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入得谷来,祸福自求。
Knowing
Posts: 33818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Knowing » 2020-10-07 17:33

如果有证明是天生的,我会支持孩子有自主权的,疗程据说是越早开始对身体影响越小,从心理来说也没有必要让孩子苦苦熬到十八岁,如果父母非常保守不同意,那孩子双倍受苦啊。
如果public 没有被说服,政策走的太快,即使是对的也容易引起反感。所以public policy 需要广泛讨论。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Jun
Posts: 27213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Jun » 2020-10-07 17:34

Knowing wrote:
2020-10-07 16:58
JKR文章里有一条论点受攻击的厉害,大意说近十几年随trans 被社会接受程度提高,很多年轻女孩不喜欢自己,又看到朋友转男性,觉得转男性是条出路,可以躲避社会对女性的迫害,所以现在trans men 比例增加。意思是这是by choice and probably a bad choice they will regret later in life.
对此一方面我觉得就算by choice 也没啥轮不到你替她们做choice 么。另一方面,by choice的话未成年人需要监护人同意,自己 应该等成年才有权利决定,也应该自己负责费用。如果是生理决定的,那么社会应该允许未成年人不需要监护人同意就开始医疗程序,公共医疗也应该覆盖这类昂贵长期的疗程。所以JKR的论点提出来还是有必要讨论的。毕竟她并不是对某个个人选择说“你对”“你错”,也不是单纯的大妈瞎操心,是一个关于public policy 的讨论。(虽然我觉得她的出发论据:“我看到很多少女blah blah ”有点儿靠不住。)
啊?真有这种事么?为了社会地位而性转?嗯 ... 我这位大妈也会劝她不要这样做呢,如果真有这样的少女来问我的话。
所以格格巫和基友活生生把这个事情整成了一个需要站队的事情,然后pick了trans那边,才让我觉得,妈的,气不打一处来。
是啊,我也是觉得,为啥这事儿不能讨论,一讨论就是Terf ?Trans 这种sense of entitlement 太眼熟了,讨厌。
问题是基友自己也不是 trans 啊,甚至不是弯男,凭什么又轮到他表态定论了?还强迫别人跟他站一队?这太莫名了吧。关他直男屁事啊。

--------------------

把话题拉回到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之上,我想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最近在微博上看到很多草根的朴素女权言论,例如最近藏族网红拉姆被前夫杀害,引发大量的愤怒和积压的不平,很自然的又立刻有人出来教育大家不要制造性别对立,以及“不论性别都有坏人,老盯着男坏人不对”的理论。微博上常见的警告是“不要搞极端女权”,“田园女权”,“极端女权主义”,多极端呢?就是不结婚不生孩子,这就是极端的极限。看看历史上其它运动的极端是啥。

Anyway,这时候我就想到什么话是(美国文化内的)political correctness,以及哪些话是 political incorrectness。例如这些年说“黑人都很暴力”,或“女孩子没数学天赋”属于 politically incorrect 的范畴了,不能说了,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些想法是很普遍的,只是不好意思说而已,就好像房间里的大象。而那些不得不住口不说的人,深深感到了自己被禁言封口的痛苦,有强烈的受压迫感,太不自由了,以至于时不常地要爆发一下。

然而有些话却是真正属于不可说甚至不可想的范畴。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我今天忽然想到,95%以上的强奸犯是男性,而且大多数是直男强奸女性,如果社会真正把强奸和性骚扰当作重大问题来对待,我们可以提案要求立法呀——强奸罪犯枪毙,sexual assault 砍手砍脚。管TM是直男还是冒充 transwoman 的假女,反正抓到就严惩,这不就根本解决了问题么?还用得着纠结女厕所么?强奸率肯定狂跌,成千上万的女性立刻得救。打老婆家暴?十年苦役!FBI 给他脖子上装 chips 终身监视。保证犯罪率急剧下降。

可是这样的想法,就算是 women's rights advocates 我也没见她们提起过。世界上几乎每个国家都有很明显的暴力犯罪性别差,homicide 80%以上是男性罪犯。这难道不是正当理由在男孩子中从小开始强推反暴力教育?重点培养遵纪守法不杀人的男性公民?出售枪支武器限制男性买主?可是给我感觉是没人敢说这种话,甚至没人敢想一想。呵呵,大概自我压抑自我 censor 的做法不算是禁言,不算是剥夺言论自由吧。
Last edited by Jun on 2020-10-07 18:24, edited 3 times in total.
女生觉得帅的,都是他妈的玻璃。--- 王羽

Jun
Posts: 27213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Jun » 2020-10-07 17:38

dropby wrote:
2020-10-07 17:24
如果是by choice那么家长当然得负责啊。现在比较左的社会,比如加拿大,政策不承认这有可能是by choice。我们这里就是孩子不仅可以自己决定,而且家长完全没有说NO的权利,甚至可以不被告知。我觉得这种政策太激进了。
小美你有链接证明这个政策么?我上次在网上搜过,魁北克和安大略省的政府网站都说做性转手术的费用如果要申请公费必须18岁以上。医学协会的 guidelines 也说做性转手术最好等到18岁之后。具体到个人,谁适合做手术谁不适合做手术,难道不是应该当事人本人,监护人(如果当事人未成年),以及他们的医生之间讨论做出么?我又不认识他们任何一人,我又没做过长期跟踪研究,我又没看过医学研究数据,我还是 stay out of it 算了。幸好没人来问我。
女生觉得帅的,都是他妈的玻璃。--- 王羽

唐唐的郁金香
Posts: 465
Joined: 2006-03-02 9:51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唐唐的郁金香 » 2020-10-07 18:45

和性转有关的手术、药物有很多。从puberty blocker到荷尔蒙,然后上半身、下半身手术。我以前以为trans都是做完下半身手术的,事实上许多trans因为价格、成功率等原因并没有做。不可逆的步骤我认为起码应该等到孩子成年,包括上半身手术。关于puberty blocker,英国目前有个案子正在打,感兴趣的可以搜一下。Keira Bell, 23岁的detransitioner,意思是转了又反悔的。给她开puberty blockers的时候,没有说清楚长线危害(bone density、futuer fertility)或者年纪小并不能完全理解。

现在并没有发现trans是天生的证明。trans activist总是拿intersex说事,还真有人研究过,但并没有发现trans人群的染色体、性发育什么特别的地方,trans中intersex并没有更多。这和homosexual存在胚胎发育上的依据还不一样。我的意思绝不是说没有生理依据想变性就是病、就不可以转性,但对大脑发育不成熟的孩子来说要谨慎,家长当然有责任。

