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到来

入得谷来,祸福自求。
Post Reply
dropby
Posts: 10372
Joined: 2003-11-24 12:23

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到来

Post by dropby » 2020-11-07 21:02

现在转这个可能有点扫兴,但是我觉得民主党真的需要反省。

https://mp.weixin.qq.com/s/pLoEKBqEI1hGzlcDugPiDA

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到来
Original 张拓木 Lib Sans Woke Today
原作者:Andrew Sullivan 授权翻译

核心提要

大选后更准确的出口民调*数据显示,美国人民对两党极化政治说不,美国社会有望挣脱极右与极左的泥潭。

本文中“特朗普主义”(Trumpism)是指特朗普选民支持的政策的集合体,是一种具正当性的政治力量,不同于主流媒体里通常的“反智”、“种族主义”的脸谱化标签。当前的新式共和党,和英国的新式托利党很像:国家主义,文化上保守,面向资本主义的失败者和部分胜利者,略带一些保护主义和孤立主义倾向。

警醒媒体误导了民主党人,使其误读了整个国家。数据表明,警醒主义关于美国的“压迫”叙事仅仅是精英群体的利基(niche)信仰,左翼份子既不能用霸凌手段让选民放弃自由民主的核心原则,也无法用金钱来购买他们的服从。

拜登没有远大的个人抱负,与参议院联系紧密,他由理智的中间选民选出,同时也受到左翼的制约。如果我们更务实,更少情绪化,那我们就能前行。如果我们能够在这个时刻彼此倾听,尤其是倾听那些观点被我们鄙夷、身份被我们惧怕的人,一切就会变好。

“美国人民的智慧”是个吓人的陈词滥调,每隔四年,大选获胜方的支持者们都会搬出这样的虔诚鸡汤。但从我们目前能够了解的情况看,2020年选举复杂而接近的结果的确体现了美国的现状,不论好坏,它显示出社会的理智,打碎了共和党人与民主党人的漫画形象(caricatures)和一厢情愿,也让我在这纷乱的一周里非常安宁。

关键的一点是唐纳德·J·特朗普被击败了。他只能干一届。这绝不是必然之事。这场竞选中投票率惊人,双方都发动了前所未有数量的选民,共和党表现大大好于预期,在众议院还扳回了不少席位,然而特朗普输了。足够数量的摇摆选民和温和共和党人选择了拜登。我们再不用担忧这位疯子在国家生活中心再待四年。

可以舒口气,深呼吸,欣喜。特朗普完结了。

他不会认输。他也不能认输,不然他会心理崩溃。星期四晚上,他仍然在胡言乱语,但很明显他已经精疲力竭、悲伤失落、失去了理智,完全不适合他的总统职位。他不断重复着谎言,就像Tumblr网站上的醉汉一样散布阴谋论。他毫无根据地说:“他们想偷走选举,他们在作弊,我们不能让他们得逞。”

今天早晨,我们看到他的这条推文:“依据合法选票我轻松赢得了美国总统选举。观察员们被阻止用任何形式监督选举,因此,这段时间里的选票必须被当作非法选票。该由美国最高法院判决!”直白地说,这是一种精神疾病。全国各处选举观察员完全被禁止尽职完全是一种幻想。大量选票能够忽然被定为“非法”也属于疯狂。选举日过后的点票是“发现”选票,同样如此。这种荒诞绝望失去理智的幻想,表明他对“责任”一词毫无理解。

换句话说,唐纳德·特朗普现在的所作所为正好表明他必须被击败。在他这里,具体政策已经无关紧要了。有着这样一位失去理智、完全无能、精神不稳的总统,任何严肃的民主制度都无法存活。

但是特朗普主义(Trumpism)呢?它在大选里的表现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期。选票上大批共和党候选人得票都高过了他们名义上的领袖。在这个公共卫生危机和经济衰退大环境下,共和党在众议院扳回了实在的席位,也很可能保住参议院多数,这意味着拜登任何真正进步主义(progressive)的抱负都没戏了。乡村投票率蔚为壮观,或许是因为特朗普在选战尾声时一系列热闹非凡的大型集会。这和我几周前幻想的拜登大胜相去甚远。可以说,美国人民像外科手术似的移除了一位发狂的总统,但是却肯定了他的本质政策。在可以展望的未来,特朗普的核心讯息已经深深地烙在共和党身上,并且重置了美国政治。如果特朗普有理智的话,他应该如此描述自己的成功,优雅地离开,并成为操纵自己党派的幕后大佬。当然,他并不理智。

他的影响是无可否认的。新保守主义(neoconservatism)完结了;曾经作为保守主义核心原则的全球化完结了;认可或默许大规模无限制移民的那种保守主义也完结了。这星期确立的新式共和党,和英国的新式托利党很像:国家主义,文化上保守,面向资本主义的失败者和部分胜利者,略带一些保护主义和孤立主义倾向。它是保守主义大旗下新自由主义(neoliberalism)胜利的意外后果的自然反应。而且它使用的语言能够被美国劳工阶层理解,不带那些高教育精英发明的各种警醒主义新词汇。在我看来,这个配方和选民同盟远比现在深度分裂的民主党来得更稳健。

这是过去我对特朗普吸引力的认识误区,我误解了为什么很多正派人士会支持这样一位民主规范的粗暴践踏者。他们很多人不够重视特朗普对制度的威胁。他们把特朗普对民主制度的攻击视为无用的喧嚣。他们习惯了这种废话,把自由民主制度视为理所当然,因此不对未来有什么担忧。作家Jamie Kirchick写道,特朗普说过的话只要在前面加这样一句引语就都合乎情理了:“现在,来自皇后区的唐尼,轮到你了。”(注:这是广播节目里听众发言前主持人的介绍语。)很多人对特朗普都是这样的视角,所以不认为有什么值得一惊一乍之处。他们并不认可他的疯狂一面,而是看到背后的东西。在我看来他们太过随意,但我并不认为他们中有多少恶意的极端主义者,或者他们看不到特朗普的丑恶人格。

