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入得谷来,祸福自求。
笑嘻嘻
Posts: 21375
Joined: 2003-11-22 18:00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笑嘻嘻 » 2020-03-29 2:07

前段时间还出门的时候,尤其是开长途出门的时候,在油管上听台大教授的公开课。油管吗,一旦听了一个,就不停给推荐类似的。最近不出门就没有听了。赶紧乘还没忘写下来感想。我还能想起来的有历史系吴展良,经常上“杨世光的新视野”节目的哲学系苑举正,政治系朱云汉,还有的一下想不起来了,挂一漏万。这些人的名字文邹邹的太难记了。

第一个听的是政治系朱云汉,非西方世界興起與全球秩序重組。朱云汉是台湾中央学院院士?注意,视频下面标注102年6月知識饗宴。102年是民国102年。民国元年就是1912年,民国102年就是2013年。也就是此次发言虽然上传时间是2017年,但是发言的时间是2013年。对应这个时间点,听这个演讲非常有意义,改变了我对美国民众的愤怒。2013年还是奥巴马台上的黄金时代,我模糊地觉得世界会一直如此安详富庶。油管不能进中国大陆,所以中文视频的仲裁员一般是香港人和台湾人。下面有回帖写在台湾看不了这个视频。不知实际情况是怎样的。演讲一开始,大篇幅地赞扬了中国大陆的现状(截止2013年),他演讲的情况是台湾人整体并不了解大陆,尤其从各演讲的课后学生提问来看。所以可能为此他有些事无巨细。那我做为在美国的大陆人,听到这么长的颂歌,第一个反应是,他是做为一个小地区的人对强邻的恐惧,所以放大的邻居的强大。这段视频的后半部分我是支棱着耳朵听的,朱教授讲到美元在世界经济的统治地位,中国大陆的经济援助是世界范围的农村包围城市,(一路一带有没有讲我忘记了,但就算没讲,也能明白跟希望能突破美元控制一定相关。)然后讲到三大金砖国对美元的威胁,那么美国一定会变得更加民粹主义。一定会跟三大金砖国起冲突。所以,我们今天经历的,没有川皇也会大体如此。美国不可能在变化的国际形势中仍然保持一成不变。就像杨安泽在竞选之初对亚裔同盟会说的:美国将会变成少数族裔占多数的国家,目前的多数族裔是不会安然允许这个过度的。

哲学系苑举正,才华横溢,风趣幽默,参加杨世光的节目,无论杨世光扯到什么鬼地方,他都能不打顿地讲出丰富多彩的道道来。(杨世光背书强调:我们这个节目是没有底稿的。)他第一次上杨世光的新视野,杨世光习惯性占主场,我和其他地下的观众一样的心声:摆脱杨兄少说几句,让苑教授多说几句。杨世光崇拜苑举正,从善如流地,后面几期节目都请了苑教授,并且抢话也少了。苑教授在节目上讲的最早的一句打动我的话:原来到美国留学,一出国门,发现自己是个土蛋。在美国待久了就变成了洋蛋。苑举正是个十分喜欢上脸书发段短视频的人。在油管、b站都有讲课视频。

为什么我听了台大教授的视频会发现原来自己变成了一个洋蛋呢。具体记不清是哪个吴展良教授的课了。可能是臺灣大學吳展良教授:中庸之道-試論中國式民主與自由化的儒家我想起来最早接触台大教授讲课,就是是听了吴展良讲他的台州之行。他好像是去过不少大陆的地方交流。和我去年暑假的国内游感受非常一样,喜欢这些文化名城的小地方。吴展良有一种我极为亲切的中国旧时知识分子的迂腐和认真。他去一个地方会详细问碰到的地方官员、陪同很多很细节的问题。包括如何评职称之类,我们一般有点儿情商的人都不好意思问的问题。但又由于他的儒雅单纯,被问的人大概也不觉得被冒犯,所以他讲到了很多细节。

听吴教授讲课,他对中国大陆的介绍和描述,视角跟我们习惯的完全不同。他是从隋朝开始讲解中国,并且中国共产党的新中国是中国五千年历史的延续,而不是我们从小学习的,对中国古代史,近代史,当代新中国历史,分三个阶段,完全断裂的解读。我意识到我们在中国大陆受到的教育观点,是其实跟美国一模一样的冷战观点,强调意识形态的区别,跟美国为代表的第一世界国家只不过是一个硬币的两面。也许这是曾经的苏联老大哥对世界的解读,苏共中央一脉继承了下来。也许我们的破四旧真的决绝地希望自己再也不要跟过去有任何牵连,对,这一点吴教授真的讲到了。吴教授讲到(这段真的时间长了,细节有记错的,请去听的同学指正,我实在不打算再听一遍了。)隋朝,(还是晋?)中国是贵族社会,唐朝以下是门第社会,到了宋才形成了科举社会。门第社会的意思是世家子弟可能没有钱,但是风度举止一定有规有矩,一眼就能看出来。他把汉文化影响的东亚人重视读书考试成绩,归于科举制度。我一听就明白了,去了阆中科举博物馆,我才去读了科举制度,才知道士大夫阶层是考上秀才,至此当朝政权提供薪资待遇,并且有刑不上大夫的免罪条列。我们大陆对旧中国历史过少的教育和知识,让我们对自己的理解都会产生断裂。中国历史上每过多少年就会产生社会动荡,进而朝代的更替,他说的原因是什么来着?对既得利益阶层的约束制度不够,使得贫富悬殊越来越严重。因为他把大陆目前仍然看作是中国历史的正常/正当延续,而不是一个全新的从西方引来社会主义火种的制度,他认为这个问题仍然是当朝最严酷的问题。他讲中国从儒家思想入手,他从去中国南北方多个小地方的经历来看,大大(此处为人名)引入了法家思想:“吏治”整顿得相当有成效。他讲到近代,中国曾经尝试了民主制度,结果一片混乱,因为国土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利益太不同。他讲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实际上是双生花,都是马克思列宁化的民主制度党,中国大陆也是有可能被国民党统治。孙中山临死写了两份遗嘱,“我们现在只讲一份”(我认为他在说台湾的我们),另一份遗嘱是给苏共的。因为当时国际上只有苏共支持中国的民主革命。他把国民党托付给了苏共。在最早中国共产党人和国民党人关系是非常好的,只不过在之后的具体建国路线上,国民党选择了更多西方自由主义的道路,中国共产党选择了跟中国传统文化更接近的“集体主义”。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都是以党建国,所以称为“党国”。台湾的年轻人就是不想再接受党国的束缚,希望更加自由民主的生活。也因此对中国共产党抵触情绪极大,因为太了解什么是党国,党国也代表了一切旧有的汉文化。柏杨的丑陋的中国人就是从这个思想来的。课后有个妇女提问:那老师请问,外省人现在只占台湾百分之多少,是不是只有等他们都死光光才能独立成功?这个问题让我倏然警醒,我们不也同样在等着时间刷洗掉某些派别思想?吴教授答:中华民国建国100多年,台湾尝试脱离汉文化,摆脱了一百多年,也没有成功。台湾当然要自己的独特身份。但是得到身份之后呢,难道你能脱离汉文化?

