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Doing Justice/ Dark Edge

入得谷来,祸福自求。
Post Reply
Knowing
Posts: 32167
Joined: 2003-11-22 20:37

读书笔记:Doing Justice/ Dark Edge

Post by Knowing » 2019-10-06 11:49

Doing justice 是Preet Bharara 的新书,蛮有意思,分调查,指控,审判,刑罚四个阶段解释公检部门的工作过程,如何取舍决定,穿插很多案例,其中特别惊悚是纽约食人警察案,有个纽约警察的老婆发现他在网上一个黑暗嗜好网站跟几个同好商量如何吃人,计划定的很详尽,赶紧逃跑。FBI盯了警察很多天,本来打算钓鱼执法,但是发现他貌似要逃跑赶紧下手。最后审判因为没有足够实际行动被认定无罪开释。Preet 在书里反复思考当年是否应该起诉,时机是否太早。有趣的是另外两个同好后来继续跟别人一起策划绑架个人来吃,进入实战准备,被抓住定罪了。

Dark edge 是专门讲SEC FBI SDNY 抓华尔街对冲基金用内幕消息交易获利的事情,几个大案子都发生在preet 任内,主犯好几个是印度人。Doing Justice 里Preet 很郁闷的说,其实印度裔犯罪比例不高,但是偏偏在某个区域特别多,然后他又是唯一一个印裔美国公检官。印度媒体特别愤怒,骂他是自恨的印奸!把美国利益放在印度利益之前,踩同胞讨好白人主子!(preet 很逗的注解:美国就在我的职衔里,白人主子应该是指我当时的+1Eric Holder 和+2 Obama)
当时两个最大案子的主犯都是印巴裔。一个Raj Rajaratnam 本人是斯里兰卡裔,做tech 股票是靠几个在IT业的印巴裔中高层兄弟递消息。也算从一方面折射了印裔在硅谷的成功吧。另一个Matthew Martoma 则是被印裔虎爸高压推变态的范例。他出生时叫Ajai Mathew Thomas。 父母是第一代移民。非常推。他爹一直希望娃上哈佛。本科只上了duke. 被爸爸痛骂失望。在duke 念生物医学,道德,和公共政策。很拼。毕业后几年终于进了哈佛法学院。他爹开心了。第一年没全A, 拿了不少B。 他想申请联邦法官的clerk 职位知道成绩不够好,自己把成绩单改成A,A+。 有个法官的手下注意到了,跟哈佛一查,捅了出来。
这是足以开除的大过错。但他和他全家之后的表演堪称丑剧。被系里叫去质问时,他急中生智说伪造成绩单是个玩笑,就在昨天他已经写信给各位法官取消申请。出门回宿舍马上写信取消申请,落款一月三十一日,寄出去(不幸信封上是二月二日的邮戳)。他还改了电脑日期,发出同样内容的电邮,都带着二月一日的发出时间。不幸带着二月二日的收到时间。到哈佛听证会,他全家出动,爸爸妈妈加弟弟,讲了个生动的故事:他们印裔家庭重视学业,为逗虎爸虎妈高兴,他伪造了成绩单。然后又主动承认错误。之后不留神把假成绩单随便扔在桌上就出门了。那个周末他正好让弟弟帮他把申请clerk的文件弄完,他弟不知道就把假成绩单寄出去了。哈佛委员会看着作弊还需亲兄弟,撒谎不离父子兵的一家,无语,宣布开除。
