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n a crime (边听边写-7/25更新在跟帖里)

入得谷来,祸福自求。
Elysees
Posts: 6123
Joined: 2003-12-05 13:10

Re: Born a crime (边听边写-跟帖更新7/25)

Post by Elysees » 2020-07-25 19:57

---------接着主贴写---------

在Trevor的书中读者会非常容易感受到Trevor对妈妈的爱和尊重。从他们的生活经历看,她妈妈确实是个有想法,有执行能力,而且心智坚定的人。听起来这样的女人,似乎至少有能力也有智慧选择正确的婚姻道路,但从后来的发展看,并不是这样。
Trevor的这本书里,从目录看,最后一章是My Mother's Life,我还没有听到这一章,但前面已经提到不少她母亲后来的丈夫,Abel(or something like this)。Trevor用了一个词形容Abel,Abusive,几件他少年时候的事提到了Abel。
Trevor从教会学校转学出来以后,换了另一个学校读书,他身为Colored,觉得自己融不进任何一个族群,白人觉得他黑,黑人觉得他白,遭遇各方歧视,也没有朋友愿意跟他玩儿。Colored人群的划分也非常微妙,因为大家颜色有深有浅,大概也因为是混血,展现出来的模样也有不同的特征,因此是黑,还是白,还是Coloured,甚至没有一个定数,全由登记的人说了算。有时他们会觉得你的鼻头太圆,把孩子定义为黑,双方都算是白的父母有时会生出来颜色偏深的孩子,便又被定义为黑,无论他们怎么出具证明都无济于事。Trevor说,他觉得colored的人们甚至比黑人更为受苦,因为至少黑人们知道自己从哪儿而来,源头在哪,因何受苦,而有色人种无源可溯。
Trevor因为身为有色,感受到很多恶意,而且并不是来自当地白人,很多甚至来自Colored人自己。他前面提到,种族隔离把人们划分成不同族群,为了让人们相互防备相互憎恨,孩子们之间,也有各种恶意和恨。他和母亲搬离Soweto,住到一个有色人种混住的地方,应该算是住处的升迁,作为当地穷人,附近的孩子完全不搭理他,对他各种恶意,甚至假装跟他玩然后抢走他的自行车。它们附近有一颗桑葚树,孩子们经常去那儿摘果吃,有一次他被一群孩子在那里围攻,大家摘下桑葚砸到他身上,他最后哭着回家,一身血红的桑葚汁,他妈妈看到以后大惊失色,以为他出血了,后来发现只是桑葚汁而已,不禁放松的哈哈大笑。他却觉得十分受辱,当天Abel醉后(Trevor说,他从未在晚上清醒过)来到他家,Trevor说道,他知道Abel的脾气,也知道要怎么说话可以激发他,于是他不顾母亲的一再阻止,对Abel说了当天孩子捉弄他的事件。他妈妈在一旁不停的粉饰太平,说只是孩子们的打闹,让Abel不要往心里去。但Trevor却一直说自己多么可怜,最后果然说动Abel,Abel叫Trevor带他去见欺负他的孩子,见到以后,把那孩子一顿毒打。最初Trevor觉得,复仇的滋味多么美好,可是孩子被剧烈毒打以后,旁观的Trevor也感到了害怕,他能感到已经不是为了帮他出气,而只是为了毒打而毒打。那孩子后来充满恐惧的道歉,不久他父亲带着孩子找上门来,Abel在门边对这对父子的威胁让Trevor战栗。不仅那个孩子,Trevor对于Abel那一夜展现出来的暴力,也永久难忘。
Trevor大概也是在这个时候,展现了他的喜剧天分。他提到人人都喜欢笑话,他虽然不属于任何一群人,但他可以给每群人说笑话,白人孩子们,黑人孩子们,其他族的孩子们,下课时聚集一群,他走过去跟人说几句笑话,大家笑一场,他并不长留,说完笑一会儿又离开,他虽然是到处的outsider,但因为会说笑话,在各个群里面都得到一定程度的接受。
他说学校里酷帅男孩们有女孩的爱慕,他则是funny guys,看着酷帅男孩子们跟女孩子一起。他当然也有心仪的女孩子,他有个屡次转校都曾经短暂同校的女同学,Joanna,是个美丽的女孩子,很多男孩追求喜欢。Joanna有个女友(我把名字忘了),非常美丽又羞涩。Trevor因为跟Joanna熟识,跟这位美丽女孩子也来往。他时常跟她说笑,两人很友好,但Trevor觉得自己当然不可能得到她的欢心,他看过的好莱坞电影里都有漫长的好友变情侣的情节,他决定花三年时间,成为这女孩身边的密友,随时做她的感情后盾,预备好在她跟酷帅男孩恋情破裂的时候做她的港湾,这样,在最终他们一定会在一起,他便可以邀请她参加高中毕业舞会。然而,一次放假之后,这女孩忽然不来学校了,Trevor打电话也找不到她,毫无音讯。终于,这个女孩的一个朋友跟Trevor说,这女孩父亲在美国找了工作,已经全家搬走了。这位朋友最后感叹一句,说她一直暗恋你,一直等着你开口约她,多可惜,你一直没有开口。