Social-contagion是存在的。过去15年,trans增加最大的人群是青春期女孩子(这个人群的detransitioners也最多)。至于social-contagion有没有起作用,已经有人在研究了。等结果吧。
Ultimately, happiness comes down to choosing between the discomfort of becoming aware of your mental afflictions and the discomfort of being ruled by them. -- Yongey Mingyur Rinpoche

dropby
Posts: 10683
Joined: 2003-11-24 12:23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dropby » 2020-10-07 19:24

Knowing wrote:
2020-10-07 17:33
如果有证明是天生的,我会支持孩子有自主权的,疗程据说是越早开始对身体影响越小,从心理来说也没有必要让孩子苦苦熬到十八岁,如果父母非常保守不同意,那孩子双倍受苦啊。
如果public 没有被说服,政策走的太快,即使是对的也容易引起反感。所以public policy 需要广泛讨论。
如果是天生的,当然。但是现在并没有100%证据是天生的啊。如果不是天生,孩子将来后悔了,这个好象是不可逆的。对孩子也是很大的伤害。

所以我支持或者反对的前提,都是给我没有biase的科学证据,而不是基于政治正确。

dropby
Posts: 10683
Joined: 2003-11-24 12:23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dropby » 2020-10-07 19:31

Jun wrote:
2020-10-07 17:38
dropby wrote:
2020-10-07 17:24
如果是by choice那么家长当然得负责啊。现在比较左的社会,比如加拿大,政策不承认这有可能是by choice。我们这里就是孩子不仅可以自己决定,而且家长完全没有说NO的权利,甚至可以不被告知。我觉得这种政策太激进了。
小美你有链接证明这个政策么?我上次在网上搜过,魁北克和安大略省的政府网站都说做性转手术的费用如果要申请公费必须18岁以上。医学协会的 guidelines 也说做性转手术最好等到18岁之后。具体到个人,谁适合做手术谁不适合做手术,难道不是应该当事人本人,监护人(如果当事人未成年),以及他们的医生之间讨论做出么?我又不认识他们任何一人,我又没做过长期跟踪研究,我又没看过医学研究数据,我还是 stay out of it 算了。幸好没人来问我。
问到我了。等我有空去找一下啊。如果不是收回前面的评论。

Ginkgo
Posts: 150
Joined: 2014-02-07 20:37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Ginkgo » 2020-10-07 21:05

试想,如果有人写了一篇“COVID时期有前列腺/阳痿问题的人”,会不会有文人发推说“不就是‘男人’嘛”,然后有人反推"transmen没有前列腺/阳痿!你这不是分明anti-trans!" 然后全球网民扯进去,各自占地为营,发动抵制他和他的作品,和任何没有表态的人断交。一帮子有名没名的纷纷出来谴责、声讨、划清界限,...

What's the chance of that?
What's the chance of each stage happening?

Rowling以前在Twitter每次上囧T的时候,读HP长大的书迷们欢呼雀跃,这就是我的偶像,我太爱你了!
现在也是同样这批HP迷,一个个宣誓要把自己所有的HP书都给烧了,谁读Rowling我跟谁拼命!

红卫兵精神跨时代、跨地域、跨制度。一方面口口声声反bully,反言论控制,一方面一言不合即全面封杀。That's something I can't swallow. Sometimes there are just way too much political correctness, so much so one is left to wonder how is that not a form of controlling and lack of freedom too?

文字是有力量的。文字在不断演变、进化。Gay在英文里用了几百年没有性别取向,到了19、20世纪成了同性恋专用名词。同性恋团体就是gay community,女同性恋也多被叫做gay。然后女同性者要求用lesbian。Lebos可比gai早了一千多年的历史,可女性一直等到80年代才可以不用借用男性的称谓。Gay, gay/lesbian, bisexual, transgender, pansexual, 一个性别取向过去4、50年里精分精分再精分...Sex doesn't matter? Gender doesn't matter? Who are we kidding?! It matters A LOT! I may not agree with everything Rowling wrote, but I totally agree with her on
If sex isn’t real, there’s no same-sex attraction. If sex isn’t real, the lived reality of women globally is erased.
If sex doesn't matter, why the hell do we have so many labels on sex and sex preference alone?! All those fights for same-sex marriage are meaningless. Why do we care who's going to take RBG's seat? A turnip can do just fine as long as it votes the way GOP wants.

Labels matter a lot。 那么如此在乎精分label的群体为什么要笼统地含糊、混肴"女性"、“女人”一词呢?为什么woman/women不能跟biologic sex/gender挂钩?

心理性别和生理性别是两回事,culturally, socially, psychologically, 包括第二性徵,可以人为去定义去改变,X和Y的组合没办法改变。如果一个人觉得自己投错了身体,变性也好,不变性也好,那是他/她的选择,旁人是没资格说对还是错。这是他们的人生,是苦是甜他们自己过,旁人替不了。但是如果他们觉得自己是错身男体的女人,而其他来例假的XX人自称女人是对他们不公平,那么谁才是受迫害妄想症患者?

对大多数人来说,个人生活经历决定他们的观点。如果我是生活在叙利亚,我担心怎么活过今天不被炸死,我的孩子能长大成人。如果我在阿富汗,我担心我女儿是不是可以上学、不用十岁不到就被逼着嫁老头。我要生活在印度我要担心每天走路坐车怎么不被人轮奸。我要在沙特我要担心哪天不小心脚在袍子下露出来被警察暴打。如果我在中国某个穷山沟里我担心我女儿会不会被拐卖做童养媳,我会不会生不出儿子被丈夫打。如果我在中国大城市我担心老公是不是外面小三、小四外加儿子一箩筐。第一世界问题?第三世界问题?这是做为女性必须面对的种种,几千年来,时时刻刻,分分秒秒。女性权益不是象牙塔里学术论文讨论的名词,性别不平等是我们从出生一刻开始就得面对、相伴一生的现实。

我在美国,我考虑的是搞科技的女性比例年年下降、男女酬劳差异、压在亚裔和女性头顶的glass ceiling...Now I'm just a person with period. I can't even call myself a "woman" because some old women don't have period any more, some have but think they are men, some were born as a man but think they are a woman so they don't have period...我们连用这么一个笼统含糊的称谓的时候都要考虑再三是不是政治正确、是不是有意无意地把某些个人划到他们认为属于的圈圈外、伤了他们的感情,give me a break, 不要说这不是对大多数女性的权益威胁。

