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女中学生

入得谷来,祸福自求。
Post Reply
Knowing
Posts: 33818
Joined: 2003-11-22 20:37

三个女中学生

Post by Knowing » 2021-04-22 13:15

今天公司组织做义工,给穷区公立学校快高中毕业的学生做模拟面试。这些学生家庭环境里很少有白领,希望帮他们适应企业环境,练习应对,之前的训练强调让我们穿正装,举止职业化,给孩子的反馈以鼓励为主,帮他们建立信心,但也要从仪态,说话声音高低,眼神,各方面温柔的指出可以改进的地方。我前年做过一次,对孩子的素质预期本不高。事前看了下资料,这个女校,绝大部分印巴裔,超过半数来自低收入家庭需要免费午餐,超过半数第一语言不是英语--也就是说,很多是新来的穷移民的孩子。我有点怀疑因为是女校,保守穆斯林家庭喜欢送女儿来。我面试的三个女孩里两个印巴裔都带着头巾,最后一个露着头发的反而是阿拉伯裔。学校本身貌似还不错,毕业考试及格率超过全英平均10个百分点,有个叫Progress 8 score 的标准,衡量学生从11岁到16岁在学校的进步程度,该校也比英国平均水平高不少。

第一个女孩就让我眼前一亮,大大方方,坐在那里也看得出姿态端正,语音响亮,没有半点局促。我问喜欢什么科目,毕业后有什么打算。她说喜欢社会学,数学,西班牙语,历史,打算上大学,还没想好从事什么工作,拿不定主意是念理工科还是文科社会学。我建议现在社会学经济学也用到大量的统计和建模,不必急于二选一,在大学里可以更广泛的选课。现在什么行业用不到统计呢?STEM永远是有用的。她好奇的问我,女性念STEM会否有阻力。我犹豫的说,我妈妈是数学教授,所以从没人跟我说过女性不能念数学,但是从念书到工作,身边女性的确越来越少,是个leaking pipe. 所以社会微妙压力肯定是存在的,但是你会看到这也是个非常rewarding 的方向,就业余地大,经济报酬好,容易迁徙, 工作的好坏评价更多客观标准,某种程度上来说少受别人主观判断的影响。她看得出很受鼓励。然后我请她讲一个组织活动的经验,她讲了跟好友组织baking sale 的经历:三人分工,她负责宣传定场地,第二个负责预算定价管钱,第三个负责购买原料烤蛋糕,三人一起烤蛋糕包装销售。看得出是有过准备的,但是仍然讲的很好,也是自己的经历。我问有没有实习过?她说去年本来找到了实习机会,因为新冠搁置,希望开放后可以找到。

第二个姑娘一上来笑容明朗说话大方,让人很有好感。直说不知道打算干什么,很喜欢地理,但并不想当地理学家。参加过少年警校训练,很喜欢,但好像又不想当警察。想学法律,更喜欢政治,但是看见电视上的政治家,又觉得:我可不想当Boris Johnson 那样的人。我说从政不等于当政客。从政可以从为议员工作,为竞选活动拉票开始,也可从选民注册,组织本地社区为某个问题抗争的草根运动开始。或者考虑念完法律学院, 加入司法部工作或者做法官,同样影响公共政策。我也见过有人做教授做医生到中年决定从政。她说:政治家都好老。我说:倒不见得很老,running for office 常常是人到中年比较成熟后的决定。你才十五六岁,所有超过四十岁的人在你眼里都显得很老。她惊呼:四十岁就是很老啊!我笑,心想,估计她父母都只有四十岁。把话题转到:你说常常和父母讨论政治?她点头说嗯,我和爸爸妈妈每天一起看新闻,讨论,五月份的市长选举,我们三个支持不同的候选人,经常激烈的讨论,可惜我还不能投票。然后我问如何说服不同意见的人?她说:首先要尊重专注倾听,让对方感到看法被尊重了,然后针对他们关心的问题入手,用事实和道理说服对方。我心说哎嘛,就凭这个‘先专注的倾听,让对方感到被尊重’,这小姑娘情商完胜十六岁甚至二十六岁的我。

