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6 回到文明社会)

入得谷来,祸福自求。
笑嘻嘻
Posts: 22133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6国家公园)

Post by 笑嘻嘻 » 2020-12-03 13:25

修车
待把行李都装上车,小团子抱着她的椰子战利品坐好,车打不起火了。我就知道!租车时花了那么长时间,客服老想引诱我们换部车一定是有原因的。这车的的车牌号就是车型,怎么可能还有一辆准备好的被租走了。雨停了,气温渐渐攀升,某人满头大汗地妄图启动车子,老板因为叫我们看到了巨嘴鸟,心情很是自信舒坦,穿着件美国套头卫衣,也跑过来帮忙,不果。

还好手机信号还有,某人给租车行打电话,老板接过电话用西语帮着一起说。又等了快一个小时,一辆小蓝卡车慢吞吞开进院子。开车的小伙子穿着绣着租车行字样的T-恤衫,围着车研究半天,再打电话,帮我们用他的车的电池打起了火。

还好这是个连锁租车行,我们不需要开回首都,那样的话,简直不要再玩下去了。只需要开到40分钟远的城市,那里给我们修车。我不安地问某人你就靠听电话就弄清楚地址了?

某人信心十足地,在老板一路挥手目送中,开出了民宿窄窄的土巷。我怎么觉得评电话里的几句就能搞清楚这些拗口的地名吗?一路他毫无心理负担聊天,果然40分钟之后找到一家貌似是修车行的铁栅栏门。他迟疑地开进了铁栅栏门,门里路两边都停满了车,中间仅留一辆车宽的道路,而且蜿蜒曲折漫长,令我十分担心如果对面来了辆车如何错车这个问题。一直开到貌似是办公室门口,某人下车交涉。我们的车头盖被掀开之后,某人就回到车上,我仍然不能相信:“是这里?他们修?多长时间修好?”我们貌似在一个非常没有章法的人情之地,做一件非常需要商业社会的专业便利的事情。我觉得这十分不可令人,也就是我,置信。

20分钟之后,车修好了。我仍然有点半信半疑。当然估计就是电池坏了,换个电池。此时我进门时的疑惑也得到了答案:我们需要从蜿蜒曲折并且漫长的单车道车丛中,原路倒车出去。还好有倒车摄像头。倒车出了铁门,我们在附近银行取钱。这个银行看上去像是个豪华大院,铁栅栏铁门里草坪修剪平整。虽然我们取钱,但是不能开车进去,门卫说门口不得停车,只能停在几乎没有的快速道路边。

弃车登船
车在高速公路上飞驰。三天来,终于吹上了空调,我坐在宽敞凉爽的车里,分外珍惜现代文明,“下面住的地方有空调吧?”“我们是直接去住的地方吧?”
"先去条河,晚上到新驻地。"
“河里有什么?”
某人心虚地犹豫:“说是有鳄鱼。”
“鳄鱼有什么好看的?佛罗里达不有的是?”
不过既然我不做攻略,也没有更好的主意,既来之则安之。

按照孤独星球的电话号码打过去,一个略老的声音,洪亮地接听。他态度热情诚恳,完全没有推搪,一力答应。但是他的英语听力大概不太好,我们双方总处在一个鸡同鸭讲的频道。尤其是他要告诉我们他在哪里等我们。港口城市,海港里Dole的集装箱落得老高,都是大货船。在小城里转了好几圈,断断续续跟他打了两三通电话之后,终于我们拐上海港边上的土路,来到一条绿油油的小河边。这里看上去十分可疑。没有办公室,没有任何明显标志。河水虽然靠近海港,但是死水一条,里面有条更加可疑的小铁皮船,只能做10个人左右。几个穿着脏兮兮的本地人游手好闲地在岸边。

一个满脸皱纹,皮肤风吹日晒如皮革般黝黑的胖老头蹒跚着迎了上来,声称他在等我们。这个早上,发生了一连串的事件,此时也不过十一点钟。别忘了我们起得早啊,五点半就起床了。某人下车与老人交涉,我带团圆去边上的公厕上厕所。公厕是一排小单间,每个都有独立的门对外。有些敞开门。有些本地人在排队用。团圆嫌厕所脏,我好说歹说她们同意了,等到厕所门口,被一个青年男子拦住了,说要收费。本地人明明都是随便用的,但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折回去问某人要当地的零钱。回来把钱给男子,他起身拿钥匙打开边上锁的门。游客这个收费的厕所可就干净多了,我马上气就平了,觉得倒也公平。

等我们折腾完,某人神色略紧张地跟我商量:老向导说这条河要开进去好久,10点以后他都不接客了,因为进去动物也休息了。看鸟要早起,最好是跟他进去到里面的一个小岛住一晚,第二天一早起床看鸟。小岛上住宿条件非常简陋,只带最少量的随身物品坐船进去。