等我过了更年期,我不会说因为我不来例假了那么年轻女性还有例假的就不能用“女人”、“女性”称呼他们自己。Being a woman is a not a privileged club that we guard its membership so secretly and won't let anyone else join. 既然认为自己也是女人,跟男人挣天下去,不要踩在其他女人脖子上。

Do I agree with all Rowling's opinions? No, but I agree on some. And those I don't agree, her words and actions match her value system much more consistently and openly than lots of other celebrities. Rowling 是很热衷慈善的,捐了不少钱也不时出面为她支持的弱势团体出声。HP系列作为童书、YA,她写进去不少现实社会的问题,比如Dumbledore,Demontors, pure blood vs half-blood/house elves/magical creatures, 这些已经远远超越很多同类小说。中国的儿童、少年文学很少会加入这么多的real life darkness。至于她的保守价值观, 谁认为保守的魔法世界会比现实社会更进步?她写给成年人的Strike系列现实写实就更多了。不同的社会阶层,不同的社会问题。有的读起来很干涩,很让人不开心。也因如此被嫌弃破案不够精彩、篇幅冗长、枯燥乏味。不论是她太有钱了不在乎,还是她就是这样坚持写自己想写的书,反正一本接一本充斥着形形色色,有低智的,有残废,有被强暴的,有被家暴的,有精神受刺激的,有虐待狂,有变态杀手...plenty broken people。噼里啪啦一大堆,当然破案就不显得是最重要的了。看看其他出名的一些mystery/detective/true crime 作家,尤其是男性作品,有几个人笔下的受害者不是女性,有几个人不写点同性/双性的角色,有几个案例不是sex crime?尤其是true crime作家,每个人都靠着一个比一个更血腥的 sex crime on women 出名赚钱。除了对女性暴力以外,其它的社会问题都一概不提。没见谁网上反起抵制的。Why?

Do I enjoy reading all Rowling's writings? Not always. But I have to give her credits for insisting on telling the story her way. She doesn't get swang by fans' demands easily. Her characters may be broken once, they never gave up and always tried to find their way again. That's more than one get out of reading some other popular true crime books.

文字在不断演变、进化。现在谁还会用gay来表达carefree, joyful? 如果所有人都静静的默许了"有月经的人",明天是不是就成了正常词汇?想想fake news, alternative fact, covfefe, 四年前你绞尽脑汁都想不出的东西,现在是everyday words.

dropby
Posts: 10683
Joined: 2003-11-24 12:23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dropby » 2020-10-07 21:13

Ginkgo说得太好了,必须手动鼓掌。 :admir001:

CAVA
Posts: 8112
Joined: 2003-12-06 16:55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CAVA » 2020-10-08 1:52

Ginkgo写的有理有据有说服力!

Jun
Posts: 27213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Jun » 2020-10-08 6:46

Gingko 同学我觉得你把保守派和 ... transgender advocates 混在一起了。

目前美国的(强调一下美国本地情况)现状是,老白男和保守派文人把自己面对的争论——well deserved and long overdue——跟 Rowling 遇到的排斥混为一谈,把自己贴上“受害者”的标签,把大多数旁观者对 Rowling 的同情引到自己身上,把批评和反对自己的声音(跟 transgender 毫无关联)一起划为 "liberal crazies" 和左派疯狗。你们不是同情 Rowling 吗?我们跟她一样,我们共同的敌人就是疯狂骂我们,不许我们说话的 ... 全体自由派。

自从 Obama 当上总统后,这几年喊言论自由喊得最响的群体是谁?是话语权一向最大的白男知识分子,保守主义理论和半隐形白人至上主义文人,以及想要在大学里演讲的 Milo Yiannopoulos 和 Richard Spenser,其它学生抗议不让他们来,或者学生抱怨教授歧视有色人种,于是每一个都自诩为被迫害的 JK Rowling 了。

有空要写写到底谁是美国的主流知识分子,话语权在谁手里,who really shape public opinions。2000年代读过的那些文章,那些专栏作者,那些话术技巧,从 Charles Krauthammer 到 Brit Hume 到 Bill Kristol 到 David Brooks,不得不感叹他们的聪明和手段。还得感谢川普出来,彻底澄清了很多事情和游戏规则。这些人现在要跑过来跟 feminists 做 allies 了,我觉得,嗯 ... not for me. I know y'all too well. :uhh:
女生觉得帅的,都是他妈的玻璃。--- 王羽

Ginkgo
Posts: 150
Joined: 2014-02-07 20:37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Ginkgo » 2020-10-08 14:01

Jun wrote:
2020-10-08 6:46
Gingko 同学我觉得你把保守派和 ... transgender advocates 混在一起了。

目前美国的(强调一下美国本地情况)现状是,老白男和保守派文人把自己面对的争论——well deserved and long overdue——跟 Rowling 遇到的排斥混为一谈,把自己贴上“受害者”的标签,把大多数旁观者对 Rowling 的同情引到自己身上,把批评和反对自己的声音(跟 transgender 毫无关联)一起划为 "liberal crazies" 和左派疯狗。你们不是同情 Rowling 吗?我们跟她一样,我们共同的敌人就是疯狂骂我们,不许我们说话的 ... 全体自由派。

自从 Obama 当上总统后,这几年喊言论自由喊得最响的群体是谁?是话语权一向最大的白男知识分子,保守主义理论和半隐形白人至上主义文人,以及想要在大学里演讲的 Milo Yiannopoulos 和 Richard Spenser,其它学生抗议不让他们来,或者学生抱怨教授歧视有色人种,于是每一个都自诩为被迫害的 JK Rowling 了。

有空要写写到底谁是美国的主流知识分子,话语权在谁手里,who really shape public opinions。2000年代读过的那些文章,那些专栏作者,那些话术技巧,从 Charles Krauthammer 到 Brit Hume 到 Bill Kristol 到 David Brooks,不得不感叹他们的聪明和手段。还得感谢川普出来,彻底澄清了很多事情和游戏规则。这些人现在要跑过来跟 feminists 做 allies 了,我觉得,嗯 ... not for me. I know y'all too well. :uhh:
:mrgreen: 我现在都跟不上谁是谁、谁支持什么了。Pretty sure I'm not 保守派。我愤愤不平的不过是就事论事而言、觉得那些反JKR的人太猖狂了点。乱扣帽子、然后逼着每个人都得表态、站队。确切的说必须站他们的队。我自4年前被bit head off (就因为我随口说了句俩人都不怎么样) 之后,这几年一路下来种种,到现在还没有缓过劲来。PTSD不一定,但是一看到这种蛮横剽悍老子天下唯一正确的嘴脸,还打着liberal的旗号, 我就怒向胆边生。我算是自诩比较mild、常常力图从别人的角度看问题、尽量去理解对方的观点的人,现在也很难做到礼貌平和了。