如果不是新冠病毒导致衰退,人们享受的经济回报很可能能够让特朗普取得大胜。今年最具揭示力的一项民调结果(如下图示)是里根问过的著名问题:“你现在过得比四年前更好吗?”在过去的连任竞选中,里根只获得44%的肯定答复就取得大胜,乔治·W·布什获得47%,奥巴马获得45%,他们都赢得了连任。对特朗普,高达56%的人说他们现在过得比他刚上任时更好,这样的基本面按道理应该会带给他一场大胜,然而他却输了。这告诉我们,美国人对特朗普不胜任总统职位这一点很明白,即使他们对自己的生活感觉很好。



选举结果对警醒左派意识形态的否定也是毫无疑义的。夏天发生的骚乱让很多人厌烦。美联社举行的出口民调VoteCast Survey[1]显示,88%的特朗普选民认为这是一个因素。关于警察与刑事司法,特朗普领先拜登(46%比43%)。在过去五年里,民主党一直在对我们说,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都是白人至上主义者。用Ta-Nehisi Coates的话说,特朗普是“第一位‘白人’总统”,当今所有少数族裔都在遭受现代版三K党的攻击。然而,共和党获得少数族裔选票的比例达到1960年以来的最高点。难怪Charles Blow的头要爆炸(注:Blow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出口民调显示白人父权的威力:有些历来受压迫的人占到了压迫者一方》试图解释这一现象)。

人们还在仔细研究出口民调[2],但从现在的数据看,在黑人、拉美裔、同性恋和亚裔人群中,特朗普的支持度比起四年前显著增加了。12%的黑人(包括18%的黑人男性)支持这位左派认定的“白人至上主义者”;32%的拉美裔支持这位将移民儿童关进笼子的总统,导致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和德克萨斯胜出。31%的亚裔和28%的同性恋与跨性别选民也支持特朗普。他在同性恋群体的支持率翻了倍!这些事实强有力地驳斥了身份政治里对个体该如何投票的粗陋假设。

为什么忍受了四年特朗普的少数群体会右转?首先,很多人拒绝接受精英媒体灌输的叙事,也即,特朗普的核心吸引力在于种族主义。他们看到的是更复杂的图景。比如,我怀疑很多黑人对“裁减警局经费”很担忧,而且对创纪录低失业率导致的经济状况好转感到满意,当然,这是在新冠疫情之前。很多拉美裔合法移民,并不喜欢持续的大规模移民,而且在社会议题上倾向保守,这让很多左派百思不解[3]。越来越多的亚裔将警醒主义视为他们子女获得公平教育机会的阻碍。很多同性恋投票选择是基于各种不同的议题,因为最高法院已经基本解决了他们的公民权利问题。

当然,非白人选民和性少数群体仍然大部分支持民主党。但少数群体中出现这个保守派联盟是个极为有趣的现象,而且,它也完完全全地驳斥了种族批判理论(critical race theory)对少数群体该如何感受的论断。性别不均也是如此。差距的确存在,但并不是我们被引导认定的那样是个鸿沟。我们不停地被灌输,美国今天的女性生活在压迫、骚扰、暴力和厌女症的恶梦中,而那个唐纳德·“抓pussy”·特朗普无疑是最真切的体现。然而白人女性有55%支持特朗普(43%支持拜登)。对于没有大学学历的白人女性,这可以说是面临男性捕猎的最脆弱群体,特朗普获得了60%的支持。这次大选可不是愤怒的浪潮;它说明在2020年,很多很多女性并不买左派父权主义概念的帐,或者认为它并不比其它很多议题更重要。

我们来看加利福尼亚,美国最左倾的州之一,而且少数族裔已经占了多数。在经过几个月不间断的抵制“白人至上”的宣传之后,那个允许公立机构公开基于种族进行区别对待的提案(指Prop 16)被大比分否决。同样,试图管控零工经济(gig economy)和增加房租管控都失败了(指Prop 22通过,Prop 21否决)。同化(assimilation)与经济成功对拉美裔的吸引力,并不是像种族批判理论家声称的那样是为了获得“近附白人”(white-adjacency)的好处,而只不过是他们之前许多代移民共同走过的美国之路。

值得强调的一点是,几乎所有的精英与所有的民调机构都被民调误导了。在如此高的投票率环境下,特朗普选民同盟的坚韧让我惊讶;这也打破了左派人士的另一个思想框架,也就是投票人越多对左派越有利。对于新冠的政治影响我的惊讶要少一些。认为特朗普的防疫失败会导致大量反对选票的人误判了形势。很多美国人希望翻篇了;他们厌倦了封禁和限制;他们对虚假宽慰的接受度超过了我们的估计。的确,特朗普在最近新冠爆发的地区获得了压倒性的支持。民主党人需要少花些时间寻找人口结构变化和新冠疫情这样的外生(exogenous)因素,多花些时间去说理为什么应该采取更左倾的经济政策,同时抛弃警醒文化的疯狂。

民调机构这次虽然试图修正四年前的失误,但仍然漏过了一大群“害羞”特朗普选民。但问题是为什么?为什么人们不愿对民调机构说真话?当今最敏锐的政治学家之一Eric Kaufmann指出,民调漏过的特朗普选民群体是那些受过高等教育的白人。他怀疑这些人不敢告诉别人自己的投票倾向。毕竟,“45%的拥有学位的共和党人说,公开自己的观点会影响到自己的事业,而这样的民主党人只有23%。”

那些没有大学学历的白人特朗普支持者自我禁忌较少,民调对他们把握准确,但是民调对拥有大学学历的白人错得离谱:“出口民调显示特朗普在拥有大学学历的白人中的支持度是49%比49%,其中女性部分甚至是50%比49%!对拥有大学学历的白人,选前民调错了26到31个百分点。”警醒文化疏远了高教育白人群体,也让他们中更多人投了特朗普,远超所有人的预期。警醒媒体的问题在于它们误导了民主党人,使其误读了整个国家。

这就是我指的空气清晰了,我们看到了美国人真正想法的冰冷坚实的调查数据。纽约时报等对美国的警醒主义叙事(narrative)是,几个世纪以来顺性别异性恋白人男性(cis white straight men)对少数群体与女性进行窒息性压迫。数据表明这种叙事仅仅是精英群体的利基(niche)信仰,它在学院气泡里被发明出来,然后用霸凌和羞辱强加于人(如果可能的话,也包括解雇异议者)。我们中间拒绝低头的那些人,得知我们并非疯狂、邪恶或偏执,而且得到大量美国公民的支持,这很有些满足感。