吴教授的名词用语在这个语境里就有含糊的情况出现。比如“中国大陆”这个没有任何歧义。但是他在讲课中大量出现的“中国”概念就比较模糊。显然在他的观点里新中国政府是中国历史、文化、传统的正统传承,毋庸置疑。“中国”这个词,在他的讲话中,大部分时间代表了中国汉文化的历史、文化、传统。少部分又含糊地指目前的中国政治、社会。那台湾的身份在这种语境中的确有些尴尬,这跟我们大陆的语境是不一样的。

哦,他有个视频,忘了是不是这个,一开头讲到,他的旧课视频下面开始有好多大陆人的评论,大概每天300+。然后他很客气地说大陆人的观点,或者是敢于说出来的观点都是骂台独的。他期待两岸更多的互相理解。此处某人称之为儒家的和稀泥。我倒是觉得他就像天官赐福里的谢怜一样,永远在寻找第三条路。柏林墙能倒,也许终有一天,两岸可以握手言和。

我听的不多,就我听到的台大教授的课程,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油管深刻掌握了我自己的左倾倾向性,他们提供了一种全新的看待世界,看待中国,看待我自己。油管上有很多台大教授对中国,对中美关系的讲课。如果找英文的,绝对找不到这么多。数量级的差别。听的时候,我能够体会到台湾与其他亚洲国家,在两大经济体中间左右为难的境地。地区政治与地缘政治,使得他们必须警醒地了解两大国的各自的文化、思路、未来的关系走向,最重要如何在夹缝中求生存。他们的视角跟无论是站在中国还是站在美国的立场的人完全不同。我在美国待久了,看多了英文新闻,就以为自己有国际视野了,傲慢地忽视了世界的其他地方与角落,是为“洋蛋”。
云浆未饮结成冰

tiffany
Posts: 23785
Joined: 2003-11-22 20:59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tiffany » 2020-03-29 9:28

哎,这个节目我在做特别无聊不需要脑子的活儿的时候听过几期。听了头两句就一声惊叹:这人也就只能在台湾讨生活,那个调调是会被美国和大陆联手灭掉的。其实这个我就特有认同感,我就非常清醒地认识到要是运动了,我肯定是第一批被两边联手捏死的那种人。具体细节阿大讲得比我清楚,就,真是他们的视角太独特了。

他们还特逗,自揭老底儿说新闻节目也都是有台本的,不够煽情的话导演会让人重来一遍,够煽才给过。然后赶紧撇清说我们这个节目没有台本。
有酒有酒 闲饮东窗

Jun
Posts: 25607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Jun » 2020-03-29 16:58

他讲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实际上是双生花,都是马克思列宁化的民主制度党,中国大陆也是有可能被国民党统治。孙中山临死写了两份遗嘱,“我们现在只讲一份”(我认为他在说台湾的我们),另一份遗嘱是给苏共的。因为当时国际上只有苏共支持中国的民主革命。他把国民党托付给了苏共。在最早中国共产党人和国民党人关系是非常好的,只不过在之后的具体建国路线上,国民党选择了更多西方自由主义的道路,中国共产党选择了跟中国传统文化更接近的“集体主义”。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都是以党建国,所以称为“党国”。台湾的年轻人就是不想再接受党国的束缚,希望更加自由民主的生活。也因此对中国共产党抵触情绪极大,因为太了解什么是党国,
很有道理。我婆婆跟我说过很多次,国民党统治台湾的那一套跟共产党其实一回事,蒋经国就是苏共的徒弟。

中国与苏联和美国的关系要放在当时的形势来看,1910-35年那段时间,欧美国家还没放弃殖民地的帝国大梦,所以跟民族主义独立自治的潮流是敌对的。而且西方的自由主义左派主要是罗斯福在30-40年代搞的,之前并没有什么势力。

美国后来选择支持国民党其实要归功于二战,以及二战之后的冷战,之前并不想支持中国的政权(不管哪个政权)。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笑嘻嘻
Posts: 21375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笑嘻嘻 » 2020-03-30 0:00

Jun说的太有道理了。就是必须放到当时的国际国内形势里去理解。我听吴展良教授的课,不仅有看到另辟蹊径的大开眼界,还有一种融会贯通的茅塞顿开之感。简直需要重新学习一边中国近代史。我们在大陆学习的时候,要么是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这样的标语,要么是十月革命一声炮响这样的标签。不知道是出教材的人自己不懂,还是造神时代不敢露出摸着石头过河的试探性,还是本来现代教育系统就是学习苏联和法国的教育体系和课本。(我在流放里写过法国同事特别吃惊中国人对巴黎的普遍了解程度,尤其是对巴黎公社有关的古迹。一般连巴黎人都没听说过。)整个这一套叙事都有浓厚的冷战特征。

吴教授则是这样讲的:30’ 之前,西方的自由民主主义还是少数人的特权,国共两党(想当年都是年轻学生教师)都想破除中国的宗族社会。国民党选择了更注重个人自由民主的道路,中国共产党选择了不那么激进的一条中间道路:创造了“集体”的概念来取代“宗族”。这一句话象一条火线用打出火花穿起了农村集体所有制的由来。我们一直讲一直讲的则是“社会主义新农村”“人民公社为人民”,仿佛整个新中国都是从欧洲“共产主义的幽灵”那里偷偷取到了火种,我们借着这点火花创造出了全新的与过去旧中国无关的社会体系。不知道这套说辞是不是照搬苏共的。或者也可以理解为集中权力的年轻的政权急需一套神话来巩固政权的合理性。叙事一变,看问题的整个态度就产生变化:

不知来路,何为征途。
云浆未饮结成冰

Jun
Posts: 25607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Jun » 2020-03-30 6:59

We have to remember ... 二战之前,中共与国民党都处于内部权力斗争时期,后来的领导人当时还在 consolidate their power. 国民党的党内斗争时间线我也不是很清楚,但知道各地军阀管辖是很难被南京的中央政府穿透的。毛的权力直到皖南事变的时候还在争执中(跟他斗的主要是苏共直派领导)。选择哪个理论方向这时并不是很 relevant。回到历史上“大一统”中央集权的状态实际上需要到二战结束后。这时国民党政府已经离不开美国了,而中共仍然需要苏联的直接扶植(尤其是钱)。苏联对于很多中国政策的深刻影响是群众无法知道的,只能看看表面现象,例如把大批人民从这里迁徙到那里,从城市迁到农村,从东部迁到西部,这完全是苏俄的发明,最早可能是沙俄的手段。后来在很多社会主义国家里被抄作业。那一路可是抄得勤勤恳恳呢 ... 而且可能根本没完全结束过呢 ...

到了台湾之后,国民党的统治长期运用白色恐怖,是少数人统治多数的需要,其实并不民主也不自由,美国对它的态度类似对其他殖民地,是不那么讲究的主义理念的。蒋经国放弃了铁腕独裁,实际上是在美国跟北京恢复邦交几年之后,台湾与美国的关系没有那么稳定了,他不得不修改内部统治方式。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tiffany
Posts: 23785
Joined: 2003-11-22 20:59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tiffany » 2020-03-30 7:18

大批迁徙人民绝不是苏联的发明,早在明清年间就有湖广填四川。我依稀记得当初安史之乱,跟胡人(?)借兵的时候,一个条件就是把某地百姓都归人家。
有酒有酒 闲饮东窗

Jun
Posts: 25607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Jun » 2020-03-30 9:44

我的意思不是说苏联发明了迁徙人民的做法,而是说中国的上山下乡和红色高棉的运动,样板是苏联,不是自己想出来的。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tiffany
Posts: 23785
Joined: 2003-11-22 20:59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tiffany » 2020-03-30 11:25

那也不一定样板苏联?这个是自古就有的事情,所以台大教授说历史传承,就是被人把古时候的事儿,改了改,又用了一趟。
有酒有酒 闲饮东窗

Jun
Posts: 25607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Jun » 2020-03-30 12:17

True. It is my opinion based on what I know. YMMV.
他是从隋朝开始讲解中国,并且中国共产党的新中国是中国五千年历史的延续,而不是我们从小学习的,对中国古代史,近代史,当代新中国历史,分三个阶段,完全断裂的解读。
对的,实际上 Margaret Atwood 一针见血地指出过同样的事情。我已经引用过几次了,不多赘述。

我最近在藤泽周平的小说里学到类似科举-->官僚的神奇认识,有空在那个帖子里会说到。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tiffany
Posts: 23785
Joined: 2003-11-22 20:59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tiffany » 2020-04-06 8:23