不过我也确实是觉得JKR不是反trans,那些人有点极端,作为 boring+dull 的平常女性我们一如既往被人骑在头上。我个人认为如果不是她的女性身份和成功女性的身份,那些自诩liberals的最初反应也不会怎么强烈。然后她去解释,越想写清楚自己的观点、减少误解,就一趟浑水越搅越浑,对方根本没有意思沟通,就是扣大帽子批斗。根本就是秀才对红卫兵嘛。后来一来二去JKR的长文又打开了多少个cans of worms,拖出多少话题,更多争议。如果他是男的,再成功再有钱,一开始就闹不起来。就这点上,从我的立场看,根本就是对女性的歧视和压迫。脸上贴着再多的时髦标签,骨子里还不是坚持不变的男人压榨女人吗?还好意思扛着为少数人出头的大旗上窜下跳。nnd 什么时候都骑到我们头上撒屎撒尿,老虎不发威你还真当我是病猫啊?! :evil: :evil: :evil:

也是这4年的大气候,人在家关久了,回头是一场噩梦,抬头看看未来还有可能会更糟糕,唉。

Jun
Posts: 27213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Jun » 2020-10-08 15:15

Ginkgo wrote:
2020-10-08 14:01
:mrgreen: 我现在都跟不上谁是谁、谁支持什么了。Pretty sure I'm not 保守派。我愤愤不平的不过是就事论事而言、觉得那些反JKR的人太猖狂了点。乱扣帽子、然后逼着每个人都得表态、站队。确切的说必须站他们的队。我自4年前被bit head off (就因为我随口说了句俩人都不怎么样) 之后,这几年一路下来种种,到现在还没有缓过劲来。PTSD不一定,但是一看到这种蛮横剽悍老子天下唯一正确的嘴脸,还打着liberal的旗号, 我就怒向胆边生。我算是自诩比较mild、常常力图从别人的角度看问题、尽量去理解对方的观点的人,现在也很难做到礼貌平和了。
目前这个 social media 的环境下,这些人直接拉黑得了,跟他们多说一句都是你输了。这就是我的宗旨。 :lol: :lol: 如果心情有点想自虐,可以去看看川皇的推足够了。 :f28:

说到话术, language, words 的问题,美国之外的同学,甚至美国内的同学,都很难了解。我随手举个例子,Nate Silver 早上发的一条推,象黑话一样,不看美国政治的人不可能明白他在说什么 ——
Nate Silver
@NateSilver538
Also small thing but saying "Democrat" when "Democratic" is more elegant and grammatically correct (as in "Democrat Agenda" rather than "Democratic Agenda") is an *extremely* reliable sign that someone is a partisan Republican who watches a lot of middlebrow conservative media.
https://twitter.com/NateSilver538/statu ... 8737973248

一个非常 bizarre 的不太合乎语法的用词,Democrat Party,变成了 derogatory 的暗号。其实这跟三K党的传统颇为近似,喜欢打暗号说黑话,有话不好好说。正常人是很难跟上。
女生觉得帅的,都是他妈的玻璃。--- 王羽

messer
Posts: 607
Joined: 2009-01-13 2:36
Contact: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messer » 2020-10-11 6:59

有空要写写到底谁是美国的主流知识分子,话语权在谁手里,who really shape public opinions。2000年代读过的那些文章,那些专栏作者,那些话术技巧,从 Charles Krauthammer 到 Brit Hume 到 Bill Kristol 到 David Brooks,不得不感叹他们的聪明和手段。还得感谢川普出来,彻底澄清了很多事情和游戏规则。这些人现在要跑过来跟 feminists 做 allies 了,我觉得,嗯 ... not for me. I know y'all too well.
太想听了!Jun你讲一讲吧!其实你在说cancel culture的时候也提到了一下,左派右派的话术都缠绕在一起了,共享一个话术不说,再在这个共享的基础上互相继续攻击...德国闹肺炎这次表现得很明显,极左和极右肩并肩上街抗议默克尔,我真的... :action077:

话说,用厕所之争居然也吵到了国内,前两天在微博上也掀起了小水花。前因是B站上有一个trans姐妹在抱怨不能上女厕所的事,很多女的就来留言说我们不希望男的来上女厕所,变没变性都不行。这样一来又激怒了其它trans和同仇敌忾的gay,跑到微博上来谩骂保守恐同恐跨的“国女”,大家就讨论起来了。然后现在那个帖子已经被很有中国特色地删掉了。

Jun
Posts: 27213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Jun » 2020-10-12 7:40

因为任何国家都不是只有两派那么简单,都是 uneasy alliance 和 strange bedfellows,因为各种原因凑在一起的群体,例如女权主义和弯男们,或者 libertarians 和建制保守派,实际上仍然有根本上的分歧,暂时联合起来而已,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在投票民主的社会里是非常常见的现象,但是不太方便让大家理解。

2000年代我对美国的政治完全是两眼一擦黑,之前所知全是冠冕堂皇的官方说法,那时候华盛顿邮报网站统统免费开放,我在读本地新闻和专栏之余也读了不少政治专栏文章。不像很多人嚷嚷的华邮是大左派,他们雇的专栏作者左右派都有,刻意保持一种“平衡”的状态,大家都客客气气地维持着 gentlemen 和而不同的假象。

可惜的是,现在的我已经完全记不起当时自己的感受和想法了!把我彻底翻成 liberal 的契机并不是哪个 liberal 的作者或领袖深深打动说服了我,而是2003年入侵伊拉克之前的整个一段过程。911事件发生后,当然我跟其它很多人一样读了很多国内和国际形势的文章,想要了解为什么会发生这件事,自然对政治话术学到了很多东西。发动伊拉克战争的过程就是小布什政府制造的 a slow trainwreck,不是象川皇这样任性的想干啥就干啥,而是通过一切手段让这场战争合法地发生。连我都看出来是无中生有,911跟伊拉克毫无关联,这完全是小布什和 Dick Cheney 为自己谋利的贪腐战争,充满了扭曲事实和舔着脸的谎话。然而美国的主流舆论就这样被他们拉过去了,最后连民主党议员都投票支持战争,包括 Hillary Clinton。真正给我好好地上了一课,我当时的感受和思想,现在倒是记得挺清楚,之前稀里糊涂的状态完全被替代了。

整个慢速车祸的过程中,有很多左派文人很支持对伊拉克开战,他们的立场是,就算伊拉克跟911无关,也活该侵略他们,解放在暴君统治下的伊拉克人民,把民主大旗插遍全世界。让我觉得很恐怖,你们又不是没有经历过越战,原来你们还在做这种清秋大梦。其中一个很有意思,到现在也很有意思的例子是 Andrew Sullivan,弯男,就很难定义他是哪一派的人。

总之这个学习过程就给我好好地上了一课,虽然平时左派右派都给自己贴标签贴得清清楚楚,但实际上各人有各人的小算盘。该联合的时候联合,该利用的时候利用,但各自脑子要清醒一点。女权主义或者亚裔移民对自由派阵营中的其它 allies 很不满意,转而跟保守派阵营联合,也是一种合乎逻辑的选择,至于后果如何最后总需要自己承担。The world is complicated and full of choice, but everyone has to face the consequences of their choices.