民主党在许多参议员竞选中金钱优势巨大但仍然输掉了。对于加州的Prop 16,支持这个在公立机构恢复种族歧视提案的活动人士,花的钱是对手的14倍!这场选举表明,左翼份子既不能用霸凌手段让选民放弃自由民主的核心原则,也无法用金钱来购买他们的服从。

事实让我们看清:我们是一个分裂但紧密的国家,虽然在文化和社会议题上越走越远,并被左右极端份子所利用,但从根本上我们仍然是理智的。美国人民并不想要一场革命,但也意识到不该让特朗普做国家首脑。美国人民移除了这个疯子,剪除了警醒主义的毒牙,选出了杂若星辰的政治力量进入华盛顿;虽然这让谁都不满意,但这不要紧。

美国是一个辽阔复杂的国度,我们选出的代表也很准确地反映出这一点。这是民主成功而非失败的标志。在这个国度里,如果我们消除那些被极左煽动、被特朗普恶化的极化与歇斯底里,左与右的中间仍然存在着妥协的空间。现在,我们的候任总统既没有远大的个人抱负,也与他急需支持的参议院保持着深度关系,他由理智的中间选民选出,同时也受到左翼的制约。如果我们更务实,更少情绪化,那我们就能前行。拜登得益于黑人选民中的温和派在初选中胜出,现在他又依靠宽广的选民联盟赢得大选。我们有交易需要做,有政治需要谈。如果我们能够在这个时刻彼此倾听,尤其是倾听那些观点被我们鄙夷、身份被我们惧怕的人,一切就会变好。

现在狂人已完。虽然仍需很多努力避免他做更大的破坏,但他已经玩完。共和国会幸存,尽管伤痕累累,但它会幸存。如果我们每个人都付出一些优雅,美国就能够开始疗愈。



背景介绍

本文中多次提及的“出口民调”(exit poll),是美国专业媒体在大选日进行的一种大规模专业性民调,由于它的匿名性和代表性远远好于普通民调,因此可以作为值得信赖的基础数据集。有成熟可靠的方法进行样本修正来防止可能的样本偏差(比如当日投票vs邮寄投票)。



原作者简介

Andrew Sullivan:《时代》杂志称其为美国的“首席博主”(“blogger-in-chief”);《纽约时报》最近的人物专访文章副标题称其为“过去三十年最有影响力的记者之一”。2020年7月,他从《New York》杂志离职,在substack平台恢复他著名的The Dish博客周刊。笔者获得了他的新博文的中文翻译授权,将会在本公共号发布一系列他的文章的翻译。
原文标题:Trump Is Gone. Trumpism Just Arrived 发表于2020年11月6日

原文副标题:The air has been cleared. And democracy is working.





延伸阅读

[1] 2020-11-03,NPR报道《美联社 VoteCast Survey:理解2020选民》 https://www.npr.org/2020/11/03/92947837 ... ast-survey

[2] 2020-11-03,纽约时报《全国出口民调:不同群体的投票倾向》 https://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2 ... ident.html

[3] 2020-11-05,Matthew Yglesias《拉美裔对特朗普支持度的上升值得进步主义者反思,族裔政治并不总是白人自由派想象的那样》 https://www.vox.com/2020/11/5/21548677/ ... ote-latinx

Jun
Posts: 26230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到来

Post by Jun » 2020-11-07 21:07

Andrew Sullivan 又出来瞎蹦跶。最讨厌这个人。鄙视。 :hum: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Elysees
Posts: 6366
Joined: 2003-12-05 13:10

Re: 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到来

Post by Elysees » 2020-11-07 21:19

啊,Jun可以多说说么,(假使各种数据真的正确),我看的时候觉得有点道理呢,我对于这次选举不是landslide的胜利其实也有点儿难过/疑惑,所以他的解释是哪里你觉得不对呢?
我自横刀向天笑,笑完我就去睡觉。

tiffany
Posts: 23992
Joined: 2003-11-22 20:59

Re: 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到来

Post by tiffany » 2020-11-07 21:20

啥历史?没听说过这人
有酒有酒 闲饮东窗

Jun
Posts: 26230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到来

Post by Jun » 2020-11-07 21:29

British privileged white man, homosexual, neoconservative. 2000 年代热情跪舔小布什,鼓吹伊拉克战争,到现在也没道歉过。那时候在纽约知识分子圈里红了一阵子,美国 intellectuals 看见英国藤校腔调的文章腿都软了。

这人从来都是右派,却自以为很进步很时髦,老想凑进自由派阵营,指手划脚,轮得到他嘛?笑死人。

Sullivan 的文化2008年就过时了,十年后不甘寂寞又出来蹦跶,这年代谁还认识他呀。妈呀与其看他我宁可看 David Brooks, and I despise Brooks. Brooks 喜欢装成谦谦长者的做派(但必须是长者,居高临下教育你),而 Sullivan 就是典型的那种“明明那么普通却那么自信”的男人。

民主党今年议会选举失利是真的,但是现在数据都大半不全,就有一堆人跳出来指点江山了,都是瞎掰,有那工夫不如先等等完整数据再推导原因。I would rather read 538's data and graphs than waste my time on some washed-up neocon hack or talking heads on cable TV. We don't know why people voted for Trump and Republicans, but more important, NEITHER DO THEY!

不要轻信振振有词滔滔不绝的男人们,不管他看上去多么懂,我们刚刚在“懂王”身上得到的教训还不够?

如果谷里有他的粉丝,我先道歉了,个人趣味,就是腻歪这个人好多年。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Knowing
Posts: 32958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到来

Post by Knowing » 2020-11-07 23:58

我也超级烦他。其他懒得多说,就民调数据说两点。
1:今年的exit poll 不准。最后总票数还不知道,提早投票数是一亿,大概2/3是提前投票,而且从数票过程看得出来,当天投票者共和党居多。所以exit poll 抽样偏颇不能代表民意。
2竞选民调跟实际结果的误差是有数据可看,而且consistency .
2016年川普out perform poll by 4%-5%。2018年相当准确。2020 跟实际结果的误差又是一律trump out perform poll 5-6%. 为什么没有川皇的选举,民调准确。有川皇就总是低估川皇?两个可能:a: 撒谎者的支持者也更爱撒谎,你不能准确民调一群撒谎精。b: 川皇在选举中舞弊了!注意不是共和党,是川皇在作弊。(不就是阴谋论嘛谁不会编啊)


就算有些黑人拉丁人SB, 我们身边那么多华川我们觉得奇怪吗?觉得民主党能把这批华川争取过来吗?别傻了!每个群体里都有奇花异草。Andrew Sullivan 身为弯男却是保守派,就是明晃晃的一株奇葩。他自己HIV Positive 还要征其他弯男不戴套性交,所以那么仰慕热爱得了新冠也不肯带口罩的川皇!不要让病毒(和科学)束缚你!自由的生活吧!F_k everyone else!