好吧到此为止虽然丑陋,也是可以理解的绝望的挣扎。但是极品就是极品,怎能停留在一般人可以想象的垂死挣扎上。他劝他爹把房子做了个二次房贷给了他一百万,拉了个华裔程序员哥们Stephen Chan,弄了个"Computer Data Forensics" 公司。头头是道的编了公司简介,历史,用假名签了租房合同,公司注册,等等,然后给哈佛写了封充满胡编乱造技术术语的信证明他发给法官们的电邮上的时间戳,经过专业人士检查,是真的。哈佛压根没理他。Chan 跟他的友谊迅速升温,两人住的很近,一起练武术,一起上国标课企图泡妞。时间过去chan 发现他到处用假名质问他到底怎么从哈佛被赶出来的。他崩溃了,承认自己伪造了成绩单然后撒谎掩饰。这时候钱差不多花完了,他们的雇员开始怀疑为啥不发工资。两人开始狂吵,他去警局控诉Chan暴力,要求restrain order. Chan 控诉他是个faggot! Not a Man! 他则把自己刻画成家暴受害人,说他父母看到他遍体乌青不得不介入把他从跟chan 的关系里解救出来。Chan否认这些指控,但是restrain order.还是发了。结果Chan 生活中有更大的问题--几个月前,Chan 跟另外六个人被控合伙成立假的数据存储公司,从各个银行偷了数百万,这时候认罪了。这真是,物以类聚。
Martoma正式把姓名都改了,华丽转身从Ajai Mathew Thomas变成了Matthew Martoma , 去斯坦福商学院念MBA了。几年后到了SAC。此时他专精生化制药,关注在做一只老年痴呆药bapineuzumab 的Elan 和 Wyeth 。 他看好这两个公司,狂买。SAC 的头头大佬Steve Cohen 也跟着他狂买。两人一共买了接近十亿的仓位。公司里另外两个生化领域专家非常不看好这两个公司,不断跟大佬狂抱怨说这人为啥有这样的迷之自信!这俩公司根本不行!尤其Elan 一共只有这一个药,要不行他们就完蛋了!大佬坚定的不理睬。Martoma这么坚定是有理由的,他有内线。通过一个咨询公司他付出每小时上千美金的价格跟密西根大学著名生化制药教授专家Sid Gilman 聊天,而且经常一聊好几个钟头。而Sid Gilman, 作为老年痴呆症专家,被Elan 邀请能看到内部实验数据。当然Gilman 不应该把这些内部信息告诉其他人。但是Martoma契而不舍跟他长年聊天建立关系,两人几乎情同父子 -- Gilman有一个自杀的儿子, Mortoma 以勤奋好学聪明伶俐对他的研究极度感兴趣的态度,填补了Gilman内心那一片空虚,渐渐失去了界限,有问必答。在从Gilman那里看到了详细的bapineuzumab二期临床数据后,Mortoma 给Cohen 打了个电话,Cohen马上下令偷偷出售所有ELAN股份,不但卖完了还短了一大批。一周后二期临床数据公开,股票狂跌。公司里那俩跟Martoma一直死对头的生化领域专家狂喜!想哈!终于大佬要意识到我们是对的!又担忧:公司这次得亏多少钱呐!然后到公司一看,目瞪口呆,Martoma什么时候劝大佬掉了头?这笔买卖总计避免损失加盈利达到两亿七千万美金。Martoma本人到手九百万美金年终奖。
Gilman 再也没有接到过Martoma的电话。他那时候得淋巴癌,写电邮给Martoma说我的治疗状况如何,希望听到一点回音。什么都没有。Martoma就这样突然从老头的生活中消失了。
这家伙真不是人呐!你们一定这样想。我也这么觉得。庆幸的是恶有恶报,法网和karma 都没放过他。第二年他就没赚过钱,被嘲笑为one hit wonder, 很快被Cohen无情的开除了。FBI, SEC, SDNY也盯上了他。第三年搬到弗罗里达,买了个豪宅,跟印裔儿医老婆两人都不工作,全情投入三个孩子的高度竞争教育中,娃儿们日程满满,私立学校之外学的课程有:高尔夫,拼写蜜蜂,中文。印裔娃还学中文,实在太拼了。这时FBI突然出现在他门口,说我们找你谈谈insider trading 的事情。他当场晕倒。

