的松树抽了新芽,在原本的浓绿的松针上,添了嫩绿。我感叹说,“过了一年了。”
上一个春天,看到松树添新绿,我们刚刚才开始在家足不出户的生活。
从去年春天开始的这一场全球灾难,到如今,已经一年有余。开始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怀抱希望,以为很快会结束,也许夏天,也许初秋。
然后一个月又一个月,不知不觉中,一年过去了。
在这次的Friends Reunion里我听到他们说,这是他们这十七年来第一次六人齐聚,居然也不觉得意外。
离开Friends的六人,不会围困于纽约的几间公寓,一间咖啡馆。世界那么大,未来还那么远,我相信他们分别的时候一定在想,下一次很快再见。
只不料这个下一次,一晃十七年。
然而也不必遗憾,至少终于再见。
这一次,不仅是他们六人 的相聚,也是他们与故事里的他们,与年轻时代的他们自己,并带着所有我们这些,与他们共同度过那十年的人们,与从前再度相逢。
重回那间公寓,再看一场竞赛,再来一次初吻,再会见美好或不美好的前任们,与尘封在岁月里的自己再度拥抱,悲喜交加。
原来过去曾经,都还在那里,没有走远,没有老去,没有蒙尘,没有忘记。
Matthew说道这些年来,他们之间任何一个人,如若与另一人偶尔遇见,当天晚上不管约了谁,都只能抱歉,他们的这个晚上,只会与Friends同仁度过。因为在彼此的生命中曾经那么特别,任何时候的重遇,都必须一起消磨。
正是“从来也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Matthew说完上面一番话,跟着道,“现在我要哭了”,Lisa递过去纸巾,说“我正好有一张Kleenex”,俨然就是Chandler和Phoebe的台词。
戏如人生,人生如戏,端的是疑幻疑真。

纸巾传递的时候,Jennifer说,这是Covid-tested的,大家又都笑了。
这一瞬间,现实生活里无法规避的苦难,又浮起来。
或者一切便是如此:真实生活充满的是不确定,未知让我们恐惧;而我们则在故事里获得安慰与笃定,带着从中而来的勇气,继续在生活里等待下去。
等待下一次的相逢:与灾难之前的正常生活,与轻松愉快没有忧虑的日常,与旧友,与亲朋,甚至,与陌生人,与世界上每一处想去而未能去的角落,每一段想展开而暂时未能展开的未来。
终归会到来。
我一直这么相信。


E
2021.05.30
Last edited by Elysees on 2021-05-30 21:09, edited 2 times in total.
我自横刀向天笑,笑完我就去睡觉。

Knowing
Posts: 33800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与他们再度相逢

Post by Knowing » 2021-05-28 2:24

aaaa....我就知道小E会写。 :mrgreen: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tiffany
Posts: 24204
Joined: 2003-11-22 20:59

Re: 与他们再度相逢

Post by tiffany » 2021-05-28 9:02

啊,去年还是前年刷到一小段儿,是钱德勒说公司新买电脑,配置如何高端的 CPU/记忆/硬盘,我一听,甚至比不上现代的手机。就觉得,时代实实在在的在大步前行啊。
有酒有酒 闲饮东窗

Lily L
Posts: 80
Joined: 2011-11-16 5:06

Re: 与他们再度相逢

Post by Lily L » 2021-05-28 20:50

搭车推荐A Little Life这本书,四个大学好友,从波士顿到纽约,时间跨度从大学到老年,看完亚马逊第一个书评,保证马上长草。

https://www.amazon.com/Little-Life-Hany ... 247&sr=1-1

这个作者的文笔相当合我的口味,但是猜测Jun会鄙视这本书,因为作者的品味很那个,比如,其中一个主角是演员,他接的戏全是“荷马史诗”“万尼亚舅舅”这种类型的 :lol:

笑嘻嘻
Posts: 22483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与他们再度相逢

Post by 笑嘻嘻 » 2021-05-29 0:48

小E这不叫酸,这叫赤子之心,从来不老。
我愿意相信,他们所有的人都永恒的定格在那栋公寓楼,那间咖啡店,那个街头转角。
与我的少女时代一起,凝固在时光的角落。
所有的人都要向前走,唯独故事里的人不用。大幕落下,快乐的结局永远快乐,Emma不用长大,Erica和Jack也不用长大,他们六个人,不必老去。
这段话是对所有创作人员的最高评价吧。让读者,观众愿意相信在某个平行时空,创作的人物、发生的故事,曾经真的存在过,并且永不消逝。
云浆未饮结成冰

Jun
Posts: 27200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与他们再度相逢

Post by Jun » 2021-05-29 6:58

Lily L wrote:
2021-05-28 20:50
搭车推荐A Little Life这本书,四个大学好友,从波士顿到纽约,时间跨度从大学到老年,看完亚马逊第一个书评,保证马上长草。

https://www.amazon.com/Little-Life-Hany ... 247&sr=1-1

这个作者的文笔相当合我的口味,但是猜测Jun会鄙视这本书,因为作者的品味很那个,比如,其中一个主角是演员,他接的戏全是“荷马史诗”“万尼亚舅舅”这种类型的 :lol:
妈耶,你这推荐手法, :smile-big: 远远比“我猜你一定会喜欢”有效一百倍,让我立刻想看了。
女生觉得帅的,都是他妈的玻璃。--- 王羽

Elysees
Posts: 6552
Joined: 2003-12-05 13:10

Re: 与他们再度相逢 (完)

Post by Elysees » 2021-05-30 18:47

我写完了,写完自己通读了一遍,觉得有些繁琐累赘,但算了吧,有空再来改改,这年头,能写完就是成功。
倒是感觉自己还有个大学女生的灵魂,有点点欣慰(当然也有点点不好意思,笑)。
如果是按以前的习惯,一看完哭完,肯定就奋笔疾书几千字一口气写完,但那天写完半截以后,发现山河令发花絮了,我喜滋滋的跑去看了花絮,完全把这个情绪搞没了,差点儿就像这么停在上半截算数。
幸好赶上周末,还是一鼓作气写完了。

看到Jun在上面,我年初把你十几年前给我推荐的Complication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当时看完感慨特别多,还想过要写一篇读后感艾特你一下,但没能马上开写,然后一放,几个月过去了。所以大家有啥想写的一定要抓紧,千万不要迟疑。
我自横刀向天笑,笑完我就去睡觉。

笑嘻嘻
Posts: 22483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与他们再度相逢 (完)

Post by 笑嘻嘻 » 2021-05-31 0:00

对演员和其他主创人员来说,他们一起度过了一段人生,一起拥有其中外人无法窥触的幽微细节。对于当年的观众,看到的是他们演绎的一段故事,故事里的人物陪伴自己走过人生中孤独的转角。回忆他们如同回忆自己人生的那个转弯。戏里戏外,戏剧人物与观众互相成全吧。
云浆未饮结成冰

Knowing
Posts: 33800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与他们再度相逢 (完)

Post by Knowing » 2021-06-01 2:54

剧组天天混在一起,同事那么多年也有感情了。
小E写的真温柔细腻啊。
我刚开始看老友记也是在grad school. 当时帮一个男同学追另一个女孩,常约着几个人一起出去玩,那个女孩是老友记死忠粉,每一集都倒数如流,男同学没怎么看过,只有我和那个女孩唧唧呱呱聊。后来搬到纽约就不太看了。改看毒舌的Will & Grace,挣扎追求事业和婚姻的直女,端庄弯男,乱睡弯男,掘金女出身的贵妇,身边的朋友简直可以对号入座。 :mrgreen: will & grace 前年续拍,我在飞机上看了两集,笑虽然笑,也没有兴趣特地找来看.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Jun
Posts: 27200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与他们再度相逢 (完)