如果要吸取教训,不如说voter registration matters. Learn your lesson from Stacy Abrams: Do the hard ground work. Register our voters 1 at the time.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Jun
Posts: 26230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到来

Post by Jun » 2020-11-08 9:26

细看了一眼文章注脚,不知道是应该仰天大笑还是应该踹他一脚。你特么跟我说 exit polls? 在2020年11月7日?三分之二的选票是邮寄的和提前投的,三分之一是11月3日投的,而且当天投的票大部分是共和党选民尤其是川粉投的票(在另一帖已经讲过了,他们比较不怕死),你特么拿这个来代表全国人民的立场?! :laughting015: :laughting015: :laughting015: 你这是蠢呢还是坏呢还是把群众当傻瓜呢?

我还不知道 Andrew Sullivan 身为 HIV 带病毒者,不带套跟男人性交,太恶心了。各位觉得他有道理的妈妈们请注意,这人长期吸大麻。

说实话如果他不是牛津毕业的,写字儿全是牛津腔调,如果他不是保守派文人里罕见的弯男,他那点陈腔滥调有人会当回事吗?这些年就没说出过什么新鲜玩意儿,来来去去反刍美国保守派鼓捣了三十年的东西,从歧视黑人到美国霸权主义,都是他的茶。He likes to dabble in the fashionable liberal topics. 又赚左派的钱又赚右派的钱,喜欢赶点文化时髦而已。自由派圈子里,他的卖点其实就是支持了Obama,可能是因为觉得Obama很帅吧。但实际上他对保守派的核心立场永远是小骂大帮忙或者衷心支持。这几年也不扭捏了,大概是老了,越来越放弃假扮 liberal 了。

每隔几年我会在推上看见有人骂 Andrew Sullivan 又出奇葩言论被骂,就会感到意外:这家伙还在蹦跶?模糊记得前两年有人骂他 misogyny 和踩 MeToo 运动,随手搜了一下他和 MeToo,发现一篇在 New York Magazine 的文章,狗屁不通,一脑子浆糊,然而拦不住他滔滔不绝指点江山。有兴趣的同学可以欣赏一下:
#MeToo and the Taboo Topic of Nature

Andrew Sullivan is a prime example of how much white men get away with. He's also a prime example of the special treatment liberals and elitists give to white, highly educated, gay men, and the English accent is just icing on the cake. 说到底是白左精英知识分子圈里的势利眼脾气。

如果民主党需要从 Andrew Sullivan 那里学到发动群众的经验教训,那还不如赶紧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Last edited by Jun on 2020-11-08 10:09, edited 2 times in total.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liyue
Posts: 114
Joined: 2003-12-14 22:58

Re: 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到来

Post by liyue » 2020-11-08 9:43

发动群众再没有比49年前的共产党更厉害的了。我家先生经常说民主党要向毛泽东学。但我狐疑:学会了那个,还是民主党吗?还有民主吗?共和党已经深得共产党的精髓了。

Jun
Posts: 26230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到来

Post by Jun » 2020-11-08 9:47

liyue wrote:
2020-11-08 9:43
发动群众再没有比49年前的共产党更厉害的了。我家先生经常说民主党要向毛泽东学。但我狐疑:学会了那个,还是民主党吗?还有民主吗?共和党已经深得共产党的精髓了。
你说得很对,发动群众,毛泽东第一,川皇第二。今年民主党因为疫情而停止几乎全部的地面宣传活动,往年的 community outreach 竞选活动都没搞。同时川皇搞 rally 一个又一个,规模越来越大。这些活动对投票数量的影响还没法估计,但是很可能是有效果的,尤其是对于地方选民的考虑。

民主党真要学发动群众的方法可以学学淳朴而耿直的川皇,向纽约白弯男精英知识分子如 Sullivan 就不必了。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唐唐的郁金香
Posts: 383
Joined: 2006-03-02 9:51

Re: 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到来

Post by 唐唐的郁金香 » 2020-11-09 8:52

发动群众有什么不对?Georgia的群众不就是Stacy Adams发动起来的吗。民主国家的人民投不了票就是民主机制不健全,有选票而不去投更是浪费。

上面亚特兰大的文章说得好:
Make no mistake: The attempt to harness Trumpism—without Trump, but with calculated, refined, and smarter political talent—is coming.


作者是土耳其自由知识分子,对威权有天生警惕。

扫了一下Andrew Sullivan的文章,就如jun、小k说的,今年情况特殊,拿exit poll做demographic分析不准。但Andrew Sullivan有一点我同意:人是复杂的,一个人的政治诉求也是复杂的,少数民族、女性、同性恋不一定只关心和自己身份有关的话题。再加上美国两党政治,选择不多,所以会有看似逆自己兴趣投票的行为。

这也体现了政治家要发动群众的重要性 :mrgreen:

那篇metoo和荷尔蒙的文章太恶心啦。
Ultimately, happiness comes down to choosing between the discomfort of becoming aware of your mental afflictions and the discomfort of being ruled by them. -- Yongey Mingyur Rinpoche

Jun
Posts: 26230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到来

Post by Jun » 2020-11-09 9:05

唐唐的郁金香 wrote:
2020-11-09 8:52
发动群众有什么不对?Georgia的群众不就是Stacy Adams发动起来的吗。民主国家的人民投不了票就是民主机制不健全,有选票而不去投更是浪费。
很对!发动群众可以用来搞文革,或者搞纳粹运动,也可以用来推进有益大多数人的政策。

2008年,一个朋友极其憎恨 Obama,天天给我发 Obama 是穆斯林是社会主义是恐怖分子的谣言文章,最后我只好跟她绝交。她恨 Obama 的真实原因我不太清楚,但是她的口头表达的观点是 Obama 要搞文革,你看他每到一处都有那么多粉丝团聚集。