好吧,跟你们说一件神奇的事情,我被台大吴展良教授的诚恳说服了----我相信我党这么多年以来还真的是有如邓小平所形容的摸着石头过河,并没有u一拍脑袋在瞎搞。这个教授也很有意思,其实,讲话特别斯文,特别学究儿气,穿上古装就是传说中的大儒。一句一句的慢慢的讲,基本意思就是你看,中国人一定是要抱团儿的,所以西式民主用不太上;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历史渊源的,你站在现在的立场上看当然各种不合适,但是当时状况下确实是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法。他就一直很儒家的强调中庸,并非常慢条斯理的解释说,中庸并不是和稀泥,而是考量所有状况,觉得说这个方向过了,需要往回拉,那个方向不足,需要推一推。特别的传统中国之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然后那个杨世光,他真的只能活在台湾!那个调调混大陆混欧美都会被拍死的!他说话就特别的直白,把政治背后赤裸裸的金钱关系摊开在人面前,说这个才是重点,别的都是瞎扯!他那个历史发展的必然结局是台湾被大陆统一真惊吓我全家啊,我都没敢这么大胆的预测。真是,这种人居然在台湾还能活得挺好,台湾其实生存环境还不错了。

最后看的那个院士的演讲,那个,毕竟时间有点儿早,观点没有那么让人震惊,不过就是比照现实的胆战心惊。反正就是,看完了就觉得这是个现实的世界,船坚炮利是立国之本,商业贸易都是打出来的,民主自由就是面纱。

没想到我年近半百,忽然看上了政治节目。也算活久见了。
有酒有酒 闲饮东窗

笑嘻嘻
Posts: 21375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笑嘻嘻 » 2020-04-06 23:51

吴展良就是儒雅的定义。我一下就理解为啥东亚民族都喜欢儒雅的男生了。他的确给我印象最深。杨世光那句话,是《杨世光新视野》讲台湾退休金严重缩水那集。那集太犀利了。关于台湾前途那句话,我不是被惊呆了,我是被惊傻掉了,惊到完全失去语言能力。他的同一时间的《金钱爆》那集讲美元14年周期,今明两年到时间该割韭菜了是同类题材里讲最清楚的。通常大家只说12年。台湾能够容纳这么多意见频谱上分布得很开的这么多人,而且都是名人。我很佩服。这是台湾的了不起的地方。

最早开始看台大教授的节目,之后台湾时政节目,是中美贸易战越演越烈的时候。英文世界里,很少有分析的,凤毛麟角。油管上有个德国人讲的不错。但是很难找到任何内容。没人关心吗?不知道。也许吧,反正英文世界的冷战思维倾向性非常明显。然后发现台湾的这些节目。台湾学者、时政金融评论员非常关注包括中美贸易战在内的整个全球经济政治时事。虽然我抱着焦虑中美关系的心情看他们的节目,但是发现他们的视角是跟我完全不同的。他们像是学了屠龙术,观战巨龙打架,关注的重点是,如何不要被波及,至于两条龙能不能和睦相处不在他们的关心范围内。当然了。所以虽然并没有解答我心中的疑问,但是却让我得知了自己的观点的狭隘。而且他们讲的好玩鸭。

刚刚过去的周末,寰宇全视界这期讲的主要是美国的情况,少量欧盟。上集节目开始先讲石油价格战。俄罗斯和沙特乘新冠,给美国背后捅小刀子。华盛顿邮报社论(此处被主持重点加粗。 :mrgreen: )直接放话以战争威胁。(狗血!刺激!)我插播一句,油价为什么这么重要呢,为什么要放到一单节目的头阵呢?不单是节目里讲的美国页岩油产业的生死存亡,(关于这点节目里的倩姐的意思是美国页岩油会受打击,但是也不会覆灭)更重要的做为这个星球上的主要能源,石油交易必须用美元交易,与美元绑定。是保证美元是最主要的国际流通货币的条件之一,排在大家对美国政府的稳定性,社会法制的信任;美国的军事力量;和美国盟国之间的合作(这条现在毁得差不多了)之后。关于石油话题,这帮人,东拉西扯了整个上集之后,下集又转回来继续聊。
三位嘉宾都是美国或者欧洲的博士,观点各不相同。中间的“郭委员”据说是绿党,所以算偏右;最右边的一位长居法国,巴黎第二大学政治学博士,观点左倾。说话不多,讲欧洲的时候才侃侃而谈,对欧盟前景非常悲观。(这点左边两位嘉宾也同意,欧盟只统一了货币,但是既没有统一债卷,又不允许危机中国家单独发行债卷,让危机中国家难以渡过危机。)(所以英国脱欧脱对了吗?)最左边“倩姐”,我都懒得记名字,研究金融的,估计跟杨世光一样,算清楚帐先管好钱再说,管你什么意识形态。美国的情况就是因为还是世界老大,继续印钱还可以撑一阵子,但撑多久不好说。原因呢,美国产业结构是80%服务业。美国GDP 65% 是家庭个人消费。消费链和产业链同时掉链子,陷入死循环。“倩姐”讲,有个共识,大概是金融业共识,哪个国家在疫情后能够调动内需哪个国家经济会尽快恢复稳定。符合这个条件的,只有中国大陆。(做为世界工厂,中国没有掉链子,目前日产口罩增长到300M到400M(三亿到四亿,八个零)。从一千万?起跳上来,跳了30倍。说明整个产业链的健康程度非常强。)做为台湾人,他们担心台湾没有囤够粮食,因为台湾粮食不能不能自给自足。但我觉得中国大陆不能坐视不理吧?后半部分讲美国军事也很深入浅出。
寰宇全視界20200404【上集】
寰宇全視界20200404【下集】
云浆未饮结成冰

Jun
Posts: 25607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Jun » 2020-04-07 7:50

我一下就理解为啥东亚民族都喜欢儒雅的男生了。
Hmm... :uhh: :uhh:

涵盖范围有点大哦。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笑嘻嘻
Posts: 21375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笑嘻嘻 » 2020-04-07 10:37

不大,跟东亚移民朋友们讨论出来的,其实不止东亚,因为还包括越南。讨论跟台大教授无关。不是他们提,我都忘了小时候喜欢这款。
云浆未饮结成冰

Jun
Posts: 25607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Jun » 2020-04-07 10:45

个人觉得儒雅没有 sex appeal. 从青春期之后我就再也没喜欢过这种。

扯远了,您继续。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笑嘻嘻
Posts: 21375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笑嘻嘻 » 2020-04-07 11:02

有没有可能你青春期之后受到的美国文化影响更大?

咳,咳,我刚刚说到讨论时,用的是“他们”不是“她们”。此话题是位男士提起的。我就不讲朋友间的谈话了。
云浆未饮结成冰

tiffany
Posts: 23785
Joined: 2003-11-22 20:59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tiffany » 2020-04-07 12:22

我从小儿就不喜欢儒雅款。不过吴教授展良,我还真挺喜欢听他这么慢条斯理的讲话。跟那儿感叹华人是一窝蜂的...
有酒有酒 闲饮东窗

Jun
Posts: 25607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Jun » 2020-04-07 12:54

美国文化影响有可能。然而我更倾向于港片武打片黑帮片的影响。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笑嘻嘻
Posts: 21375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笑嘻嘻 » 2020-04-07 13:02

也很有道理!少年街头喋血,刚好是儒雅风流的反面。

关于中国人一窝一窝的,我真是mixed feelings。一方面我早就发现我总是喜欢大众普遍喜欢的东西,另一方面又别扭的觉得这个寻求冲破群体不是我从小就向往的吗。
云浆未饮结成冰

豪情
Posts: 19735
Joined: 2003-11-22 18:47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豪情 » 2020-04-07 13:17