给大家看看两个很有代表性的例子,一个是美国现代保守派的鼻祖和领军人物,后来人抄他的理论和风格非常多,就是 William F. Buckley。推荐看看 Buckley 和 James Baldwin 在剑桥大学的著名辩论(1965)。这个辩论很有名,跟今日现状很有关系,我强烈推荐大家从头到尾看一遍,包括这两人辩论之前的剑桥大学学生之间的辩论,而且不要跳过 Buckley 的部分。

另一个例子是我刚刚看到的 David Brooks,他在自由派杂志大西洋月刊上又发表一篇又臭又长的文章评论时事。这年头 Brooks 都不能算是右派了,大概已经被踢出阵营了,但是他的话术还是挺有代表性的,即使用“道德”,“家庭”,character(个人品质),这类的孤立的概念,避而不谈美国系统性的罪恶和压迫性国家机器。

简单粗暴地说,保守派文人说的话写的文章,如果孤立地看,很有道理,很有说服力,滴水不漏,看得大家心服口服。都是对的道理呀,怎么能反对他们呢?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他们的道理对不对,而是“孤立地看”。
女生觉得帅的,都是他妈的玻璃。--- 王羽

Jun
Posts: 27213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Jun » 2020-10-15 8:31

Rudy Giuliani 私下跟 staffers 模仿华人口音的丑态被不小心(?)贴到了网上,引起广泛指责: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rudy-gi ... ns-2020-10

这让我想起不知何时在哪儿看见的说法 ---

你真的支持言论自由原则吗?还是只支持你喜欢的言论?

换言之,一个人嘴上喊着“言论自由神圣不可侵犯”,考验他是真心还是借口,这其实很容易。对于跟他个人立场相反的立场,他是不是也一视同仁地维护“言论自由”呢,还是恨不得毒哑对方?如果骂别人本来就是因为党同伐异,那也没关系,只要别打出“言论自由”的旗号就行了。这还是有差别的。

所以呢,出于言论自由的原则,我作为一个华人,尤其要支持 Giuliani 可以随便模仿华人口音,做出 racist 的举动的权利,最好是在公开场合让所有人都看见。站在党同伐异的立场上,我觉得他真是我见过的最丑陋的人。

--------

快20年前,我跟朋友去 Harper's Ferry 去玩,正好碰上一群纳粹进行集会,举着纳粹和Confederate旗子在那里走来走去,周围有几个警察围着保护他们不被扔鸡蛋西红柿(虽然没看见周围有人拿鸡蛋西红柿——怎么好像要炒菜的感觉 :mrgreen: )。当时让我挺惊叹的,回来搜一下网络,发现有不少人赞扬这是美国推崇第一宪法修正案,绝对保护言论自由的证明,你看连纳粹都受到警方保护。

但是后来的现实就让我十分缓慢地逐渐地意识到,哦,原来事情没那么简单 ...
女生觉得帅的,都是他妈的玻璃。--- 王羽

Jun
Posts: 27213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Jun » 2021-03-02 20:58

今天非常偶然地看到一则新闻,让我又联想起“言论自由”和所谓 "cancel culture" 的议题。

爱尔兰的某著名赛马训练人 Gordon Elliott 拍了一张开玩笑的照片,自己坐在一匹死马上微笑着一边打电话一边做手势。这张照片被传到网上,被各界人士强烈批判,Elliott 马上被英国 (British) 赛马协会禁赛,并且被爱尔兰赛马协会调查,可能会正式惩罚。详情可见报道:

https://www.theguardian.com/sport/2021/ ... dead-horse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sports/2 ... n-britain/

作为一个对赛马毫无了解的人,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坐在死马上拍照片是非常恶心的行为,主流媒体的报道里都没有转发这张照片,但是可以在网上搜到,反应之强烈,可能比名人的 sex tape 更严重。

So, what does this have to do with freedom of speech/expression or "cancel culture"? 保守派人士这两年经常拿出 "cancel culture" 来指责自由派人士或者弱势维权舆论挖出名人的言论与照片之类进行攻击。实际上左右两边,不,很多边很多角的阵营,都有挖黑历史攻击和试图封杀对方的做法,这不是什么新鲜做法,只是互联网的存在降低了挖人黑历史的门槛,过去发表过什么言论都很容易查到。

同时又有很多理中客跑出来反对 "cancel culture",表示誓死捍卫被 social justice warriors 攻击的保守派人士的言论自由,虽然理中客们未必肯自己站个立场。这里耐人寻味的一点是,挖黑历史而攻击政敌,明明是很普遍的、历史悠久的、不分党派的、人类永恒的行为,而 "cancel culture" 却是专用在攻击保守派人士的现象上的,需要被保护的几乎全是至今站在权力顶端的那群人。

为什么 Gordon Elliott 没有言论自由呢?骑着死马笑着拍照,显然是极其严重的大丑闻,受到围观者的一致唾骂。为什么没有人出来质疑英国马会立刻对他禁赛是 cancel culture 呢?这跟很多网络围观群众唾骂自己厌恶的人并嚷嚷着封禁他们的现象有本质差别吗?

我既不是支持 cancel culture 也不是支持 Gordon Elliott,而是讨厌鸡贼的 hypocrisy。

----------

被提名 Office of Management and Budget (OMB) 的印度裔女政治活动家 Neera Tanden 因为被参议院的共和党议员和老白男民主党议员反对而不能被 confirm,反对理由是她在 Twitter 上曾经直率地批评过共和党,也批评过民主党。她是 Hillary Clinton 的幕僚,所以被 Bernie Sanders 记恨,而且保守派的民主党参议员 Joe Manchin 也反对她。所有这些人在台面上的理由都是,她过去发的推太 offensive 了。

So why the fuck is this not cancel culture? 为什么没人说她是“因言获罪”?那些哭喊着要捍卫言论自由的文人们为什么没有一个出来支持她发表个人意见的权利?