对于有文革PTSD的人来说,可能看见很多人聚集听一个人讲话,就会触发强烈的反感。可惜我跟她绝交了,不知道川普这几年持续不停地搞 rallies 给她什么印象,她的观点是否跟以前一致。

注意,民主党平时也是搞发动群众的,今年情况特殊,换言之他们比较不够 macho,怕死。
扫了一下Andrew Sullivan的文章,就如jun、小k说的,今年情况特殊,拿exit poll做demographic分析不准。但Andrew Sullivan有一点我同意:人是复杂的,一个人的政治诉求也是复杂的,少数民族、女性、同性恋不一定只关心和自己身份有关的话题。再加上美国两党政治,选择不多,所以体现政治家要发动群众的重要性 :mrgreen:
嗯,yes ... that's why Biden keeps talking about "unity", code word for compromise. 眼看着就要放过不追究过去四年里的违法犯罪的政客。

Compromise 这话很多人不爱听,尤其是年轻人。在美国这个情况就很复杂,实际上民主党的领导阶层是非常非常擅长 compromise 的,过去三十年里 compromise 远远多过 accomplishments,还轮得着 Andrew Sullivan 来教育?问问 Bill Clinton 就知道了。当然这些年的 compromise 是形势需要,但是历史不代表未来。

如果不听狐狸台宣传和中产文人的闭门造车,眼下真正积攒越来越多不满,就要暴走脱离民主党的不是中西部人民,而是激进左派,以及黑人群众,以及经济地位越来越不稳的年轻一代穷人,可能也包括一些拉丁裔新移民。民权领袖一代如 John Lews, Elijah Cummings 纷纷去世,黑人群众对民主党的忠诚和等待也就快要耗尽了。新一代少数族裔对民主党领导阶层很有不满和要求,如果他们不好好接受意见,形势很可能就要大变。共和党也未必会一直走种族歧视的路线的,例如布什家族的几个儿子都能讲西班牙语。眼看激进左派的逐渐壮大,对经济福利政策更强烈的均贫富要求,Bernie Sanders 和 AOC 的基本盘不是减少而是增加了,正在建立新的派系也可能就拉出去自立了。

You don't see these voices on TV, but then who watches TV anymore?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Jun
Posts: 26230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到来

Post by Jun » 2020-11-09 10:41

唐唐的郁金香 wrote:
2020-11-09 8:52
上面亚特兰大的文章说得好:
Make no mistake: The attempt to harness Trumpism—without Trump, but with calculated, refined, and smarter political talent—is coming.


作者是土耳其自由知识分子,对威权有天生警惕。
确实啊,我觉得美国很可能会出现一个希特勒,学习川普的成功经验,有计划有组织有效率地建立真正的集权帝国。不是必然的,但是可能性很大。川大大就是个先驱,给后人照亮道路的。

The rest, really, is up to white Americans. 真的,美国的命运完全是白人的选择和责任,推不到别的族群身上。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Knowing
Posts: 32958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到来

Post by Knowing » 2020-11-09 12:05

也不一定吧。继续努力把sunbelt 推蓝了,就不是white american 说了算。 对年轻的白人,global warming, gun control 都是更重要的问题。time is on our side.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dropby
Posts: 10372
Joined: 2003-11-24 12:23

Re: 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到来

Post by dropby » 2020-11-09 14:42

今年的Exit Poll,我在哪里看过一眼,是投票站和邮寄选票都有调查的,不是光是投票站。我一时半会儿找不到source了,也不能肯定Sullivan的文章用的是哪种exit poll. 不过我记得大选以前的民调也是在黑人和拉丁裔里拜登比16年的支持率反而下降了?我现在老年痴呆,不敢相信自己的记议。

我都不知道Sullivan是谁,但是我觉得他的有些观点我还是挺同意的。比如这个prop 16, 我加州反prop 16的同学就没想到过还能推翻。事实上不仅翻了,而且比当初华州反类似提案的时候翻得多。而且我的确认识不少左派也投票反对prop 16. 我觉得投拜登的这些人绝大多数应该都同意需要改善黑人和西裔的教育,但是prop 16是不是合适的方式?可能相当多人是一个问号。

Jun
Posts: 26230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到来

Post by Jun » 2020-11-09 14:54

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要把 prop 16 和选拜登两件事绑在一起讲。没有证据表明这是一个纯民主党或全民主党的议题。加州的 propositions 是收集到一定数量的签名就可以上去的,不是州议会提出的法律提案,其成功或失败代表不了任何一个党派的正式立场。

而且这不是推翻什么现存的 AA 法案,实际上加州现有法律是禁止 AA 的(yes, the deep blue state)。prop 16 是提议终止这个禁止,失败,就是说群众投票支持保持现状。没有什么东西被推翻。

每个州的人民有自己的 local concerns,加州的民主党和密西根州的民主党和佐治亚州的民主党群众的议题实际上有很大差别,就算 prop 16 代表一部分加州的民主党选民的立场,也跟其它地区没有直接关联。而且整个美国的情绪和形势都已经离九十年代的 Affirmative Actions 的争论很远了。

这些都是别有用心的 straw man argument. 就是为了忽悠围观群众不明就里乱站队,加州民主党竟然 xxx! 所以全世界人民必须支持美国共和党 ...?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putaopi
Posts: 3813
Joined: 2006-01-18 23:35

Re: 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到来

Post by putaopi » 2020-11-09 15:16

加州的Prop 16 是川粉们拿来吓唬老中的一个话题,其实选举之前的民调显示就说不可能通过,连墨西哥裔也有大量的反对。

我个人是反对的,主要是围绕这个议题各种讨论有针对华裔之嫌,特别是在反华的大环境下我心里不舒服。

但是,我还是投了Yes。可能是相信了民调觉得不会通过吧。 :mrgreen:
dropby wrote:
2020-11-09 14:42
今年的Exit Poll,我在哪里看过一眼,是投票站和邮寄选票都有调查的,不是光是投票站。我一时半会儿找不到source了,也不能肯定Sullivan的文章用的是哪种exit poll. 不过我记得大选以前的民调也是在黑人和拉丁裔里拜登比16年的支持率反而下降了?我现在老年痴呆,不敢相信自己的记议。