兴奋地加入,我喜欢上马打仗,倚马成章的。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

笑嘻嘻
Posts: 21375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笑嘻嘻 » 2020-04-07 13:42

妈呦,允文允武,中国文化的最高理想。河西走廊里张骞就想啊!
云浆未饮结成冰

tiffany
Posts: 23785
Joined: 2003-11-22 20:59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tiffany » 2020-04-07 14:02

张骞不太能打。不行,我得赶紧把活儿干完了,死线太多,想八的东西也太多,时间太少!
有酒有酒 闲饮东窗

Jun
Posts: 25607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Jun » 2020-04-07 14:08

还是小豪标准高,我只要他能打就行了,文化越多越减分。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笑嘻嘻
Posts: 21375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笑嘻嘻 » 2020-04-07 14:11

tiffany wrote:
2020-04-07 14:02
张骞不太能打。不行,我得赶紧把活儿干完了,死线太多,想八的东西也太多,时间太少!
我说的是明显张骞是想文武双全。所以我说河西走廊好8啊。你啥时候有空写?
云浆未饮结成冰

豪情
Posts: 19735
Joined: 2003-11-22 18:47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豪情 » 2020-04-07 14:12

这个我们讨论指环王的时候不就表达过了吗,马国王子。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

笑嘻嘻
Posts: 21375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笑嘻嘻 » 2020-04-07 14:13

Jun wrote:
2020-04-07 14:08
还是小豪标准高,我只要他能打就行了,文化越多越减分。
我是见异思迁,见猎心喜:他们都是很好很好的,我全部都喜欢!
云浆未饮结成冰

tiffany
Posts: 23785
Joined: 2003-11-22 20:59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tiffany » 2020-04-07 14:31

豪情 wrote:
2020-04-07 14:12
这个我们讨论指环王的时候不就表达过了吗,马国王子。
马国王子没文化,能文能武的是 faramir
有酒有酒 闲饮东窗

笑嘻嘻
Posts: 21375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笑嘻嘻 » 2020-04-07 14:33

都不如曹操会作诗。只是不知道曹公长得怎么样。
云浆未饮结成冰

豪情
Posts: 19735
Joined: 2003-11-22 18:47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豪情 » 2020-04-07 14:37

tiffany wrote:
2020-04-07 14:31
豪情 wrote:
2020-04-07 14:12
这个我们讨论指环王的时候不就表达过了吗,马国王子。
马国王子没文化,能文能武的是 faramir
我居然都记错他是哪国的了。

文化没那么重要,要有脑子。没有脑子做出来也是烂文,打仗也是炮灰。曹操有脑子但是外型平平无奇。不是有个捉刀的典故吗。
魏武将见匈奴使,自以形丑,不足雄远国,使崔季桂代,帝自捉刀立床头.既毕,令问间谍问曰:"魏王何如?"匈奴使答曰:"魏王雅望非常,然床头捉刀人,此乃英雄也."魏武闻之,追杀此使.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

tiffany
Posts: 23785
Joined: 2003-11-22 20:59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tiffany » 2020-04-08 7:33

我谢谢在家工作,可以一边儿做些 copy and paste 的活儿,一边儿听油管广播。昨天油管自己跳给我吴展良教授,他就又慢条斯理的说话,我又被他说服了。他的论点挺有意思的,说民主国家光靠民主是不够的,民主不能集合国家力量,西方国家呢,靠的是宗教----那意思就是研究西方政治不要光说民主,不提宗教。这是他看 the crown 后感,我只能感叹学者看电视的看点果然不是八卦。然后他说服我的是什么呢?是大陆政府选拔官员的制度系统。他貌似经常去大陆,然后被各级地方政府接待。说起来就是大陆选官员是选一批非常聪明的人,再从这群聪明人里层层选拔。然后说每次去官员考核的方面都不一样,以前是经济,现在是环保......照他那个意思,还真是一个时期解决一个时期的问题,一直都是在进步的。真,要不是有这群台湾人,我都不知道大陆居然是这么还真的是有计划的在发展。 :mrgreen: :mrgreen:
有酒有酒 闲饮东窗

Jun
Posts: 25607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Jun » 2020-04-08 8:17

是大陆政府选拔官员的制度系统。他貌似经常去大陆,然后被各级地方政府接待。说起来就是大陆选官员是选一批非常聪明的人,再从这群聪明人里层层选拔。然后说每次去官员考核的方面都不一样,以前是经济,现在是环保......照他那个意思,还真是一个时期解决一个时期的问题,一直都是在进步的。真,要不是有这群台湾人,我都不知道大陆居然是这么还真的是有计划的在发展。
这不就是传承一千年的科举制度和官僚制度么?而且自古以来每个国家都需要一套制度来保证中间管理层的存在,难道要皇帝一个人来管这些各级琐事?我正在看的藤泽周平的小说里也有描述,很有意思,日本的系统跟中世纪欧洲颇为相似。The cost of managing an empire. 国家越大管理成本越高。(说着说着又回到了 Yuval Harari 和 Jared Diamond 的书。)

民主制度跟民主制度也有实质性的不同,美国其实民主程度低于很多国家,例如加拿大和欧洲某些国家的议会制度。这也是故意的,从建国一开始就 built-in 路线,减少民主以保证少数人/群体的利益/权力,要不然为什么 HRC 得票超过川普三百万却选举落败?要不然为什么首都人民没有选举权? It's a feature not a bug. 不是贴个“民主”的标签各国就都一样了,不仅是专制国家的领导讨厌民主,民主国家的人民也讨厌民主。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笑嘻嘻
Posts: 21375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笑嘻嘻 » 2020-04-08 11:36

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吧。封建制度是中央通过科举,(科举之前汉朝是举廉)从每年的举人里指派空缺地方官,所以是皇帝指派。有些举人要等很多年才有空缺去填。科举之初,唐代还没有殿试,皇帝不管科举。(也许这样说不严格,因为显然玉真公主有内定状元的权力。所以王维要去打通关系。)后来科举制度严格了,科举的最终排名也抓在皇帝手里。怎么升官还真不知道。可能从奏折合不合上司口味?有没有空缺有关?

说到民主制度。台大教授的讲座,我的最大听后感就是把集权和民主制度对立考虑是典型的二元化冷战思维。很简单的,比如CDC的管理人员,官员,显然不是民选的。
云浆未饮结成冰

笑嘻嘻
Posts: 21375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笑嘻嘻 » 2020-04-11 3:51

杨世光的新视野今年内容全部清空了!!!妈蛋,我们又要见证历史了!
云浆未饮结成冰

Jun
Posts: 25607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Jun » 2020-04-11 8:58

笑嘻嘻 wrote:
2020-04-11 3:51
杨世光的新视野今年内容全部清空了!!!妈蛋,我们又要见证历史了!
笑嘻嘻的意思是被台湾政府禁言了吗?