我虽然喜欢临时起意,也禁不住这么短时间要做决定,不禁开始发呆。某人接着说,那我们今晚的旅馆就只能白浪费了。那,好吧,只是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进去,要去看些什么。某人只加重语气说:“动物啊!”我看更多他也说不出来。还好,虽然早起了两天,我脑子还没有锈掉,迅速整理出过夜和进雨林的必备品。

我们这辆豪华越野车,就孤零零地停在一排公厕和一些闲逛的本地人前面的土嘎达地上,也容不得我们想太多,我们就上了河里的小铁皮船。风不急水也不劲,但我说不出的仓皇落难感,急匆匆听信了才见面的人的话,也不知还能不能再见到我们的一车细软。

但,这是孤独星球上推荐的公园,推荐的船家,总不至是骗子吧。

苦修泻湖
老向导开船往河湾深处开去,两岸绿树伸出手臂,水草一朵朵飘在水面。既来之则安之,我摒除杂念,开始欣赏风景。刚从Cahuita 出来,这里的雨林无甚差别,平平无奇。一样的枝繁叶茂,树丛如手臂般从河岸伸向河心,树荫把河水映得绿油油地。河面上漂浮着零星的圆叶子象小白菜一样的水草,很小的不出众的鸟儿们贴着水面飞快地流窜。这条河看上去真是平平无奇。

水面上漂浮的水草越来越多,小圆子伸出手去抓,虽然小船开得飞快,也被她抓到几片跟小团子分享。我伸手到水里拎了拎,整个水草连根非常重。当时我对植物没有多少认知,今年封城后我好好学习了一下关于植物的知识。现在回想,河上飘的是water lettuce (水芙蓉),和零星的Water Hyacinths(凤眼蓝)。

几次三番我们遇到往回开的空游船,有些船非常大,明显是正规游客中心的船,座位分两列,可以欣赏到两岸的风景。我更加疑惑了,我们的小快艇,实在象是载客黑船。老船长对河面上的所有人都非常熟络,每条跟我们错车的船,他都停船,大声跟对船的人招呼问讯。他仿佛在不停问同一个问题,我很疑邻盗斧地疑神疑鬼:“他是问有河警吗?”有什么需要不停地问?

河面越来越开阔,圆团状的水草随水流起伏,越聚越多,老船长熟练地在把小船在水草缝隙中钻来钻去。最后,水草终于把宽阔的河面完全堵死,在河面中间甚至形成了一个漂浮的水草岛屿,水草上面再长满了陆地生的野草。做为社会主义国家出来的人,我自然而然地想:“奇怪,国家为什么不管管。”老船长慢慢地在水草丛中,寻找任何可能的缝隙,左开开,停一停,右开开,在水草中间辟出一条道。很快我们后面来了艘船,紧紧跟在老船长的小艇开出的短暂水路中。我们的小船的发动机发出巨大的响声,我心里很紧张,不会船坏在路上吧?老船长停发动机,倒着开船,开一段,再继续前进。过了一会儿,我猜测到,这是水草卷进了发动机的叶片,所以要非常小心的慢慢开,一旦刚刚搅进去,把发动机倒转,让水草放开。这样进五步退两步,我们终于冲出了水草丛,这时我又想:“刚才他是在问这些水草吗?”我们后面的那艘船就很方便地跟着我们穿过了水草丛。
Image

某人乘着水面上越来越越飘忽不定的网络,赶紧订今夜的旅馆。不知道为什么无论我们如何换手机,不管我的手机是跟他的一样还是比他的好,我的手机信号永远不如某人的。我索性开了飞行模式来省电。生活在这里的人,包括老船长的手机都很方便,可见用的是跟我们的不一样本地网络。所以这里的照片,定位全都不对,现在无法用地点来查询,在我心中正象征着远离现代文明的世界盲点。河面越来越宽,河道也越来越复杂。河面平静无波,一点流动的痕迹都没有。密林直接长到水里来,说是河道,更像是一张在密林从中的水网。我觉得这像是个泻湖,像是在墨西哥去看火烈鸟的,只是大很多,水里长满了密林。这种水道里,只有本地人才能不走丢吧?回来后,我放大了查谷歌地图,终于找到了这条河,Laguna Penitencia英文没有任何关于这条河的信息,西班牙文的名字看上去的确是一条泻河,有泻河这个名字吗?
Image
图源:https://www.conarenaenlamochila.com/tor ... osta-rica/