FBI SEC SDNY 之间的关系有点微妙。一方面必须合作,一方面互相较劲。FBI认为自己是硬汉,出去抓人抓证据都是我们。SEC认为自己是真正的脑子,只有我们懂复杂的金融法律能抓出坏人。SDNY则认为你们都是给我做前期准备的sous chef, 只有我们才是真正把原料做出菜来的大厨,到法庭上讲出故事nail it 的主角。Dark edge 里对Preet 有点微词的说他很爱出风头,喜欢站在电视屏幕上大声宣布重要决定,还不忘感谢FBI/SEC的合作,明显把他们当配角。 Preet 自己的书里说很多调查无法起诉,因为起诉赢不了。而prosecutor 重要的能力是把材料组合成一个有动机的故事,让陪审员们发自内心相信理解。这不是光干巴巴摆证据能做到的。

总之,SDNY一直想让Martoma flip 出面指控Steve Cohen 也知道了内部消息,以换取免于坐牢。然而Martoma就是一直不肯,连谈都没谈。一直到开庭。一直到定罪。一直到被判坐牢九年,没收全部非法所得,包括豪宅。Martoma的父母在法庭外怒骂政府不公:我儿子是被陷害的!FBI想让他指证Steve Cohen!谁赚到钱了?有人赚了两亿七千万,政府却都怪我儿子。这不是正义!美国没有公平!我儿子才得到了九百万,还交了三百万的税!赚了钱的人在坐游艇周游世界,我儿子却要坐牢!
有记者凉飕飕的问出大家的心里话:那你儿子为什么不跟政府合作把赚了钱的人送进监狱呢?
Martoma的爹义愤填膺的戳着手指:因为我儿子不肯撒谎!
这家人的没有逻辑真是叹为观止。
因为这场高调的审判,纽约时报把他当年在哈佛的破事儿挖出来发了。斯坦福一看,靠!这个人渣!入学申请没写!把他的MBA学位给取消了。
Martoma为什么没有flip 的确很奇怪。出于忠诚和荣誉?几乎不可能。preet 说白领罪犯flip 的速度非常快,尤其一听要坐牢就吓趴了,毫不犹豫出卖多年铁哥们。出于害怕?也不太可能,Steve Cohen 尚未听说用黑社会手段对付谁。很多人怀疑Steve Cohen 承诺给他钱。他的所有律师费的确是公司出的。但政府严密的监控,可想而知可见的将来也会严密监控Martoma一家的经济,要运点钱过来给他老婆孩子几乎不可能。唯一可能的解释是Martoma希望很远的将来会得到回报。
总之,因为Martoma不肯flip, SDNY还是没能把多年目标Steve Cohen 本人扔进牢里,只能退而求其上,起诉公司管理错误,鼓励纵容insider trading , 罚款十八亿美金,禁止从事投资行业三年。罚款难不倒Steve Cohen,他有的是钱,把公司解散,外部投资都还给投资者,成立新的家庭办公室,只管自己的一百亿美金好了。他的确被吓坏了,雇了前SDNY的人做新的head of compliance, 变得非常小心。风头过去继续开始高调买艺术品。
办案组里的各位,纷纷离开政府,进入private sector, 当对冲基金的compliance 律师或者当年跟他们在法庭上互怼的律所。我不禁想起doing justice 里preet 说,prosecutor 从来不怕对华尔街严厉,即使是想离职后进入华尔街的也绝不会手软留情,因为越严厉的离职后越受欢迎。

(完)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笑嘻嘻
Posts: 21162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读书笔记:Doing Justice/ Dark Edge

Post by 笑嘻嘻 » 2019-10-07 21:49

这个故事好复杂。难得小k叙述得清楚。最后一段可真是黑色幽默中的黑色幽默。
云浆未饮结成冰

Knowing
Posts: 32167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读书笔记:Doing Justice/ Dark Edge

Post by Knowing » 2019-10-08 0:35

嘻嘻,感谢亲们看完这个长长的故事。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笑嘻嘻
Posts: 21162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读书笔记:Doing Justice/ Dark Edge

Post by 笑嘻嘻 » 2019-10-08 2:26

你都给梳理得这么清楚了。
云浆未饮结成冰

tiffany
Posts: 23630
Joined: 2003-11-22 20:59

Re: 读书笔记:Doing Justice/ Dark Edge

Post by tiffany » 2019-10-08 5:25

小K你太逗了!我鼓励你多看书写书评----这样好多书我就不用活人真看了!
有酒有酒 闲饮东窗

Knowing
Posts: 32167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读书笔记:Doing Justice/ Dark Edge

Post by Knowing » 2019-10-08 5:46

你知道bapi 那个药的事儿么?据说后来三期做着做着药厂就停了,说没用。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Jun
Posts: 25226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读书笔记:Doing Justice/ Dark Edge

Post by Jun » 2019-10-08 7:29

小K你这贴也太长了,我昨天只看了第一段。现在只看到 bapineuzumab。这个药是一大串 anti-amyloid antibodies 失败案例中比较早的一个。先是爱尔兰药厂 Elan 和 Wyeth 开发的,Wyeth 被 Pfizer 买了,JnJ 从 Elan 下手,两家大厂在里面投入极多的钱。当时还没有那么尸横遍野,他们以为要发大财了呢,急着上 Phase 3 trials。