Trevor呆若木鸡,想不到自己错过了这么多。
我听到这里才想起这一章里的开头里Trevor说的一段话。他说,失败或拒绝都是一种答案,只有后悔,是悬而不决永无答案。人们会不断质疑,如果当时...若我只是...我想如果我....你永不知答案,而这种未知会让你余生都不得安宁。
虽然心仪的女孩子走了,Trevor也还是要继续高中生活。
Trevor在学校里有了一个好朋友,是个黑人孩子。他的妈妈是当地白人的保姆。当地的白人家庭对待保姆各有不同,有的保姆,生完孩子以后把孩子交给自己的父母或者家里别的谁看着,自己继续在白人家庭给人看孩子。而有些白人家庭则允许保姆带着孩子一起生活在她们的小屋子里,这些孩子便也有机会在当地的学校上学。Trevor总跟他在一起,一起上学,一起放学回家,一起在回家的路上逛商场。有一次他们发现,他们可以伸手到附近的商场的售卖机里偷取里面的酒心巧克力吃。于是每周末他们都在商场关闭以后去那里偷酒心巧克力吃,那是他最幸福的一段时间,Trevor说。然后,当然,有一次,警察发现了他们。他们慌张逃跑,Trevor说自己从小就自认为是agent,每次到一个地方,都会在心里默默规划逃跑路线。这种特质在这次逃跑里帮助了他,他飞快的找到了自己以前来的时候规划好的一条逃跑路线,他叫他的朋友一起跑,朋友说那里不行,那里是死路,不听Trevor召唤往另一方向跑了。Trevor坚信自己的逃跑路线,在路尽头找到一个小洞,正好容他穿过,他便跑掉了。隔天他听说他朋友因为盗窃被警察抓了,学校老师问他当时在哪儿,他说我在家里看书,老师说你们不是总在一起么,他说就那天不在一起。然后老师开始播放商场的监控录像,录像一放出来,Trevor就惊了,以为自己肯定跑不掉了。然而所有看录像的人,都没有认出另一个孩子是他。因为他俩肤色有差,那个孩子的颜色太深,对比之下,录像中的Trevor皮肤发白,所有的人都认为是个白人孩子。虽然Trevor认为,录像中自己的面容有点模糊,但五官足够人们看清那是他,但显然,所有的人都先入为主的认为这是个白人孩子,没有人联想到他。最终他就这么轻松过关了。
他也是在高中生活里开始有挣钱的手段。先是因为他跑得快。学校里课间的时间是固定的,卖午餐的地方离课堂有距离,小卖部好吃的食物也有限,跑得快的人有更高的机会能买到自己喜欢的午餐。而Trevor因为长期走路上学,体力好,而且并不会觉得羞涩,一下课就飞奔去小卖部。因为这个,他开始帮人买午餐,孩子们找他点餐,他则跑去帮买,按餐费的百分比收费。他说白胖孩子们是他的最佳客户,因为他们爱吃,有钱,而且跑不快。需要他买午餐的人实在太多,他最后甚至需要限号,每天只允许一定人数的订餐。就这样,他积攒了一笔财富,口袋里有了钱。
Trevor说,有钱让我有了选择的自由,他发现,人们不是为了有钱而有钱,而是因为了有了钱,得到了各种的选择。
Trevor后来开了一家CD店,靠下载音乐烧CD卖挣钱,生意相当不错。他有一双Timberline的鞋子,在当时的南非,这是件非常时髦的事儿。他CD店里的伙计是个能说会道的人,时间到了Trevor的高中毕业舞会,他这伙计便跟Trevor谈生意,说可以帮Trevor找一个最美丽的女伴,如果找到了,Trevor除了工资,还要按红利给他发钱。Trevor本以为这绝不可能,便同意了。后来这伙计果然带着Trevor去到一家人那儿,介绍Trevor给他这个朋友的一个妹妹,非常非常美。有多美呢,Trevor看到她以后觉得为了配得上她,决定在毕业舞会那个晚上借用Abel的BMW。Abel当然不同意,只同意借他自己的马自达,最后Trevor说这个女孩太美了,马自达不足以配。Abel便说,你把她带来给我看看,如果真有你说的那么美,你那晚就可以开我的BMW。Trevor把女孩带来,Abel看了她,表示Trevor可以在那一夜开他的BMW。
一切似乎顺利,Trevor那天换好衣服,Abel又是醉醺醺回到家,Trevor开口借BMW的时候Abel反口不同意,用Trevor的话来说,预示了这糟糕的一夜。他最后开了马自达去接上这女孩,然后迷路了。在路上转来转去一个多小时都没找到地方,好不容易找到,舞会已经快要结束。他精疲力尽的停车,邀请女孩跟他一起进去,这时,这姑娘死活不肯下车,无论Trevor跟她说什么,只能得到No一个答案。Trevor学校里的男孩们潮涌一般跑出来看这个美丽的女孩,劝她进去,但她的回答只有No。直到最后,有一个男孩发现了问题,他对Trevor说,这姑娘不会说英语呀。Trevor说怎么可能,然后电光石火间,他忽然反应过来,他们屡次出行都是一群人,这女孩比较羞涩,而且几个姐姐都会说英语,但她姐姐和那个伙计在跟这个女孩说话的时候并不是英语,而是别的南非语言。