关于中国集权加官僚制度的“民主性”,我觉得不管是什么样的国家组织形式都需要治理 (manage) “民意”这个东西。顶尖地位的皇帝不能命令国家里每个人都服从自己的意志,就算全国都是奴隶人口,还得雇人看管这些奴隶,奴隶造反还得镇压。皇帝如果只顾自己不顾民意,就会被军阀或农民起义颠覆,或者(在日本或古罗马)被手下的武士/军阀暗杀掉。

政治本来就是一个管理大批人的系统。专制和民主都不是铁板一块,这个其实研究政治和历史的人都有大量阐述,只不过没有 trickle down 到他们的职业之外的圈子。治理民意说得好听点就是广泛采纳,下意通上,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给人民洗脑。

网络给各个政权的治理民意提供了一种新手段。这方面还是俄国老大哥再次领先全球,但在网络治理手段之前,one could speculate 俄国老大哥借鉴的先进技术来自资本主义的 Fox News,而 Fox News 出现之前的成功实例则是 Murdoch 办的小报集团和 Rush Limbaugh 等人的广播谈话节目。

只有在面向人民的宣传里才会把“我们”和“他们”,“民主”和“专制”黑白分明,而他们玩 the games of thrones 的统治阶级都是真正的国际主义者。回想一下《动物庄园》的结尾吧,劳动者动物们在外面的雨夜里窥视温暖热闹的室内,猪和人类坐在一起喝酒吃饭,称兄道弟,一时间分不出谁是动物谁是人类。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笑嘻嘻
Posts: 21375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笑嘻嘻 » 2020-04-13 2:12

是的,是的。民主制度和中央集中制度互相借来借去不比打来打去的少。

如果杨世光是被禁言,我还不会跳这么高,因为他和他的团队都挺嘴欠找打的,杨世光的新视野经常被举报。就是视频前画红叉,不投广告,油管不给推荐。虽然我在政治上是“一投没”,(我投谁谁推选)历来站错队,但也担心万一我乌鸦嘴呢?就不对台海关系发表言论了。

虽然开这个帖子的原本目只是看到了台大教授们的演讲觉得台湾很厉害啊,在光谱的不同部分分布了各色各样的言论,还都混成名人了。但是我最初漫无目的地瞎找的起始是对中美关系的焦虑。台湾人非常重视中美关系,但是他们的角度跟中、美都非常不同,让我意识到:哦,原来中和美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是两极化的拉锯。

最近新闻里都是疫情,但是疫情一定会过去,而两大国关系则长期变化。这次疫情是对社会制度的一个stress test,加速暴露了原有的问题。最近终于美国研究人员也开始写这方面的观点。注意都是观点。所有我说的都只是观点,很可能只是极端观点。我才发现台湾人讲话还真是隔岸观火的含蓄。美国人自己讲就严厉得多了。Ray Dalio 计划写长文来仔细分析。他慢吞吞慢吞吞,我等了一个半星期,还没写到第二章。他先仔仔细细写自己的分析方式方法。Jun 早在16年就说过“现在就是战争”。当时Jun指的是种族问题。 吴展良讲中国封建社会王朝更替是因为既得利益阶层占据的社会资源过多,贫富悬殊。这个问题,人类历史上任何政治制度都没有是政治制度本身能够避免贫富悬殊的。而贫富悬殊造成社会动荡。

(先跳出来再说一句吴展良。他说在中国大陆的富商中间有一句话,“一亿以内是自己的,一亿以外就是国家的。”在他解读这句话之前,我很不齿于私营企业国有化,他的解读是这是强制性避免一个富豪阶层的出现。(所以中国富豪这么一定要往外跑。)那权力阶层私敛财物就是下一个需要避免的,用双规。总体目标就是维稳。)

我把我囫囵学到的大概意思写在这里:我们都知道这些年美国贫富分化越来越严重。这次疫情的救市方案跟08年的手段是一样的,都是救股市。但是并没有减轻贫富悬殊,救的人也是富人,大公司,并非还不起房贷的人群。贫富分化的趋势并没有被减缓。这次疫情,再次发国债,印美元,用美债买亚垃圾股来救股市。按台湾人话讲“美元美债都水水的。”美债用来救大公司,希望美国之光不倒。杨世光美元暴跌前提醒大家:“大公司们之前都在从银行狂借美元”。最近是不是巴菲特也出手大宗股票了?就是说被美债救的大公司们很可能都在做空美国。那么手上没有资金的中下层人民呢?再次被抛弃了。富的再次逃跑,穷人再次背债。这不是新闻。08年救市并没有戳破泡泡,美国依然在贫富越来越悬殊的道路上走。有一种建议(Michael Hudson)呢,是为什么贫富悬殊会导致战争?战争的作用就是抹去一切债务,反正无论是房债,学生贷款大家都是还不起的。大家全部reset从头再来。记得美国议员声称中国应该为新冠负责,免除美国的国债吗?维基解密报道了希拉里在选总统时赞赏过哈佛教授提出的想法,中国免除美国1万亿美元美债换那美国不再干涉台海关系。(居然又绕道了台海)这免除债务,到底免除哪层手里的债务。不用战争,达到战争的后果。嗯,大家都提到战争。

当然,如果能把债务免除都推到国外美债持有者身上,貌似美国损失少。情况也不尽然。美元做为世界上目前最通行的硬通货,因为大家信任美国是法制社会,美债是一种银行手段,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并且随时可取美元出来,接受美元的贸易最多。如果美债被免除,美元的信用就大大地损失了。当然现在美元的信用是不是已经信用级别下降了。最近几天我游戏缠身,没看国际新闻。opec+到底开会了没有?上面我给的寰宇全视野四个人讲话太客气含蓄了。他们全然没有提俄罗斯和沙特要求美国收回18年(?)众议院通过的针对石油垄断的NoPC,+ 美国加入opec+,= 我们减产放过页岩油一马。这也是潜在的对美元信用的打击。

总之,我们终有一天结束疫情之后,面对的就是这样一个世界,不对,这样一个美国。我又犯了自己周围就是世界的毛病。不在战争,胜似战争。也许第三次世界大战是用金融打的。
Last edited by 笑嘻嘻 on 2020-04-13 3:07, edited 1 time in total.
云浆未饮结成冰

tiffany
Posts: 23785
Joined: 2003-11-22 20:59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tiffany » 2020-04-13 2:30

就金融打吧。阿弥陀佛上帝保佑。
有酒有酒 闲饮东窗

神仙
Posts: 20
Joined: 2004-01-04 0:53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神仙 » 2020-05-03 17:01

感觉台湾人看大陆也蛮容易有浪漫主义滤镜的。

要是一万亿美金能把台湾买回来,看似对于大陆是笔好买卖。比打仗强。
但对美国十分打脸吧?
对台湾,呵。这么被买回的话,很容易堕入最底层吧,地位比港澳陆都低,跟偏远山区光棍买个婆姨似的。花钱买的,想怎么捏咕怎么捏咕,不痛快了就打一顿,还被逼勒着要把那笔买身钱挣回来。

哎,文明社会的温情下面,底色还是永远的丛林法则。

神仙
Posts: 20
Joined: 2004-01-04 0:53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神仙 » 2020-05-03 17:25

跑去搜杨世光的新视野,在微博上看到4月10号的最后一期。
主动停播,说是未来一段时期形势复杂,其观点恐不见容于台湾乃至大陆而暂停一段。

一段时间以来,感觉打台湾不但是明牌,而且在陆台美公开广泛讨论。
历史一步步迫近,几乎没勇气直视它。

笑嘻嘻
Posts: 21375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笑嘻嘻 » 2020-05-05 3:19