第三个姑娘显然有点害羞,说话小声的多,眼睛有点垂,脸颊埋在海藻般的长发里,说着说着才开始放松。她最喜欢的学科是法语 -- 我心说这是打算干什么?--然后就听她斩钉截铁的说要上法学院,毕业后做商业律师。我有点诧异,从没见过人对当商业律师这么有激情。 她告诉我她已经获得一个法律公司的带薪实习机会,把‘带薪’咬的很重,小脸也不自觉抬了起来,烁烁发光。我相信这不是因为钱--她每年都去法国旅行,家境应该还可以--而是把这看作一种肯定。我请她举例讲讲自己有什么弱点,如何对应。她说她性格内向,害羞,怕跟人打交道, 后来当了足球队长,经常需要帮助新队员融入,就变得大方多了。还讲了她如何组织一小群人周末练习足球。看得出真心自豪。我让她问我问题的时候,她好奇的问,你从中国搬到美国,又从美国搬到英国,觉得孤独困难么?我想了想说,还可以,因为在研究生院身边有很多外国学生,有一个小群体,大家处境类似,很容易扎堆。搬到英国是在同一个公司工作,有一批认识的同事。然后会以这个小群体为基础,慢慢结交新朋友,在新环境的兴奋感冲淡了可能有的孤独。她听的眼睛闪亮,说在学第四种语言韩语(她已经会说英语法语阿拉伯语),作为跨国大公司的商业律师,会有机会去不同国家生活!我被她的憧憬感染了,不禁微笑。然后她突然说,朋友不需要太多,lockdown 之前,她在学校里有一大群朋友,但是有些人会put her down, 比如他们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看她那么坚定的要做商业律师,就嘲笑她。lockdown 之后社交圈子变小,可她仔细想过了,不需要这样的‘朋友’,所以现在只跟最要好的两个姑娘hang out 了。我忍不住给她打预防针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是很好的。但是你才十五岁,如果二十岁的时候你改变主意不想当商业律师,想做别的,那可能是因为你成长中了解了其他的事情,兴趣变化,很自然的事,所以不用觉得那就是十五岁的自己错了而这些人是对了。小姑娘点点头。我估计她心里想:哼,我一定要做商业律师!

面试模版里有个问题是:你是否认为自己有野心?三个小姑娘都毫不犹豫的说:Yes, I think I am a very ambitious person. 这一点完胜我们这一代女性,她们不再觉得‘有野心’是个不太好的字眼。做完面试我心情非常愉快,真喜欢看见这些朝气蓬勃的小姑娘。
Last edited by Knowing on 2021-04-22 15:03, edited 1 time in total.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唐唐的郁金香
Posts: 465
Joined: 2006-03-02 9:51

Re: 三个女中学生

Post by 唐唐的郁金香 » 2021-04-22 13:45

好看! :admir002:
Ultimately, happiness comes down to choosing between the discomfort of becoming aware of your mental afflictions and the discomfort of being ruled by them. -- Yongey Mingyur Rinpoche

putaopi
Posts: 3909
Joined: 2006-01-18 23:35

Re: 三个女中学生

Post by putaopi » 2021-04-22 16:02

必须遥远地大力拥抱一下小K. 我们一直支持一家女校的奖学金基金,就是专门扶助非裔和Hispanic小姑娘们的。这些姑娘们往往会成为家里的第一代大学生,给弟弟妹妹带来正面影响,and lift the whole family. 我觉得要替这些姑娘们感谢小K :mrgreen:

Knowing
Posts: 33818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三个女中学生

Post by Knowing » 2021-04-22 16:17

别这么说,怪不好意思的,这是互益的,看到下一代女孩比我们assertive and confident 让我觉得uplifting 。都是minority and female, 她们比小绿大十岁,希望她们把路走的更宽,让小绿的社会环境更好。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Jun
Posts: 27213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三个女中学生

Post by Jun » 2021-04-22 16:42

好励志啊! :super: :super:
女生觉得帅的,都是他妈的玻璃。--- 王羽

青屿
Posts: 98
Joined: 2003-12-10 10:09

Re: 三个女中学生

Post by 青屿 » 2021-04-22 19:13

看得津津有味。看下来这几个高中生其实是打算念大学的,所以与其说是mock interview,更是一个职业讨论?英国还是非常有人文关怀啊。

我最近时不时去小朋友学校的中学部代课,和teens接触有趣的地方在于,他们表面上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但冷不防在某个时候突然打开心扉,露出真诚/脆弱的一面。看小K和第三个女生职业讨论突然就跑题到青少年友谊,我特别有同感--太常见了。而往往也就是在跑题的时候和他们建立起更深切的个人关系。