由于南非的语言种类非常多,人群中对话各种语言夹杂十分常见,Trevor从未在意,也因为他们中间有些对话是英语,所以Trevor回忆起来所有片段都自动被转译成了英语,直到这一夜,他在记忆闪回中意识到,(他说的比喻是,像Fight Club里面爱德华诺顿猛然意识到他从未跟布拉德皮特同时出现在海伦面前)这姑娘其实除了有限的几个英语单词例如Thank you,No,Yes,从未说过英语。这一夜,是他们第一次独处,这个可怜的语言不通的女孩,先是在Trevor问Abel要BMW的时候被晾了一小时,又没有听到合理解释,跟着又被迷路的Trevor带着在路上闷头瞎开,好久才到目的地。Trevor恍然大悟,当然她不肯下车,对她来说,这是个多么可怕的夜晚。
Trevor开CD店之后,因为学会制作各种混音,继又成为各种晚会的DJ。又因为他下载的有些歌很新,当地人并不熟悉,他们便在自己的队伍里加上一个很会跳舞的孩子,因为舞蹈能让人们更理解新的音乐。这个跳舞的孩子,叫Hitler。Trevor说到,每一个南非孩子几乎都有一个好发音的英语名字。Hitler在南非并不是罕见的名字,因为对于南非人们来说,Hitler跟欧洲打仗并坚持良久,那么他一定是个很强壮的人,Hitler这个名字,对于南非人们而言,并不算什么。Trevor在此时说到,对于南非黑人们而言,Hitler这个名字并没有什么负面意义,因为Hitler并不是他们遭遇的最糟糕的事。每个国家的人们都认为自己的历史是最重要的,尤其在西方国家。但事实是,如果一个南非黑人可以回到过去杀死一个人(以改变他们的悲惨命运),Hitler绝对不是排名第一的。对于刚果人,北美印第安人,都是同理。
Trevor的DJ生涯后来越来越成功,最后收到一个富裕白人犹太社区的邀请,去参加他们的文化节。他带着自己的队伍去了,音乐响起的时候,他的朋友Hitler开始跳舞,动作很性感。他们乐队的人习惯性的喝彩道,‘Go Hitler! Go Hitler!’方才还喧闹的周遭,瞬间安静,所有的孩子都惊呆了。只有他们这个乐队,还兴奋的高喊,Go Hitler Go Hitler。此时一个老师愤怒的站出来,表示“你们怎么敢!怎么敢跑到这里来这样!你们居然敢羞辱我们!我绝不允许。”Trevor以为这位老师说的是Hitler舞姿过于挑逗,便试图解释这就是南非舞蹈的特色。老师当然听不进去,愤怒的叫他们停止,Trevor则认为老师这是对于他们有色人种的歧视,争辩道,“我们已经被曼德拉解放了,你们没有权力不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可以自由的做我们想做的事儿。”于是他带着自己的乐队,一边高呼“Go Hitler”,一边跳着舞离开了那里。
我自横刀向天笑,笑完我就去睡觉。

Jun
Posts: 25631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Born a crime (边听边写-7/25更新在跟帖里)

Post by Jun » 2020-07-25 20:06

他们乐队的人习惯性的喝彩道,‘Go Hitler! Go Hitler!’方才还喧闹的周遭,瞬间安静,所有的孩子都惊呆了。只有他们这个乐队,还兴奋的高喊,Go Hitler Go Hitler。此时一个老师愤怒的站出来,表示“你们怎么敢!怎么敢跑到这里来这样!你们居然敢羞辱我们!我绝不允许。”Trevor以为这位老师说的是Hitler舞姿过于挑逗,便试图解释这就是南非舞蹈的特色。老师当然听不进去,愤怒的叫他们停止,Trevor则认为老师这是对于他们有色人种的歧视,争辩道,“我们已经被曼德拉解放了,你们没有权力不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可以自由的做我们想做的事儿。”于是他带着自己的乐队,一边高呼“Go Hitler”,一边跳着舞离开了那里。
尴尬地笑。 :lol: :lol: :dog001: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Knowing
Posts: 32478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Born a crime (边听边写-7/25更新在跟帖里)

Post by Knowing » 2020-07-26 6:16

这个go hitler 的故事实在太有画面感了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Post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