Post by Jun » 2021-06-01 6:18

有心理学家做过(看上去不一定靠谱的)试验,表明 Friends 粉丝在看 Friends 的时候,脑部活动跟看见生活里真朋友是一样的,也就是说在他们的心中这些人的友谊都是真实的。这说明剧集拍得很真,令人信服;也说明人脑不是看电视进化出来的。
女生觉得帅的,都是他妈的玻璃。--- 王羽

幻儿
Posts: 1592
Joined: 2007-07-31 10:47

Re: 与他们再度相逢 (完)

Post by 幻儿 » 2021-06-01 12:42

我不知道为什么基本错过了Friends。认识Jennifer Aniston还是通过当年小e在坛子里写的长篇Brad Pitt,JA和Angelina Jolie的三角关系,那篇文我印象深刻啊,哈哈。我记得小e那时的结论是离婚并非因为她不想生孩子,而是因为人生的阶段不一样,追求不一样。
现在Brad Pitt和AJ也打离婚官司呢,命运饶过谁。

豪情
Posts: 20678
Joined: 2003-11-22 18:47

Re: 与他们再度相逢 (完)

Post by 豪情 » 2021-06-01 15:00

Brangelina 打离婚官司也不否定他们在一起的过去。作为外人我还是觉得他们更搭。当然brad 和ja离婚也不否定他们的过去。

最近勉强被拉着看了个喜剧旧片Office,Jennifer Aniston露了一会脸 演个女招待,总是本色出演。凡是有她的电影我都不要看。
谁道闲情抛掷久?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

Jun
Posts: 27200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与他们再度相逢 (完)

Post by Jun » 2021-06-01 15:15

昨天不知干啥,在网上看见新闻,惊骇地对家属说,Brad Pitt 和 Angelina Jolie 还在打官司!他俩都离婚5年了,离婚协议还在纠缠,尤其是孩子的监护权。家属说等他们官司打完孩子都成年了监护个毛,我说这案子要变成 Jarndyce vs Jarndyce 了。
女生觉得帅的,都是他妈的玻璃。--- 王羽

豪情
Posts: 20678
Joined: 2003-11-22 18:47

Re: 与他们再度相逢 (完)

Post by 豪情 » 2021-06-01 16:03

他们好像两年前申请先离婚再谈协议。本来监护协议在孩子十八岁之前总是可以打官司的。
谁道闲情抛掷久?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

Elysees
Posts: 6552
Joined: 2003-12-05 13:10

Re: 与他们再度相逢 (完)

Post by Elysees » 2021-06-03 0:38

我当年写小布小珍小安那贴做了好多功课,算是我很用功的一个八卦贴了,哎,没赶上好时代,搁现在可以拿去开个八卦公众号了。现在我自己都忘了我自己写的什么,扼腕。
大概我中年妇女了,觉得不必以离婚论成败,在一起的时候是享受的就好了,最后的结果不能说明之前没有快乐过,对小布小珍一样,对小布小安也一样。实话说他俩持续的时间比我最初想象的要长的多了。
前不久比尔盖茨和美琳达盖茨离婚也是一时间公众号各种分析乱飞,我心想,这又是何必,二十多年的婚姻,也不是离个婚前面就一笔抹去的。不过呢,我马后炮说,我前不久读美琳达盖茨那本The Moment of Lift就觉得,她好像有点儿过度cue盖茨和他们的婚姻生活了... :f19: 完全不必,秀恩爱大都那啥得快。
我自横刀向天笑,笑完我就去睡觉。

Knowing
Posts: 33800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与他们再度相逢 (完)

Post by Knowing » 2021-06-03 2:27

小布小珍小安的长帖再翻出来看一下吧?
小布和小安的一堆孩子,堪比伍迪艾伦和米亚法罗的一堆孩子。不知道会不会也出个洛南法罗。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Post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