跑个题,去学校上课对我比较有收获的部分是提供给我一个从“群体”的角度接触到青少年。以前我接触的都是个体的小孩,是几个点,现在是一个面,又是老师那种站在台上的角度,能比较清晰的看到‘大部分人’是怎么样。从“大面”的角度,我最感慨的是东亚三国(中日韩)的确没有白人,印度裔,拉丁裔的学生那么vocal (“声音大”),虽然明明他们无论是学业还是家境都好很多。难怪在美国生活工作过多年的朋友一直强调要我们的小孩需要更vocal更ambitious,在学校一看就有体会:我们当中声音大爱发言的,到学校一看只算“中间值”,我们当中算中间值的,到学校就是特低调的--需要更长时间才能被看到。

putaopi
Posts: 3909
Joined: 2006-01-18 23:35

Re: 三个女中学生

Post by putaopi » 2021-04-22 19:44

Knowing wrote:
2021-04-22 16:17
别这么说,怪不好意思的,这是互益的,看到下一代女孩比我们assertive and confident 让我觉得uplifting 。都是minority and female, 她们比小绿大十岁,希望她们把路走的更宽,让小绿的社会环境更好。
有女儿的父母thinks alike! 我们本地也有义工组织mentor 女孩子们的STEM projects, 不少大公司的女工程师,很耗费时间精力的。由衷地佩服你们,给女孩们做实实在在看得见的role models.

Knowing
Posts: 33818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三个女中学生

Post by Knowing » 2021-04-23 3:59

青屿 wrote:
2021-04-22 19:13
看得津津有味。看下来这几个高中生其实是打算念大学的,所以与其说是mock interview,更是一个职业讨论?英国还是非常有人文关怀啊。
有些准备念大学,有些不。念大学找实习也需要面试的。这次碰到的三个都不知不觉跑题到了职业讨论,因为都准备上大学,估计这所学校教育的好。前年我见的几个孩子就参差不齐,有几个真的看的挺让人难过的。
青屿 wrote:
2021-04-22 19:13
我最近时不时去小朋友学校的中学部代课,和teens接触有趣的地方在于,他们表面上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但冷不防在某个时候突然打开心扉,露出真诚/脆弱的一面。看小K和第三个女生职业讨论突然就跑题到青少年友谊,我特别有同感--太常见了。而往往也就是在跑题的时候和他们建立起更深切的个人关系。
第三个女生显然为友谊社交感到困扰有一段时间了,我也觉得她那么明晰的目标’当商业律师‘有点奇怪,后来才意识到她是跟小伙伴们憋着一口气。我委婉的解释小伙伴们是幼稚,你还会变化,希望她别把这口气憋的太长.

青屿多讲讲学校代课的体验吧?我很好奇呢。
青屿 wrote:
2021-04-22 19:13
跑个题,去学校上课对我比较有收获的部分是提供给我一个从“群体”的角度接触到青少年。以前我接触的都是个体的小孩,是几个点,现在是一个面,又是老师那种站在台上的角度,能比较清晰的看到‘大部分人’是怎么样。从“大面”的角度,我最感慨的是东亚三国(中日韩)的确没有白人,印度裔,拉丁裔的学生那么vocal (“声音大”),虽然明明他们无论是学业还是家境都好很多。难怪在美国生活工作过多年的朋友一直强调要我们的小孩需要更vocal更ambitious,在学校一看就有体会:我们当中声音大爱发言的,到学校一看只算“中间值”,我们当中算中间值的,到学校就是特低调的--需要更长时间才能被看到。
嗯,不过我见过其他南亚家庭的孩子很害羞小声。原生家庭大概也有区别。南亚裔中间大概区别蛮大的,有的很vocal 有的很沉默。
putaopi wrote:
2021-04-22 19:44

有女儿的父母thinks alike! 我们本地也有义工组织mentor 女孩子们的STEM projects, 不少大公司的女工程师,很耗费时间精力的。由衷地佩服你们,给女孩们做实实在在看得见的role models.
说的是啊,我也感到就是普通女工程师能让女孩子觉得relatable and achievable。 不过貌似她们最感兴趣的都是‘你在纽约生活过哇塞’! 于是我跟她们说,STEM 的技能没有国界,自由度高,很容易换个地方生活 :mrgreen:

不过,我更impressed 是她们都显露出了leadership, 而是通过了解各人的长处(我的朋友某某善于管钱所以我派她做预算管钱),倾听尊重(要说服对方要先认真倾听找出他们的关心点),勇于initiate 和负责(所以我们组织了一个周末练习),让每个人都参与都感到做了贡献(大家轮流把自己最拿手的技术拿出来教给其余人,每个人都很开心)。而不是传统的显示力量打败对手争当头狼那样的toxic musculinity 定势下的领袖力。很赞。社会每个角落都需要更多这样的女性领袖。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CAVA
Posts: 8112
Joined: 2003-12-06 16:55

Re: 三个女中学生

Post by CAVA » 2021-04-25 8:24

赞小K给年轻女孩子们的优质建议和时间。年轻人朝气蓬勃,很容易带来惊喜和正面感染。不由遥想兄弟我当年在大学教课的经历,学生们很可爱,但年复一年跟同一群同事教同样的课程的前景吓退了我。

Post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