完全不提权力分层而孤立地讲什么 cancel culture,都是特么装大蒜。
女生觉得帅的,都是他妈的玻璃。--- 王羽

Knowing
Posts: 33818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Knowing » 2021-03-03 12:46

我不太理解的是,What's wrong with cancel culture? 第一修正案保护言论自由,是免于被刑事定罪的自由。不犯罪是一条很低的线,很多事儿都不犯罪,但够缺德够招人讨厌,观众可以唾弃你,雇主可以解雇你,朋友可以绝交。说话有consequence不是很正常吗?

坐在死马上拍照这事儿,对我是没什么冒犯的,我认识养马骑马的人,他们对爱马比猫狗宠物的感情更多,骑马时和马需要心意相通的配合,马是他们的partner,如果拍照的人是普通人路过,坐了一下,可能还没那么大风波,但是这人是个驯马师,他应该对马有感情,被发现如此冷漠,所有骑马的人就很愤怒了。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dropby
Posts: 10683
Joined: 2003-11-24 12:23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dropby » 2021-03-03 13:22

我同意说话要有后果,但这都要case by case看。我觉得可能其中一个后果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搞得动辄得咎,人人自危吧。比如有个教授解释不同语言中讲话时的填充词,说中文是“那个,那个”,跟N word谐音,就被人告了, 还被suspended。我觉得这一点都不正常。

Knowing
Posts: 33818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Knowing » 2021-03-03 16:07

那件事儿我没追踪,如果真是误会而校方处理不当,教授可以申辩,可以起诉解雇不公要求仲裁,可以另找工作。任何一个公众意见的judgement 都不是不可逆转的审判。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Jun
Posts: 27213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Jun » 2021-03-03 16:51

dropby wrote:
2021-03-03 13:22
我同意说话要有后果,但这都要case by case看。我觉得可能其中一个后果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搞得动辄得咎,人人自危吧。比如有个教授解释不同语言中讲话时的填充词,说中文是“那个,那个”,跟N word谐音,就被人告了, 还被suspended。我觉得这一点都不正常。
你觉得不正常,那么该找谁讲理算帐呢?世界上每天都有甲和乙互斗,甲胜乙败或乙胜甲败的现象发生。你如果替这位教授打抱不平,可以直接找这家大学抗议,可以资助这位教授找律师,而不是找世界上其他反对和憎恨 the N word 的旁人争论。但是,有些人,专门找某一类型的事件,拼命宣传,闭口不提同样性质的事件,从而操纵围观者们的情绪。例如,专门宣传美国教授说错话得罪了自由派被开除,虽然实际上是稀有的孤立事件,目的是操纵围观者情绪,制造"自由派全体都很可怕很专横不讲理"的印象,而闭口不提保守派更频繁更广泛地管制他人言行的传统,这就是 hypocrisy.

回到这个语焉不详的例子,你同情这个教授,把他看作一个真实的人,而从他的角度来看整个事件。但是告他的也是人,做出处理决策的也是人,整个事件里不只他一个视角,那么其它的人是谁,他们各有什么角度,都不存在了吗?就只他一个是有血有肉的人,其它的人都是抽象符号吗?他们都是迫害教授的坏人,没有自己的理由吗?至少应该先搞清楚各人的理由和角度再站队吧?如果先接受争论中的各方面都是人,都有自己的理由,那么即使不同意其中一方或几方的立场,或者看不惯谁,也不至于忘记他们的 humanity. 虽然了解之后并不会改变你的判断和立场。

把镜头拉开,这件发生在不知哪个大学也毫无细节的孤立事件,宣传它的用意是什么?这件事跟我们这些围观者有什么直接关联?我们会在课堂里说 N word 而人人自危吗?如果不会,为什么要操纵我们认同代入这个教授?是不是通过此类宣传而让更多人感到,代入了这个人之后,我们就会不知不觉地看见黑人或者自由派而害怕他们要来迫害自己?他是谁?为什么我们这么容易就代入了他?

后果每分钟每秒钟都在每个人身上发生,但是没有上帝在控制着保证着后果都是公平的。为什么只有某一类人和事件会得到你或我的同情,而其它承受后果的人就不能?因为我们代入某些人而不认同其它人?这公平吗?很自然地,我们容易代入近似自己的人,都是女人,都是白领,都是中产阶级,都是某族裔,都是中年,都是异性恋,都是... 那么,所以说,跟自己不同的 others 就肯定没法理解他们的立场和角度了吗?那我跟白人至上主义者或者男权至上主义者还有什么差别?

说到动辄得咎,我就奇怪了,怎么就是只有保护弱势权益方面的事件是"人人自危",但是 Neera Tanden 的实例就不会让任何人自危?骑死马的实例就不会激发这样的情绪?这是我最不明白的。大家绝不会自我代入 Tannen 或 Elliott 但是迅速代入在课堂上讲 N word 的教授?真是太迷惑了。
Last edited by Jun on 2021-03-03 17:48, edited 1 time in total.
女生觉得帅的,都是他妈的玻璃。--- 王羽

dropby
Posts: 10683
Joined: 2003-11-24 12:23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dropby » 2021-03-03 17:46

我不明白为什么同情这个教授和同情Neera Tanden要对立起来?我个人对这两个case都很同情。而且这两个case不都有人在宣传吗?保守派可以发动宣传功势,自由派也一样可以。

事实上在公共媒体上说话被翻出来然后被秋后算帐影响了政治前途的不只Neera Tanden一个人,也不只自由派,保守派也一样有。虽然我也同情Neera Tanden, 但是我更同情教授。政治人物的一言一行本来就是要被人用放大镜查看并利用的。我更能代入教授因为我朋友里大学教授比较多,政治人物没有。

对于坐死马拍照的人,我个人没啥感觉,但是可以理解爱马的人的愤怒。

Jun
Posts: 27213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Jun » 2021-03-03 17:52

因为大学尤其是私立大学的氛围有它的独特性,学生比较容易产生激烈的反应,协调学生和教师之间的冲突尤其充满不公平或费解的结果。这能说明啥?自由派都很危险?社会整体已经矫枉过正?生活在社会里学校外的人没觉得是现实,反而是政治不正确才是眼下的主流,自危之处在于因为肤色而被歧视。
Last edited by Jun on 2021-03-03 17:54, edited 1 time in total.
女生觉得帅的,都是他妈的玻璃。--- 王羽

dropby
Posts: 10683
Joined: 2003-11-24 12:23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dropby » 2021-03-03 17:54