绝大部分台湾人,尤其是大部分年轻的台湾人对大陆一无所知。大陆要亡的书籍也会一时热卖。

我原本的目的是关心中美关系,主要是我的安危。没想到会撞到台海关系。台海关系问题disturbing,但什么问题需要面对的时候也都该面对吧。另外也说明我一开始的无知与天真。中美关系当然不可避免会关系到台海关系。站在美国的角度,前面我贴的RAY DALIO 终于写第二章了!他对比数据,美国目前(在疫情之前)的经济情况已经跟1918年在各方面非常接近。而且他不是唯一这么说的人,我读的不多,他是我读的里面数据据的最全面的人。疫情一定会过去,但美国社会的经济问题已经是高压锅要爆炸的阶段。而且听这些经济学家的看法,这个过程很长,没有疫情也基本一定会走到这一步。还有上面贴的Michael Hudson 最近就债务问题开始到处接受采访。他的意思是:历史上每个新的国家新的朝代做的共同的事情,就是免去前朝的私人债务。战争也是一样。打一场仗,从前的私人债务都清零。所以为了避免贫富悬殊造成的穷人完全无法还债,而走向社会动荡,国家应该主动抹除私人债务。上一轮经济危机,美国国家救助的是大银行,让债务不倒,结果是掌握债券的少数富人不倒/收益,但是穷人的债仍然在越背越多。这次股市崩盘,美国又在刷刷印钱,一周印了多少兆?我也不记得了。三德子想搞个全民医疗保险,免学生贷款,打算10年多个billion,就被喷社会主义啦,钱从哪里来啦。总之钱是万万不可到穷人手里的。当然了 Michael Hudson 这老头芝加哥学派都看不上他,他教的学生出来都找不到工作。那假定,万一哪个耳朵不好的听信了他的谗言,免债务,免到最后,是谁手里的债被免了?中国手里不一大堆美国国债呢,(虽然那点国债被层层剥皮,到最终的借款美国人手里我很怀疑能免多少。)但提出这个建议的书呆子,得至少四年前就提出了吧?想的是缓解美国社会里底层人民的债务。当权者绝不会这么想问题。不,不是作价把台湾卖了,虽然在台湾人心里就是这么个感觉。是美国不还钱给中国,中国免除美国的国债,美国就不再干涉台海问题。同时这个方法有个重大问题,美元做为目前世界的第一硬通货,是要讲究信誉的。如果美债不还,美元美债的信用都完蛋了。虽然,目前美元美债的信用等级都已经降了吧,那也还没到这个程度。免除债务这种事,大概除了三德子没有任何正常不正常的总统候选人能做的出来。

所以,还有另外一种方法:中国威胁论。也不用真跟中国打,就鼓吹中国威胁论。从外交上打击中国,鼓动地区不安,然后卖武器给中国周边的小国家。反正离得远,打不到美国来。武器行业是完全没有外包的行业,在美国国内的公司要进门先查祖宗三代,每一单都大,一下就可以调动内需。(原来在德州,军工大单,都是重要本地经济新闻,可以十年旱涝保收。)而且军备物资是从外交层面垄断的,如果你敢同时卖苏联的武器,美国就不卖你军用飞战斗机,所以没得砍价。一旦有局部地区战争,不仅武器,其他各种物资都会有需求,包括通讯设备,还有未来重建。

站在中国的角度呢,断不能再看到美国在中国的东边出海口再造一个军事基地了,在台湾。虽然中国在自己的领海建军事基地就是狼子野心,威胁地区和平。但是美国在小国家建军事基地就是维护世界和平。

以上,叫做二元冷战论。

台湾就两大国的中间。合呢,已经受够了国民党的党国。民进党的民粹式民主也很乱。分呢,按照吴展良的说法,分了一百年了,也没分清楚。而且分基本就意味着必须得到美国的庇护。这些年,美国薅多少羊毛,台湾人也不是不清楚。台湾学者就是站在这样一个尴尬的中间地带,思考身份问题,回头看中国文化。非常令人耳目一新。

所以他们非常关心中美关系。只是他们关心的角度跟我完全不同。他们对任何一方要出乱子都笑眯眯地,一点也不忧心忡忡,当然更加不会去关心怎么解决问题。哪怕这代表着中美在台海关系中的力量失衡,我完全不能理解他们,他们就不担心吗?他们就不担心吗!
云浆未饮结成冰

Jun
Posts: 25607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Jun » 2020-05-05 6:56

台湾人当然担心,但是命运掌握在别人手中,担心还能怎么样,只好撑着。而且台湾的外省人和本地人的立场还不同,本地人就一心想独立,但外省人还哼哼唧唧的三心二意。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神仙
Posts: 20
Joined: 2004-01-04 0:53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神仙 » 2020-05-06 20:31

或许,从台湾的角度,两边无论哪边出乱都不是坏事,若是两边都出乱就更好。
可能从很多国家的角度来说都是这样。

tiffany
Posts: 23785
Joined: 2003-11-22 20:59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tiffany » 2020-05-07 8:14

还说,我以前台湾 house mate,他就说美国每年逼着台湾买特别多要淘汰的飞机弹药,真好的也不卖,还不打折,就是强卖。那是 10 几年前的事情了。
有酒有酒 闲饮东窗

笑嘻嘻
Posts: 21375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笑嘻嘻 » 2020-05-08 2:25

那叫收保护费。要不航母舰队白在台湾海峡过。
云浆未饮结成冰

tiffany
Posts: 23785
Joined: 2003-11-22 20:59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tiffany » 2020-07-02 0:26

不在阿大的游记贴里讨论香港现况了,就转贴俩讨论香港问题的台湾谈话节目。总的来说感觉台湾人很隔岸观火,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感觉。寰宇的讨论还比较正经,有点儿言下之意的没太看上。杨世光干脆就冷嘲热讽说维多利亚港又没有盖子,香港现在缺屈原----盖因领导香港运动的人纷纷退休的退休退团的退团。不过这些台湾人的观点都差不多,香港能有今天的繁荣是因为它背靠中国大陆,外加冷战历史,所以它能做中间商的结果。现在世界格局变了,香港的地位也变了,中国大陆也能在香港推反间谍法了不忍着各国谍报机关搞事儿了。总之是一切都悄悄的变了,再也回不去了。
有酒有酒 闲饮东窗

Knowing
Posts: 32462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Knowing » 2020-07-02 1:21

盖因领导香港运动的人纷纷退休的退休退团的退团。
退出和解散团队是为了保护所有团队成员,避免被连坐一起抓起来。继续以个人名义进行运动。

杨世光这么有骨气,大陆要是打台湾了,不说投江了,我看他参军不?别躲在美国爸爸后面谈骨气。美国爸爸现在也靠不住。 还有,‘没骨气’的香港人正在移民台湾。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news-53232567
移民台湾近一年的香港知名Youtuber(网红)“依糕”至今仍记得决定移民的准确日期。“8月12日那一天,有位香港的女救护人员(在示威中)被射到眼睛,觉得震惊和可怕,就立刻跟爸爸说要移民台湾,”28岁的“依糕”通过电话对BBC中文说。
“觉得到处都很危险,每个周末都有抗争,我不敢出去,我看到警察打人,穿黑衣服的人会被检查,每一天我都觉得很恐惧。”
“依糕”是卢幸萾作为Youtuber的网名。她透露,在中国全国人大通过香港《国安法》立法决定一个月以来,已有近50名香港网友向她咨询有关移民台湾的细节。
政情动荡下的“香港移民潮”
过去一年,香港《逃犯条例》修订案引发的“反送中”抗议示威引发新一轮移民潮,而一海之隔的台湾成为受香港人欢迎的移民目的地之一。2019年,港澳居民移居台湾的人数创下近年新高,达到1667人,是2015年的近两倍。尽管有新冠疫情的影响,台湾内政部移民署数据显示 , 今年1月至5月,仍有655名港澳人士成功申请移民台湾。

Image caption
网名为"依糕"知名香港Youtuber(网红)和她的台湾居留证
卢幸萾解释说,自己过去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香港,因为香港是她的家,这次的出走对她而言是个不得已的选择。去年,她看到香港的情势变化,让她心疼且常常做恶梦。而选择移民台湾则是因为"喜欢台湾,语言跟饮食都和香港相似”。
从申请移民到拿到居留证仅花不到两个月,“依糕”说,移民至台湾后,作为自由工作者,自己的的收入并未减少,“倒是疫情影响了收入!”她笑着说。
今年38岁的文先生与妻子和6岁的孩子一家三口去年在“反送中”示威期间从香港举家移民至台湾,定居在台中。不愿透露身份的他向BBC中文表示,早在两、三年前就有离开香港的想法,而真正下定决心则是2018年底。
“我们开始移民台湾的程序,快拿到居民证的时候就发生‘反送中’事件,因此整个移民计划都提前了,”文先生说。他表示,原本预计小孩放完暑假后再搬家,但因为“反送中”运动时香港情势比较乱,因此决定提早至八月搬至台湾。
文先生表示,移民台湾的主因并非与“反送中”有关,但他坦承,决定移民与香港近年的政经变化有极大关系。他说,原本想在香港好好生活,不管政治,但大批大陆新移民把香港人的资源拿走,教育、医疗各个方面都有影响。“医疗服务,台湾比香港好,随时能看病检查,不像香港需要排队。”
然而,在台湾的收入不如香港好,但文先生将位于香港的房子出租,房租已够全家基本开销,另外他也在台湾创业,传承父亲的纺织品进出口贸易生意。“虽然收入不如香港,但生活水平比香港高”,“我也不需要去国外休假,开车到台北玩个两天都比飞到日本更轻松,这是心态的问题,”他说。
看着香港情势转变,文先生觉得自己做了正确决定,他最担心的是香港《国安法》,认为该法“根本是把中国法律放在香港实施”。他说:“过几年后,我们接受的讯息可能都是过滤的思想、价值观和判断都会受影响”。 他说,更担心小孩若留在香港,未来唱国歌、升国旗一定要说很爱中国,否则可能学校、校长办学机构会有麻烦。