后面的事儿我们都知道了。虽然 Phase 2 数据难看,也没拦住他们继续往里砸钱,硬是做了两个失败的 Phase 3 trials。最后 JnJ 终于恨恨地放弃时,爱尔兰红极一时的制药行业颇受打击,刷地一下钱不见了一半(我瞎估计的)。现在不知恢复过来没有。

监管界与被监管界之间的 revolving doors 的确是经常被诟病的美国政治常态。FDA 官员一出门直接进药厂,国会议员一下台就在 K Street 进 lobbying firms。Preet Bharara 太高调爱出风头,反而不太方便溜进华尔街。过几年缺钱花了也许会。

Preet 有没有在书里提到看 Paul Giamatti 演自己的感想?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Knowing
Posts: 32167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读书笔记:Doing Justice/ Dark Edge

Post by Knowing » 2019-10-08 8:33

没提电视剧 :smile-big: 他就抱怨自己被印度媒体丑化。还有美国的印度报纸也骂他。他父母很受困扰,显然也是典型推爸推妈,但是道德感强烈,养出来的孩子大不同。
被监管方当然喜欢雇监管方的人。知己知彼嘛。
我记得你说过老年痴呆这一批以清除某种粘性蛋白的药都失败了,说明是标不是本。correlation does not imply causation, 在那个行业都管用啊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tiffany
Posts: 23630
Joined: 2003-11-22 20:59

Re: 读书笔记:Doing Justice/ Dark Edge

Post by tiffany » 2019-10-08 9:21

两个target,都不灵。主要是完全不理解机制,运气又不好。
其实还有文章说套蛋白其实是保护作用来的。
有酒有酒 闲饮东窗

Jun
Posts: 25226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读书笔记:Doing Justice/ Dark Edge

Post by Jun » 2019-10-08 9:42

tau protein 上面的投资没有 beta amyloid 那么疯狂,其实是 anti-amyloid 试验纷纷扑倒后绝望地瞎抓到的靶子。都没用。

其实说到底还是个 greed 的原因。老年痴呆症是个大家都看着哗哗流口水的大肥肉,大金山。所以即使基础研究根本不够也非要上三期临床试验,屡败屡战,到了不尊重科学的疯狂程度。药厂/投资等等的思路是,万一碰上了死耗子呢?结果就没有死耗子!大家想象一下连城诀结尾时几个武林高手看见秘籍失去理智的形象,跟这个差不多。利令智昏。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Knowing
Posts: 32167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读书笔记:Doing Justice/ Dark Edge

Post by Knowing » 2019-10-08 9:54

在老年痴呆上烧点钱浪点费比变着花样出更强劲的鸦片药还是好点...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tiffany
Posts: 23630
Joined: 2003-11-22 20:59

Re: 读书笔记:Doing Justice/ Dark Edge

Post by tiffany » 2019-10-08 9:56

唉,其实老年痴呆,就连并发的躁狂都没有药治。老娘入行以来 :mrgreen: :mrgreen: 就没有听说过哪个药在老年痴呆上能整出来效果的。
有酒有酒 闲饮东窗

Jun
Posts: 25226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读书笔记:Doing Justice/ Dark Edge

Post by Jun » 2019-10-08 10:01

老年痴呆症有四个药,可以在早期控制一下症状,都是 acetylcholinesterase inhibitors,但并不会减缓病情发展。算是有点儿暂时的用处。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Knowing
Posts: 32167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读书笔记:Doing Justice/ Dark Edge

Post by Knowing » 2019-10-08 10:48

太令人沮丧了。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Jun
Posts: 25226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读书笔记:Doing Justice/ Dark Edge

Post by Jun » 2019-10-08 10:53

关于纽约的吃人警察,我脚着世界上一定有这样的人在活动着,dark web 让这些活动更方便。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april
Posts: 1267
Joined: 2010-03-21 21:12

Re: 读书笔记:Doing Justice/ Dark Edge

Post by april » 2019-10-08 11:16

刚看了第一段的时候我就想,虽然不知道印度网民啥样子,但怀疑Preet在印度互联网上声誉不会太好。今天进来看到第二段,果然啊!原来东南亚(东洋?)人民的水平差不多嘛!
He looked like a small panther, and he moved like a patch of night.