我都不知道Sullivan是谁,但是我觉得他的有些观点我还是挺同意的。比如这个prop 16, 我加州反prop 16的同学就没想到过还能推翻。事实上不仅翻了,而且比当初华州反类似提案的时候翻得多。而且我的确认识不少左派也投票反对prop 16. 我觉得投拜登的这些人绝大多数应该都同意需要改善黑人和西裔的教育,但是prop 16是不是合适的方式?可能相当多人是一个问号。

Knowing
Posts: 32958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到来

Post by Knowing » 2020-11-09 17:56

我知道好几个加州同学同时选了拜登和反对prop 16. 显然不妨碍他们选民主党。
赢了四百万人还要反省,还要往右移?那输了应该往左移么?你什么时候看见共和党这么多傻叉的一日三省吾身?他们只要赢了,哪怕popular vote 比民主党少个几百万,照样马上开始减税,推保守法官,大大酬劳金主和保守基督徒们。咋不见他们往左移团结国家呢。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dropby
Posts: 10372
Joined: 2003-11-24 12:23

Re: 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到来

Post by dropby » 2020-11-09 18:04

可是川普也有历史上第二多的普选票!有川普这样的对手,有很多人并不是因为喜欢民主党,只是因为讨厌川普才选的拜登,还有新冠助功,民主党其实也只是险胜而已,不需要反省吗? 反省也不见得要往右移啊。就象我在另一个贴子里说的,民主党自废武功,对AOC这样有号召力的新生代排挤打击,也是很需要反省的。

笑嘻嘻
Posts: 21873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到来

Post by 笑嘻嘻 » 2020-11-09 18:11

民主不应该议题提出来大家讨论吗?为什么一个prop 16 会被揪住做为民主党的最大弊病?显然prop 16通过与否都不影响加州的蓝度。这种关联:看他们支持AA,这种狼来了的叫法不是已经心里有的倾向性,特地找茬儿吗。选票上那么多议题,显然在某些人心中一个失败了的 prop 16比堕胎权,移民的生存权,枪支泛滥,23万人的生命要重要多了。按照这种逻辑,结论正好是“民主党逆行倒施,加州翻红。”
云浆未饮结成冰

dropby
Posts: 10372
Joined: 2003-11-24 12:23

Re: 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到来

Post by dropby » 2020-11-09 20:52

没有人说prop 16是民主党最大的弊病啊,都不见得是个弊病。就象我也不觉得厕所问题是个问题。但是每个人的优先级和button都不同。我认识不少16年因为厕所问题选川普的,然后今年选拜登。我觉得他们的选择没啥可厚非的。

再回jun前面的,prop 16的提出,是因为加州民主党议会先通过了一个议案,然后prop 16是基于这个议案提出的。所以当然选民会把Prop 16和加州民主党绑一起。美国的民主党,不管是联拜和州,都是同一个吧?那进而和联邦民主党绑一起也没啥可奇怪吧。Prop 16没有影响加州人民选拜登,但是如果是一个反prop 16的选民,然后面对拜登和一个不是川普而是McCain那样的共和党人,会选谁很难说。Prop 16当然是民主党的议案,当然会影响一个选民的政治立场。我个人对prop 16谈不上支持和反对,反而因为转了很多客观讨论prop 16利弊的文章差点和一个挺川加州朋友闹翻了。我同意出发点是好的,我不见得赞成所采用的方法。当然对我个人来说not a big deal either way. 如果我在美国,不会影响我个人的政治立场 。但是prop 16是亚裔圈里非常受关注的议题,我不觉得这些都是别有用心的 straw man argument. 这个议案的确会减少亚裔孩子上加州大学的机会,做为重视教育的亚裔父母,反对这个议案,我个人觉得无可厚非。政治本来就是利益的博弈。

转我朋友prop 16相关的评论。她是川黑,不在加州,她今年选了拜登.
The democrats view themselves as more of a leader than a representative of the people. So the party seems to think that it gets to decide for the people what they SHOULD care more about, as well as HOW they should feel about it.
You must have read that the Prop 16 was not approved in CA. It is essentially the same sentiment in the population: 55% voted to ban AA in 1996, 56% voted to not restore AA.
But the politicians' position is always: first, if the people do not buy their message, it is because they did not explain it well and people were confused -- not that people understand it and simply do not agree with them. Second, fine, if you disagree you are on the wrong side of history, please hurry up your evolution.
This round the Pro Prop 16 side raised 30 million for their campaign and you would think they got to explain it well to the voters. The Anti Prop 16 raised about 2mil? But no, they said they still didn't phrase the question clear enough on the ballot so voters were confused.
And, the legislators said before the vote was out (probably having seen the polls) that regardless of the result, they would continue to push for it.
Meaning: yeah we hear you but we are not going to listen to you until you say what I want to hear.
It's been nearly 25 years and I actually agree maybe they should check what the people think again. But if you have checked the temperature and it hasn't changed, at least prepare to put it on the back burner for a couple of years and ask yourself if there's anything else worth fighting for?

Jun
Posts: 26230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到来

Post by Jun » 2020-11-09 21:01

小美一个加拿大人比我还关心焦虑美国政治以及未来五十年走向,这是什么精神?无私的国际主义精神!堪比白求恩大夫。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dropby
Posts: 10372
Joined: 2003-11-24 12:23

Re: 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到来

Post by dropby » 2020-11-09 21:40

笑嘻嘻 wrote:
2020-11-09 18:11
民主不应该议题提出来大家讨论吗?为什么一个prop 16 会被揪住做为民主党的最大弊病?显然prop 16通过与否都不影响加州的蓝度。这种关联:看他们支持AA,这种狼来了的叫法不是已经心里有的倾向性,特地找茬儿吗。选票上那么多议题,显然在某些人心中一个失败了的 prop 16比堕胎权,移民的生存权,枪支泛滥,23万人的生命要重要多了。按照这种逻辑,结论正好是“民主党逆行倒施,加州翻红。”
哪一个问题更重要,是每一个选民自己决定的。民主社会就是:一个觉得prop 16/男女同厕问题比其他事情都重要的选民,他的一票和所有其他人有同样的权重,得到同样的尊重。

这个电视剧newsroom的虚拟片断我觉得很有意思,也是我前面转那个prop 16评论的朋友推荐我看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gzro4CwVs