“我在这里出生长大,香港也是我的家”
周二(6月30日),中国人大常委会全票通过港区《国家安全法》,将“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恐怖活动、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四条罪行写入《基本法》附件三,并于当晚在香港生效,国安犯罪最高刑期为终身监禁。香港一些民运组织包括黄之锋创办的“香港众志”及数个港独组织在《国安法》通过后宣布解散。
来台湾寻找老香港的感觉
同样是从香港移居到台湾的Ricky在台南拥有间港式咖啡厅和一间餐厅。 他表示,从去年“反送中”抗议开始,想要移民台湾的人变多了,他的餐厅宛如香港移民的谘询站,加上中国人大早前公布了香港版《国安法》草案初步内容,让港人更想离开台湾。他透露,有些香港朋友也是基于子女升学而想移民台湾。
1996年,43岁的Ricky到台湾大学修读法律系,毕业后辗转至澳洲攻读酒店管理,并先后在台湾、香港和澳门三地工作,最终因热爱台湾的生活步调而决定移民台湾,以留台港生的身分取得中华民国身分证。
1997年香港回归时,中国承诺香港现行的社会经济制度与生活方式维持“50年不变”。Ricky说,他们都知道50年后香港一定会变,只是没想到会发生得那么快,这几年已经改变。“香港情势一直很严峻,按照他们(共产党)的剧本,他们要香港人‘换血’或安插单位,慢慢地像是温水煮青蛙。”
Ricky指出,现在的香港已经变得不一样,已不是他所熟悉的香港,让他觉得陌生。他说:“传统老店一间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长得相似的购物中心,一堆(针对大陆游客的)药妆店和卖黄金的饰品店。”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他说,生活步调缓慢的台南却给了厌倦高压城市生活的香港人一个喘息空间。Ricky的咖啡厅“冰室”已营运超过五年,一走进店内就能听到字正腔圆的粤语,因为店内的电视正播放着香港的新闻频道,店内摆设充满着香港风情,处处能看到Ricky如何将“乡愁”两字透过装潢设计放进店内。
Ricky说:“台南有八、九十年代的香港相似的氛围,有很多发展机会,人们也比较热情。”他描述,台南很像以前的香港,街坊邻居都互相熟识。 “住在我前后的六户人家,我都知道他们姓什么,也认识家庭成员,但在香港住大楼,很难了解隔壁住的是谁。”
Ricky接受BBC中文访问的前一天,台湾政府刚宣布将从7月1日正式成立“台港服务交流办公室”以提供香港人便捷服务与必要照顾。台湾陆委会指出,该办公室是由政府提供必要经费,为进入台湾、需要协助的香港人、香港跨国企业及国际法人团体提供服务及基本照顾,并吸引香港资金及专业人才,壮大台湾经济发展。
对此,Ricky认为,台湾政府还能做得更多,感觉没有到位,其中“协助寻求庇护者在内的在台港人以专案方式向受政治迫害的港人施援”,他觉得似乎目前仅停留在“支持”层面,感觉好像“只是鼓励你,加油!”这样而已。
台湾陆委会主委陈明通6月18日曾表示此专案是“援助”,不是“救援”,人要进来台湾,有需要才提供援助。


来自香港的Cozy与台湾妻子经营流动咖啡车,自行车改装成的咖啡车游走在桃园中坜市区,车上有面连侬墙,贴着“台湾撑香港”与“香港加油”的便利贴,在熙熙攘攘的闹区非常显眼。
留着八字胡、穿着有型的Cozy更像个活招牌,原来以前他在香港担任时装杂志主任,因此从自行车造型到他的穿着品味都十分时髦。2017年,他下定决心与妻子从香港移民至台湾,原因是想换个环境和工作。并说,这是个人选择与政治无关,却又强调:“若时空改变,现在才决定移民,就百分百与香港政治情势有关。”
1989年,Cozy在香港曾参加声援发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的“六四”民运的游行活动,对当年景象至今仍历历在目。他回忆说:“很多香港歌手站出来唱歌,歌颂民主,当时在航空公司上班,公司还默许我们去参加游行,没想到才短短30年,香港一切都改变了。”
2020年6月4日,香港市民支持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简称:支联会)早前申请在香港维多利亚公园举办烛光悼念晚会,但当局以疫情为由拒绝。曾经历港英时代的Cozy,年轻时就热衷于声援民主运动,每年6月4日若有空就会参与悼念晚会。他说,这几年香港让人感觉变化很多,每个层面都感受到香港的不同,像是法治、言论自由和制度等等,甚至就连文化方面也有很大改变。他描述说:“以前香港人的生活很优雅,对所有事物都很gentleman(绅士),但大陆人把最差的东西都带来香港,特别是金钱物质观念。”
去年,香港爆发“反送中”示威游行,Cozy每天在网络上紧盯香港新闻,甚至曾经寄口罩至香港声援抗议学生。他说:“什么蓝丝、黄丝我不管,但看到20几岁的年轻人跑出去给警察打,对未来没有希望,要走又不知道去哪去,现在还要坐牢,做长辈,我的心真的很痛,每天都很痛。”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Cozy说,他深感无力的,不知道自己能帮这些年轻人做些什么。“就是因为我们这代的人没有做什么,当初太单纯相信共产党,所以我们后辈要去面对那么困难的情况,我们是有责任的。”
在台湾已经生活近两年的Cozy被问及是否担忧未来台湾可能发生与香港类似情况时,他说,对台湾年轻人有信心,“大部分的年轻人对普世价值有要求,不会听中共的谎言”。他把台湾形容成一块鸡排,“旁边有个豺狼,这块鸡排不管怎样他都会吃,他只是骗你说他不想吃”。
Ricky与Cozy两人都对香港的未来感到悲观。Ricky认为未来的香港,已不是以前的样貌,完全是“中共的香港”。“未来还有香港吗?”Cozy则说:“除非中共倒台,否则香港人这三个字,有天可能成为历史名词。”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笑嘻嘻
Posts: 21375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笑嘻嘻 » 2020-07-02 3:02

小k没看节目吧?民进党委员在节目里直接说了滞留台湾的香港人不按难民法,要按移民法,没有合法移民身份不接受。杨世光是新党。杨世光哪里躲在美国爸爸后面,港独和民进党才是吧?从CIA拿钱举着美国旗上街,台湾人才不愿意接收。

我这段时间一直在看香港人和台湾人的节目。BBC的报道太有政治倾向性了。
云浆未饮结成冰

tiffany
Posts: 23785
Joined: 2003-11-22 20:59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tiffany » 2020-07-02 6:59