豪情
Posts: 19602
Joined: 2003-11-22 18:47

Re: 读书笔记:Doing Justice/ Dark Edge

Post by 豪情 » 2019-10-08 11:48

太精彩了。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

CAVA
Posts: 7871
Joined: 2003-12-06 16:55

Re: 读书笔记:Doing Justice/ Dark Edge

Post by CAVA » 2019-10-08 11:51

Martoma一家极品的段数拼不过某些睁眼说瞎话的政客,大西洋池塘两岸。

Knowing
Posts: 32167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读书笔记:Doing Justice/ Dark Edge

Post by Knowing » 2019-10-08 14:42

Jun wrote:
2019-10-08 10:53
关于纽约的吃人警察,我脚着世界上一定有这样的人在活动着,dark web 让这些活动更方便。
很多。相当恶心。又无法一刀切抓起来定罪。Preet 对这几个人的案仔细分析什么是幻想的自由,什么是可以定罪的行为,谈的相当不错。
april wrote:
2019-10-08 11:16
刚看了第一段的时候我就想,虽然不知道印度网民啥样子,但怀疑Preet在印度互联网上声誉不会太好。今天进来看到第二段,果然啊!原来东南亚(东洋?)人民的水平差不多嘛!
中印人民一家亲 :kiss:
CAVA wrote:
2019-10-08 11:51
Martoma一家极品的段数拼不过某些睁眼说瞎话的政客,大西洋池塘两岸。
Preet 对此也有很好的讨论,用政客对比公检官,胡说八道失去可信度无法赢案子。用民众对比陪审团,不愿意积极参与讨论,保持开放心态的陪审员可以被解除职务。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Knowing
Posts: 32167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读书笔记:Doing Justice/ Dark Edge

Post by Knowing » 2019-10-12 11:43

今天把doing justice 最后一点儿读完。preet 谈到为啥爱发言,为啥开高调的记者招待会宣布控罪和定罪。他认为检方的责任并不只是惩罚罪犯,还应该威慑预防犯罪。justice not only needs to be done but also need to be seen done. 尤其是白领犯罪,金融犯罪,干这个的都是很聪明贪婪的人,很懂得算计得失。一旦看到后果严重,涉及本人坐牢,大家的小算盘上权重马上会变,做事就规矩多了。而且要抓就要抓大老板,不然没有威慑力。政治腐败对民众对政府信任的影响更坏,所以有机会抓了必须高调以来重建一般人对民主制度的信任。他任内把纽约州政治三大头抓了俩。andrew cuomo 虽然没抓到,也把首期助手抓了。注意这些都是民主党人。
谈量刑的时候他谈到一个偷婴儿案。八十年代有个十八天大的婴儿,发烧,妈妈送到医院,医生让住院,娃儿在打点滴,妈妈回家拿点衣服用品。回来发现娃儿不见了!父母悲痛欲绝。找了很久没找到。是被一个几次小产的女人给偷走了,作为自己的孩子养大。二十三年后,女孩长大,跟‘妈妈’长得不像,又有什么事儿需要出生证,‘妈妈’拿不出来,女孩怀疑逼问,找到真相和亲父母。养母跟FBI 坦白,律师说她愿意认罪,但是检方打算起诉的罪名最低刑期二十年,被告不愿意,如果换成略轻的罪名,没有最低刑期,由法官判决。女孩的亲生父母怒火冲天,要求这人至少判二十三年,偿还他们遭受痛苦的每一天。preet 想到自己的三个孩子,他们出生的日子是他生命中最快乐的三天,再想一下跟孩子相处的快乐,如果这样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他失去了什么,这么想不到五分钟就必须停止,不然浑身都要爆炸。preet 的办公室里一堆人开会,大家都很犹豫,要不要达成用较轻罪名换取认罪协议。最后表决不达成认罪协议的占多数,preet 一看,分界线很明显,有孩子的都主张用重罪名起诉哪怕要走完漫长昂贵的开庭审判也在所不惜,没孩子的主张达成认罪协议由法官给出(可能比较轻)的刑期。但是他们选择达成认罪协议。主要考虑是女孩不很愿意让养母坐牢到死,开庭势必对她再次伤害很大,而且她很可能拒绝做检方证人。女孩亲父母很愤怒。最后法官判了十二年。刑罚什么量才合适,preet 常常想到这个案子,他也不确定自己做的决定是错是对。
这个例子非常有意思。马上可以想象,在没孩子之前和有孩子之后,我会跟检方那些人一样有不同的判断。亲身体验会改变脑子里的回路。所谓‘有逻辑‘ 的决定,其实还是感情决定,决策逻辑没变,后果的权重被感情改变了。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Post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