现在来看觉得这个电视剧挺先知先觉的。

下面, querying 15,590 people at polling places, early voting sites, and via phone calls, 也就是并没有忽略早投和邮寄选票的选后投票调查,发现LGBT的川普支持率和16年比翻倍了。

https://www.advocate.com/election/2020/ ... polls-show

笑嘻嘻
Posts: 21873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到来

Post by 笑嘻嘻 » 2020-11-09 21:41

其他州会关心加州本地的一个投票议题,来决定自己的联邦投票?这是给自己找借口吧?特地来遮掩自己地方的共和党的作为?照这个逻辑,要求课本教创世论,通过反对堕胎法,在大选前不到一个月,硬塞进一个极右派的大法官,这些极右的做法都可以让共和党好好反省一下,为什么不争取中间选民了?民主党必须得完全满足自己的要求,一个中间派才会去选吗?但凡有一条不满意马上投Trump,这是深柜粉吧?假定今年大选共和党推出McCain(RIP),又有prop16 的提案,加州会翻红吗?别逗了。

如果有人真的因为prop16 转投Trump ,别装了,这就是个深柜粉。
云浆未饮结成冰

dropby
Posts: 10372
Joined: 2003-11-24 12:23

Re: 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到来

Post by dropby » 2020-11-09 21:43

Jun wrote:
2020-11-09 21:01
小美一个加拿大人比我还关心焦虑美国政治以及未来五十年走向,这是什么精神?无私的国际主义精神!堪比白求恩大夫。
就不兴我吃瓜看戏啊。美国政治现实比啥电视剧都精彩多了。任何编剧都编不出来。比如那个four season的各种段子,我快笑死了。

玩笑归玩笑,我很认真地说,我觉得很offended每次被人说你一个加拿大人还这么关心美国政治。 :action077: 尤其是在非川粉的地方。

dropby
Posts: 10372
Joined: 2003-11-24 12:23

Re: 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到来

Post by dropby » 2020-11-09 21:44

笑嘻嘻 wrote:
2020-11-09 21:41
其他州会关心加州本地的一个投票议题,来决定自己的联邦投票?这是给自己找借口吧?特地来遮掩自己地方的共和党的作为?照这个逻辑,要求课本教创世论,通过反对堕胎法,在大选前不到一个月,硬塞进一个极右派的大法官,这些极右的做法都可以让共和党好好反省一下,为什么不争取中间选民了?民主党必须得完全满足自己的要求,一个中间派才会去选吗?但凡有一条不满意马上投Trump,这是深柜粉吧?假定今年大选共和党推出McCain(RIP),又有prop16 的提案,加州会翻红吗?别逗了。

如果有人真的因为prop16 转投Trump ,别装了,这就是个深柜粉。
她投了拜登啊。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因为prop 16转投Trump, 但是我前面说了,厕所问题转投Trump的不是一个两个。我觉得厕所问题的实际影响比prop 16小多了。

笑嘻嘻
Posts: 21873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到来

Post by 笑嘻嘻 » 2020-11-09 21:50

因为厕所问题转投Trump的,显然听到墨西哥人都是强奸犯,中国人都是小偷,把我们的工作都偷走了,我们要在美墨边境盖墙,我上台要重新搞单边贸易协定,Trump的更衣室trash talk觉得这都不是问题。你就真信一个厕所问题是真的原因所在?而不是因为民主党居然选完黑人选女人?你看那个女人一副想要权力的样子!Lock her up!
云浆未饮结成冰

dropby
Posts: 10372
Joined: 2003-11-24 12:23

Re: 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到来

Post by dropby » 2020-11-09 21:54

笑嘻嘻 wrote:
2020-11-09 21:50
因为厕所问题转投Trump的,显然听到墨西哥人都是强奸犯,中国人都是小偷,把我们的工作都偷走了,我们要在美墨边境盖墙,我上台要重新搞单边贸易协定,觉得这都不是问题。你就真信一个厕所问题是真的原因所在?而不是因为民主党居然选完黑人选女人?你看那个女人一副想要权力的样子!
我真信,因为她们以前投了奥巴马,今年投了拜登。这是我认识的人,不止一个,而且今年因为反川交流很多,我知道她们支持Harris, 不反移民,反对贸易战。

笑嘻嘻
Posts: 21873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到来

Post by 笑嘻嘻 » 2020-11-09 22:04

所以她们对prop16的反对显然没有影响她们投票的决策啊。为什么要把民主党当成明灯?该支持的支持,该反对的反对。这有什么问题?你这个论据证明了什么?
云浆未饮结成冰

笑嘻嘻
Posts: 21873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到来

Post by 笑嘻嘻 » 2020-11-10 0:10

我最近川粉言论看多了,情绪不免激动了一下。当然其实看得最多的时候是四年前,我极力想理解川粉的时候。最近看热闹21,看的真不算多。所以我对川粉的话术非常熟悉。川粉说话都喜欢远兜远转,他们最热爱的川皇反而是替他们说出心里话的最诚实的人。

心平气和地说,我上面说的凡是用prop16/厕所法之类的小众议题做障眼法的,比如这个原文作者Sullivan,就是个深柜右派。我这不是随便说说,是我四年观察的认真总结。他本人不住在加州吧?一定要中加州本地选举来做为联邦论题,为啥呢?他文章的中心思想就是这段:
民调机构这次虽然试图修正四年前的失误,但仍然漏过了一大群“害羞”特朗普选民。但问题是为什么?为什么人们不愿对民调机构说真话?当今最敏锐的政治学家之一Eric Kaufmann指出,民调漏过的特朗普选民群体是那些受过高等教育的白人。他怀疑这些人不敢告诉别人自己的投票倾向。毕竟,“45%的拥有学位的共和党人说,公开自己的观点会影响到自己的事业,而这样的民主党人只有23%。”
这说的就是他自己。
他的论题是:美国这么撕裂,看看你们民主党还不好好反省。一个右派为什么要深柜?为什么被他称为“更为稳健”的新保守主义,他为什么不好意思大声承认?大声拥抱?
新保守主义(neoconservatism)完结了;曾经作为保守主义核心原则的全球化完结了;认可或默许大规模无限制移民的那种保守主义也完结了。这星期确立的新式共和党,和英国的新式托利党很像:国家主义,文化上保守,面向资本主义的失败者和部分胜利者,略带一些保护主义和孤立主义倾向。它是保守主义大旗下新自由主义(neoliberalism)胜利的意外后果的自然反应。而且它使用的语言能够被美国劳工阶层理解,不带那些高教育精英发明的各种警醒主义新词汇。在我看来,这个配方和选民同盟远比现在深度分裂的民主党来得更稳健。
他到底在为什么说话躲躲闪闪,像个刻意不想把条款给你解释清楚的律师一样用大词遮遮掩掩?还特地生造出个特朗普主义的词来,他不好意思直接说的就是下面这句话。这也是为什么加州本地选举为什么总能横跨东西两岸称为民主党的代表话题:
我们来看加利福尼亚,美国最左倾的州之一,而且少数族裔已经占了多数。
他对他本地选举的议题都每一项都选的yes吗?为什么一项一项列加州的本地选举?有什么人期待加州的本地选举提议都应该去选yes才是一个合格的民主党人吗?
同化(assimilation)与经济成功对拉美裔的吸引力,并不是像种族批判理论家声称的那样是为了获得“近附白人”(white-adjacency)的好处,而只不过是他们之前许多代移民共同走过的美国之路。
这段在列举了加州的三个本地议题之后,终于说了实话:少数族裔应该同化(assimilation),沿着他们的祖辈老老实实走过的同化之路那样,keep them in their own lane。这个意见没啥新鲜的吧?别躲在特朗普背后说,特朗普就是比你有种。