台湾这些做节目的人很有随时会被美国人牺牲的自觉,应该是不会去躲美国人后面的。再说他们都觉得维持现状是台湾利益最大化,应该也不会号召/推进台独,也不太会被国安法法办,如果以后有台湾版的话。他们都非常强调地缘政治,都说台湾是因为背靠大陆才重要,有如古巴因为背靠美国所以重要,好像马达加斯加连非洲,谁在乎上面是猴子还是斑马还是啥。

而且大家讲的时候都忽略国安法条文中还有紧密连接现行法律(寰宇这个节目真的好看,强推),所以应该还是主要想维持的意思吧。这次游行抓了几百人,报出来几个有违法国安法嫌疑。最后估计肯定被办的就那个扎了警察一刀的----也是香港警察比较文雅,要放美国估计已经成篩板了。

最重要还是时间线,香港提出引渡法→抗议→法案没有通过→抗议继续升温,并有几点诉求----这些诉求很神秘,我没见过哪家新闻机构报道过明确的几条出来;并且越来越暴力,出来了勇武派,并妨碍公共秩序----大家还记得地铁停运机场停飞吧?这都去年的事儿了。就,这么折腾了一年,香港政府也搞不定,很大原因是没有适用的法律条文处理这事儿。那,就给你推一法律,解释权在你,这也是进步啊,法制社会啊。

香港民主就是一笑话,香港人民回归前有选特首的权力吗?回归以后才推的普选吧。

又,我觉得吧,这批“正大光明”的搞运动的人,我甚至不能尊重他们。
Image
有酒有酒 闲饮东窗

Knowing
Posts: 32462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Knowing » 2020-07-02 8:18

台湾是在美国的庇护之下,做节目才有言论自由。
香港警察比美国文雅,最主要原因是香港不能持枪,美国平民持枪。
港人运动比较分散,没有特别核心的领导人,五大诉求也变化过几次,主要的是
  • 全面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
    撤回「暴動」定性(包含612)
    撤銷所有反送中示威者控罪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底追究警隊濫權情況
    立即實行「真雙普選」
其中最不能调和的是真雙普選。 香港政府搞不定,是因为这并不是香港政府说了算了。

普选要求的历史我在隔壁帖子写过了。在香港回归谈判中,中央答应‘港人治港’, 循序渐进实现普选。 普选的承诺,中央从来没有明确说不兑现。港独一直也没有市场。两大流派是建制派和泛民派, 为什么是‘真普选’争执。 2007年人大给了时间表,2017年特首普选,2020年立法会普选。当时带领政改咨询委员会的就是林郑月娥。2014年人大通过新决议,给特首普选之前候选人资格加了获得提名委员会半数的一道关卡。这是港人开始绝望,矛盾激化的开始。

为什么港人追求普选?回归后港人对特首不满,觉得一任不如一任,而特首越来越差是因为他们由北京掌控任命,只讨好北京,不把港人利益放心上。港人认为如果能真正直选,有希望改变现状。然而闹的结果不但北京没有让步,连游行集会,选举言论的权利都逐步失去了。

2003年,北京还比较容忍的时期,曾经五十万人上街和平游行抗议国安法,政府很快让步,和理非还是占上风的。十年之后,北京立场强硬,勇武派的出现是很揪心的事,我记得当时看一些报道,和理非很矛盾。当时“不割席、不笃灰”的口号就是这么提出的。因为和理非派也无法控制勇武派的行为啊。

蒙面的起源:最近一两年因为大陆人脸识别技术的发展很快,传说公安可以从录像中识别身份秋后算账,所以开始蒙面带口罩。

港人从来没有过直选特首的权利,即使在港英治下:如果现状仍然是港英,港人大概也在争取普选吧。即使中共在回归谈判中没有同意普选,也不能说港人就没有资格争取普选。女人黑人第一批争取选取权的人,出生时不都没有选举权么?

港人跟中央政府争普选,没什么胜算,这是事实。如果你要说他们知不可为而为之,一定是蠢或者别有用心,我也不能同意。毕竟中央政府有过承诺,港人有过期待也很正常。这期待一点点被粉碎,作为旁观者我很悲哀。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Jun
Posts: 25607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Jun » 2020-07-02 8:58

强势和弱势之间发生利益冲突,争夺 power,如果强势让步,那是运气,或者弱势尚有利用价值;如果弱势退败,那是正常现象。

所以我要拿出种族人数的比例来解释美国的种族冲突和形势,只有势弱和少数的一方才需要发明和宣传平等和民主等等理念。势强或人多的群体才不需要,你得拿真金白银的东西跟他们换。

香港是中国的了,港人只能选择做不做中国人,别幻想还有第三种身份。

如果川皇连任,台湾人很快也要做这个选择了,他们自己心里清楚得很。

北京拒绝香港的普选要求也很可以理解,你们普选了国内怎么办?都是中国人,香港人民的权利跟大陆人民差别越来越大,又上谷歌又拿不同护照,大陆人民肯定越来越不满呀。维持不下去的。当初的承诺是当初的应付,而已,反悔的事情每天都到处在发生。

恰好今天早上看到微博上很多人在转,今天俄国驻华大使馆账号发出纪念庆祝俄国在海参崴建城160周年的视频和微博,大大咧咧地说符拉迪沃斯托克的意思是统治东方。有人留言反对,被使馆回复大骂(都是中文的)。权力的高低罢了,世界上的事情真没那么复杂。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tiffany
Posts: 23785
Joined: 2003-11-22 20:59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tiffany » 2020-07-02 9:53

提的这五条,第一条已经达到。第二条到第四条比较偏免责,不太象政治诉求。第五条真普选吧,就,谁来定义普选是真是假?大家立场不同定义肯定不一样啊。再说了,英国管辖那么多年,没人说普选港督的事情,现在有普选了,嫌弃不真实,好吧。随便吧。

说到蒙面,目的不就是要免责嘛?发动革命又不敢负责,这个就,不太好了吧。
有酒有酒 闲饮东窗

笑嘻嘻
Posts: 21375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听台大教授公开课的心得

Post by 笑嘻嘻 » 2020-07-02 19:22

普选的民主诉求,香港70年代就开始了,港人治港从来也没能从英国拿到。英国本身是议会制,在殖民地允许同样的政治制度比一国两制容易多了。Jun 说的我非常同意,做选择的时候必须审时度势。普选也不可能是别人给的恩惠。怎么从殖民地拿不到普选就不要求港独呢?我相信北京当年承诺的时候是有诚意的,但实际操作困难很多。也许普选没有当初承诺的愿景那么好,但自由是双方妥协,尤其是强势方还愿意妥协的时候。从70年代争取到今天,有进步就是进步。哪个民权运动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不是我今天就要,我一定今天就要。呼应小白说香港政府搞不定,过去一年,香港警察逮捕了9000+人次,但是没有法规可以使用。

港独台独是北京的红线,上个月中美外长“秘”会,美国要求中国承诺对美进口,中方对美历来只有一个要求,“领土完整,一个中国”。“勇武派”背靠英美,挑战北京红线,如果真的是不自由毋宁死,非此不可,个人选择也不得不佩服;又或者英美真的下场又真的比北京强势很多,强迫北京同意普选甚至港独,那也是博弈手段。如果上面两条都是对己对人的误判,那应了杨世光那句话“历史没有绝对的对错,但是有绝对的白痴。”(不过寰宇里说,游行边上就是一人500块港币领钱,那也不能怪有人参加。个人还是可以有个人的小算盘的。)

把时间推回到去年,如果“勇武派”(台湾人的称呼)没有一直在港独上越去越远,那么当中国想要慢慢开放金融市场,或者人民币想要慢慢开放,或者出台其他方式的区块链交易平台(这个只在新加坡教授那里听到过),以香港的地位舍我其谁也。港首主导的大湾区概念就是深圳主打高科技,香港主打金融。(我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我不做高科技,你也不要做金融。)结果今年6月中国宣布画海南为自由贸易港,结果就是逼北京给自己留plan B。
云浆未饮结成冰

Post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