Jun wrote:
2021-03-03 17:52
因为大学尤其是私立大学的氛围有它的独特性,学生比较容易产生激烈的反应,协调学生和教师之间的冲突尤其充满不公平或费解的结果。这能说明啥?自由派都很危险?社会整体已经矫枉过正?生活在社会里学校外的人不觉得是现实。
你的话不正好说明了大学里的教授现在动辄得咎,人人自危。 :mrgreen:

大学也是社会的一部分。

dropby
Posts: 10683
Joined: 2003-11-24 12:23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dropby » 2021-03-03 17:58

Jun wrote:
2021-03-03 17:52
政治不正确才是眼下的主流,自危之处在于因为肤色而被歧视。
Again, 我不觉得这和同情教授有啥矛盾之处。同情教授并没有否认这一点啊。

Jun
Posts: 27213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Jun » 2021-03-03 17:59

当新纳粹甚嚣啥上的今日今时,老虎就在眼前,口水都滴到脸上了,There is and will be blood shed. 很抱歉没有多余的精力被远处的猫爪吓到自危。

大学里的情况不是长久如此吗?怎么现在忽然人人自危了呢?没有 tenure 的教授可以随时被开掉,不管啥原因,这不是过去几十年的潮流吗?
女生觉得帅的,都是他妈的玻璃。--- 王羽

dropby
Posts: 10683
Joined: 2003-11-24 12:23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dropby » 2021-03-03 18:22

你这话让我想起抗战时代风花雪月被左派文人批判。我觉得每个人的痛苦都是真实的痛苦。

Jun
Posts: 27213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Jun » 2021-03-03 18:39

dropby wrote:
2021-03-03 18:22
你这话让我想起抗战时代风花雪月被左派文人批判。我觉得每个人的痛苦都是真实的痛苦。
我有支持 suspend 这个教授吗?(翻到报道说校方说把他换去教别的课但是没有开除他。)我没有否认被指责的教授的痛苦,但是显然你把他的痛苦放到了别人的痛苦之上,或者认为他的痛苦比对方的痛苦更真实。我只是提出,从他的角度看问题是很容易的,但是能不能从每一方的角度都看看,能不能考虑一下反对他的方面和校方的 humanity 和理由?哪怕考虑这些之后你的 judgment 不会改变。我没说教授不惨,但是反对他的学生都是瞎胡闹无理取闹无病呻吟没事儿找事儿?只不过你对于他们毫无认同感罢了。

就好象,我们这里没有人是做训练马的生意的,所以没人站在 Gordon Elliott 的角度同情他。这只能说明我们想象力有限,同理心有限,而已,并不能说明我们就是爱马的正确人士。

我支持的是,就事论事,孤立的事件能代表广泛的现象吗?几个教授跟学生发生理念冲突,校方站在学生一边,这些事件能证明美国的普遍文化现状吗?新民权的活动里还有很多打砸抢的犯罪呢,打砸抢和犯罪也是事实,保守派想要以此推而广之,说服大家,民权很危险,不可以争取。这种历史悠久的话术这年头还能拦住谁。
女生觉得帅的,都是他妈的玻璃。--- 王羽

dropby
Posts: 10683
Joined: 2003-11-24 12:23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dropby » 2021-03-03 21:53

我说他的痛苦是真实的,并不意味着我把他的痛苦放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吧。至于说是不是要详细了解所有的情况才能同情?我觉得这件事情本身的事实已经足够让我发生同情的感受了呀。就象我同情Neera Tanden也不需要先去站在所有反对她的政客的鞋子里吧。另外孤立的事件本身也可以同情啊,等到不孤立了那不就晚了吗?

每个人的痛苦都是真实的,并不需要把大家的痛苦进行比较呀。一个人有癌症,一个人有疥癣之疾,这两个人医生肯定都得治啊。承认疥癣之疾也很痛苦,也得治,难道是把疥癣之疾的痛苦放在癌症的痛苦之上?

支持就事论事,case by case, 这一点我和你没有不同意见。但是就每一个case, 每个人的观点可以很不同,很正常,因为每个人的立场天然就千差万别。就这个教授来说,我认识的左派和中间派绝大多数也都挺同情他的。

Jun
Posts: 27213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Jun » 2021-03-04 0:01

所以很多时候站队只不过就是这边是"自己人"容易代入认同罢了,诱发厌嫌恶感的对方不过是"非自己人"无法同情同理之。大道理都是已经站队之后才找出来支持各人自的感情归属而已。说到底还是人性对扎堆的需求。
女生觉得帅的,都是他妈的玻璃。--- 王羽

Knowing
Posts: 33818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Knowing » 2021-03-04 1:12

小美你同情教授因为你看到的已经是明显倾向教授说的是真相,是被误会被伤害的版本。试试把“那个那个”换成某小语种里发音很像“chink”的词,叙述版本略微不确定一点,试试你的直觉。比如这样一篇文章:
有个教授在讲日本文化的课上使用“chink” 一词,华裔学生莫名震惊,录音为证向校方抗议,教授分辨他用的是日文指代词”qige”(i made this up). 学生说教授重复多次明显超出正常教学解释需要,并且该教授一直有对亚裔学生刁难的先例,这次明显是挑衅。教授否认。校方暂停教授职务进行调查。

实际是什么样你可以追看调查结果。但是大部分人大概不会费那个劲,在看完后有一个模糊的印象(cancel culture 好过分 or 教授辱华活该)继续日常生活。因为我们每天要处理的烂信息已经太多了。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dropby
Posts: 10683
Joined: 2003-11-24 12:23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dropby » 2021-03-04 14:19

Knowing wrote:
2021-03-04 1:12
小美你同情教授因为你看到的已经是明显倾向教授说的是真相,是被误会被伤害的版本。试试把“那个那个”换成某小语种里发音很像“chink”的词,叙述版本略微不确定一点,试试你的直觉。比如这样一篇文章:
有个教授在讲日本文化的课上使用“chink” 一词,华裔学生莫名震惊,录音为证向校方抗议,教授分辨他用的是日文指代词”qige”(i made this up). 学生说教授重复多次明显超出正常教学解释需要,并且该教授一直有对亚裔学生刁难的先例,这次明显是挑衅。教授否认。校方暂停教授职务进行调查。

实际是什么样你可以追看调查结果。但是大部分人大概不会费那个劲,在看完后有一个模糊的印象(cancel culture 好过分 or 教授辱华活该)继续日常生活。因为我们每天要处理的烂信息已经太多了。
如果真有你说的这个例子里的事情,我倒不一定真会马上站在华裔学生一边。比如以前杜克大学那个例子,我就觉得涉事的那个教授完全是好心。在学生休息室大声说中文也很不礼貌。

另外每个人肯定会根据自己的立场对一件事马上做出反应。在这个反应并不会造成什么实际影响的时候,比如我对“那个”教授同情与否根本不会有任何影响的情况下,那肯定不会费那个劲去追查真相。但是如果会造成实际影响,那么为了不被人骗,去追查真相是应该的。但是没有追求真相的那些模糊印象在追求真相的过程中会造成干扰,之所以广告为啥有用。16年很多人就莫名其妙讨厌希拉里。

Jun
Posts: 27213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Jun » 2021-03-25 6:14

看见一个新闻蛮有意思的。耶鲁医学院精神科教授 Bandy Lee 被解除合约后提出民事诉讼 wrongful termination.