而且少数族裔已经占了多数,这句话多么重要,跟加州一样比例蓝的州多的是,但是只有加州有这个特征。这是美国最撕裂的议题:你是否能接受一个少数族裔占多数的国家?人类是否能够放下我族和他者的潜意识的抗拒?一个少数族裔占多数的国家是否能够成为一个和平繁荣的国家?这是我的美国梦。

这就是为什么右派要用放大镜看加州:看!混乱!你们不想要整个美国变成加州吧!没有一个单一种族做为统治阶层,这对很多人是噩梦。理性上我不是不能理解他们。这个问题,没有中间派,温和派,这次大选的数据也说明了这一点。喜欢或不喜欢,除非进行种族清洗,这就是美国的未来。
云浆未饮结成冰

tiffany
Posts: 23992
Joined: 2003-11-22 20:59

Re: 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到来

Post by tiffany » 2020-11-10 2:04

wah, make American white again surely resonate with a lot of people
有酒有酒 闲饮东窗

Knowing
Posts: 32958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到来

Post by Knowing » 2020-11-10 2:42

他的论题是:美国这么撕裂,看看你们民主党还不好好反省。一个右派为什么要深柜?为什么被他称为“更为稳健”的新保守主义,他为什么不好意思大声承认?大声拥抱?
Sullivan 是个右派, 对民主党应该如何如何指手画脚说的P话,统统可以当coersive control relationship 里控制方说的话看待:我是为你好,你穿这个衣服太slutty, 你吃饭声音太响,你想让我生气嘛?是你逼我这样做的。
我们 应该叫他滚。他的利益跟我们不一致,别傻不拉几听他的了。有点自尊自信吧,我们刚刚赢了一场艰难的选举,睁大眼看看谁真正是你的支持者,谁把你推过终点线。

AOC 是纽约众议员。我喜欢她,她为民主党带来新血液,push 新进程,但是她的席位是从现成的民主党议员手里抢过来的,并没有增加民主党在众议院的优势。从赢得选举的角度来看,纽约和加州这样的深蓝州,不是首要矛盾。
摇摆州功臣是谁?深红转浅蓝的两个州, 亚利桑那州靠年轻的西裔和印第安部落出来积极投票,乔治亚州靠城市黑人人口(在Stacy Abrams 的组织下注册新选民八十万人)出来投票。为什么不问他们想要什么? 2016年各种数据都说明HRC没能有效把urban black voter 出来投票的数量带到2008年的水平。比起2008,2018,2020, 明显的民主党赢了是因为big urban black voter turn out, (退一万步说就算black/hispanic支持川普的比例从15% 升到20%什么的,也仍然给民主党在总票数上大大增加),是BLM 的正面效应。Black votes matter.

事情还不清楚嘛?如果想继续赢得下一次选举,应该听取一票也没带来的保守派上下嘴皮一碰闭门造车的一套理论,还是应该问敏感观察到地面状态勤勤恳恳为我们注册了八十万新选民把红州翻蓝的Stacy Abrams 什么对voter 重要?

Now adress racial inequality. Address voter suppression. Address pandemic. Address climate change.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Jun
Posts: 26230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特朗普离去;特朗普主义到来

Post by Jun » 2020-11-10 7:22

dropby wrote:
2020-11-09 21:43
玩笑归玩笑,我很认真地说,我觉得很offended每次被人说你一个加拿大人还这么关心美国政治。 :action077: 尤其是在非川粉的地方。
我一个 Virginian 就一点也不关心加州政治,对于 prop 16 是支持还是反对,我毫无任何观点立场,也不需要说服朋友或者被朋友说服。这里好像有什么误解觉得我是支持 prop 16 的,如果有人想来说服我 prop 16 是错误的很危险云云,我一定回答好好好,你对你对。

上面谁说的每一票都要尊重来着,Don't know what you mean. 谁没尊重每一票了?投给川普的每一票也受到完完全全的同样尊重啊,每个选民都有同等权利,可以自由选择任何他想投的候选人和议题。Each citizen is a free person and chooses freely.

谁不尊重每一个选民了?真正不尊重是不许穷人黑人出狱的人投票,拼命制造障碍的地方官员,例如 Brian Kemp;不尊重的是把选票堆在邮局不投递的人;不尊重的是宣扬民主就要有门槛,怕死就别去投票的说法。真正的纳粹法西斯是拦着别人不让投票的人。真纳粹是已经投过的选票还要把它们扔掉的那些人(参见各州共和党以及川皇的各种 lawsuits)。这些全部都是给将来的法西斯领袖指明道路的经验。

-----------------

民主党要反省是党内领导阶层的事。我也觉得他们很需要反省,不过谁听我的呀,我也不知道 DNC 主席的电话号码或者 email。美帝国继续倒塌,如果再出个高效希特勒,危墙之下实在呆不住了,咱就挪个地方别被砸到呗,真被砸到了又能怎么样。被卷到历史的大浪潮中,小屁民还能有什么本事?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Post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