Ex-Yale psychiatrist, who criticized Trump, Dershowitz, sues over alleged firing
NEW HAVEN — Dr. Bandy Lee, a psychiatrist who has been outspoken in calling former President Donald Trump a danger to the country, has sued Yale University after she was not reappointed.

Her federal lawsuit claims breach of contract, lack of good faith and wrongful termination and states she was fired for her public statements about Trump and his “inner circle,” including attorney Alan Dershowitz.
Bandy Lee 是韩裔美国人,生于纽约 Bronx,耶鲁医学院毕业,专攻 violence 相关的精神卫生课题。根据她的维基条目:
Lee studied the anthropology of violence in East Africa as a fellow of 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11] and has co-authored academic papers on Côte d'Ivoire, Tanzania, and Rwanda. She is a specialist in violence prevention programmes in prisons and in the community[10] and worked for several years in maximum security prisons in the United States[9] where she was instrumental in initiating reforms at New York's Rikers Island jail complex.[10] Since then, she has consulted with five different U.S. states on prison reform.[10] She was director of research for the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Violence and with Kaveh Khoshnood founded Yale University's Violence and Health Study Group.[11] She heads a project group of the Violence Prevention Alliance for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10] and wrote the textbook, Violence: An Interdisciplinary Approach to Causes, Consequences, and Cures.[4]
川普上台之后,有不少精神科医生出来公开地说,他的人格和心理变态造成了对国家和人民的直接威胁。当时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出来反对这种做法,让精神科医生闭嘴,说这是违反职业道德的做法。Bandy Lee 在 Twitter 上表达了对川普和 Alan Dershowitz 的鄙视。最近 Lee 在 MedPage Today 网站上发表观点,强烈批判了 APA 的做法:
https://www.medpagetoday.com/publicheal ... licy/91502

Anyway,回到 Lee 和耶鲁医学院的官司 ---
Lee claims she was threatened with termination in January 2020 by Dr. John Krystal, chairman of the Yale School of Medicine’s Psychiatry Department, after Dershowitz wrote to Yale officials stating that Lee “‘has publicly “diagnosed” me as “psychotic,” based on my legal and political views, and without ever examining or even meeting me.’”
换言之,Lee 在社交媒体上公开说了川普和 Dershowitz 的坏话,Dershowitz 找到医学院领导投诉,于是 Lee 就在耶鲁呆不下去了。因为她不是 tenure 教职(现在医学院里基本没有 tenure 教职),随便开除也是很容易的。

说到这里可能有人会问,谁是 Alan Dershowitz?为什么他权力那么大?这就说来话长了。I don't even know where to begi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lan_Dershowitz

哈佛法学院的教授,极度有名的公众人物,常年跟最高权力人物贴在一起。

我纠结了半天这条新闻贴在言论自由话题里还是在女权贴里,因为 Bandy Lee 作为亚裔女学者,跟 Dershowitz 代表的老白男对峙,其实很有代表性,尤其是考虑到 Dershowitz 及友人们欺压使用女性的历史。不过最后还是决定放在这里。

闭口不提权力阶层而纯讲言论自由和 "cancel culture",就是装睡装傻,谁能禁谁的言。将之称为 “自由” 是个很有欺骗性的话术,而更准确也更有揭示性词是 “话语权”。
女生觉得帅的,都是他妈的玻璃。--- 王羽

Knowing
Posts: 33818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Knowing » 2021-03-25 8:39

Alan Dershowitz真是臭名昭著,他刚说过起诉国会山暴徒是损害言论自由。 :vomit: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simonsun
Posts: 2601
Joined: 2006-12-24 4:41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simonsun » 2021-03-27 14:05

Image
Violent delights.

Jun
Posts: 27213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左右文人的言论自由

Post by Jun » 2021-04-26 13:16

犹豫了半天是把新闻贴在这里还是在MeToo贴(Uber那事),感觉很适合孙同学在上面贴的关于 cancel culture 的卡通,就先放在这里一下。

好莱坞和百老汇双栖的著名制片人大老板 Scott Rudin 又被曝光丑行——并不是什么近期事件,实际上连我都听说过这个人很凶恶,过去也有报道,根本不是秘密,但是最近貌似有点形成规模的感觉。

三星期前 The Hollywood Report 的长篇报道,其中一些爆料者是实名举报:
"Everyone Just Knows He's an Absolute Monster": Scott Rudin's Ex-Staffers Speak Out on Abusive Behavior

上星期 Vox 找了更多的前雇员来控诉:
Scott Rudin, As Told by His Assistants A portrait of a toxic workplace.

Rudin 不象 Weinstein 那么多性骚扰行为,而是 garden variety 的 bully,用语言和肢体暴力行为建立并维护自己的顶尖地位,程度的严重性随着他的权力而增长。据说他很喜欢向下属扔东西,严重的包括瓷杯子和电脑显示器(导致受害者进ER),轻点儿的扔个烤土豆什么的。

为什么这件事让我联想到言论自由贴了呢?除了上面的讽刺画之外,我在搜新闻时还看见了保守派小报 New York Post 的文章,很有趣的:

Scott Rudin is yet another reason not to listen to Hollywood’s preaching at the Oscars

Huh? 其他有权力的老白男被揭露之后被迫放弃(一部分)权力的时候,同样一群人急着替他们喊冤抱屈,大骂 "woke" 运动和 "cancel culture",极左派捂嘴啦!陷害好人啦!但是对于 Weinstein 和 Rudin 这样的丑闻,马上拿出来喊:“他们都是民主党!” Which is true. 民主党就不会被权力腐化和庇护咩?但是他们不拘泥于口号,选择性使用 cancel culture 的灵活机动性,真的是值得学习的统治话术呢!
女生觉得帅的,都是他妈的玻璃。--- 王羽

Post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