我们拐了几个岔口,在一个极宽极宽,需要极目四望的岔道口,老船长指着远处的岸边说:“那边有条鳄鱼。”我们应声而起,围观鳄鱼。一条肥胖的大个头懒懒地在岸边晒太阳,皮肤颜色跟周围土地一摸一样,不指出来我完全看不到。这些人的眼睛不知道是什么做的。老船长关掉引擎,小铁皮船顺着惯性静静地往岸边飘去。快靠近岸边时,胖大鳄鱼边上,一条半大的鳄鱼忽然一跃而起,跃入水中。它动之前我根本没看到它,近在咫尺忽然跃出一条鳄鱼,吓得我大叫:“鳄鱼!”老船长非常不满,示意我们要安静,否则所有动物都跑了。不是我大惊小怪,城里人哪有这种心理素质。好在除了这只贪生怕死的半大鳄鱼,其他的动物都不为所动。胖大鳄鱼仍然在午睡,因为交叉河口,这里形成了巨大的浅滩。长脚的Lapwing在沙洲上悠然自得地觅食。很多水鸟因为每年途径湾区迁徙,所以冬天在湾区见过。
Image

老船长拐向另一个河口,很快河道越来越宽,远处赫然出现了一线激荡的白浪,这里是入海口了!我高兴地想:“总算快到了。”入海口浪花翻涌,入海口上方天空甚至还斜挂起了一道淡淡的彩虹。入海口的水看来很浅,有一队人站成一条线在海钓。不远处停了一艘有顶篷的游船,怕不也是一队游客。

越靠近入海口,水流越湍急,老船长打起精神,向入海口开了一段,又拐上右边一条河。我们又在浓荫蔽日之下的河道里飞驰。两岸,偶尔会出现一些单独的吊脚楼。某人问老船长,他说:“住在镇里太贵了,所以他们选择住在森林里。不,这里没有上下水,一切基建靠自己。小孩?上学去镇里。自己坐船去。”有些家看着比较整洁,有一家甚至自己架了座窄桥跨过房子边上的小水潭到对面的雨林里去。有些窝棚简陋得连家徒四壁都算不上,真就是靠河而生的贫民。这里深入雨林中心,树木跟我们上船时已经不太一样。更密,绿得发黑,间杂着一些开大花的树木,时常能看到芭蕉树。芭蕉树正在开花,垂下一条巨大的吊金钟形状的大花朵,红瓣黄蕊紫芯子。我觉得缩小了做成耳环会很漂亮。岸边树下离河窄窄的一条,我们又看到一只鳄鱼。然后,说时迟那时快,一群色彩艳丽的大鸟,被我们的摩托声惊起,从树丛间飞过,老船长说:“那就是巨嘴鸟。”鸟飞太快,我的眼睛根本看不清楚,只觉得呼啦啦,一会儿几只一会儿几只,颜色上看,是最漂亮的蓝绿嘴,黄胸的Keel-billed toucan,某人手里的单反快门一通乱响,啥也没拍到。我的手机不可能更快,根本就没举起来。再开一段,另外一群彩色的鸟也被摩托声惊起,也是呼啦啦一片一片地飞,颜色炫目。老船长说:“这是Montezuma oropendola。”
我说:“你再说一遍这鸟的名字?”
“Montezuma oropendola”
我用心记忆。当然隔天就忘了。这是我回来在网上查的,其实早上在Cahuita 的民宿院子里照到了站在树上的,不过飞起来黄翎展开,羽毛更漂亮。贴一张网上的图,Montezuma oropendola吃芭蕉花。真是美人美食。这鸟是我刚回来时满心迷醉时上网查的,现在我连怎么查都忘了。
Image
图片来源:https://www.audubon.org/news/photo-day- ... oropendola
Image
图片来源:https://www.naturepl.com/stock-photo-ke ... 15511.html

Image
Image
那种红色长腿的小鸟,冬天到湾区来过冬,在海边的湿地很容易见到,叫做 black-necked stilt。
Image

再后来,仍然是无穷无尽地开船。团圆被荡得坐在船上就睡着了,小圆子手里还紧紧抓着一朵水芙蓉。我抓紧她们的衣服,防止她们翻到水里去,虽然其实船很平稳。天开始下雨,雨越下越大。等我们穿过雨区,或者是等雨停了。前方终于出现了一个很成规模的城镇。所谓很成规模,是在水上跑了大半天之后看到人烟的感觉。其实回来查,常驻人口不到一千人。沿岸停着一溜儿那种旅行社的正规大旅游船。这时已经是晚饭时分。坐次船,累死我了。

岛上小镇 Tortuguero
船慢慢靠岸,水边又是一片破碎的木本植物堆积在靠岸的地方。一只体格庞大的,大约有一只鹅那么大的浅棕色的大鸟站在石头水泥的堤岸上。我太累了,鸟的颜色也不鲜艳,就懒得伸手拿手机照相。上岸之后的晚上一直在后悔。岸上等着的另外一个一样有着饱经风霜的面孔的胖老人拉我们的船靠岸。老船长对我们介绍说:“这是我朋友,你们跟着他就行了。” :shock: 这是什么操作?岸上的胖老人毫不见外,说我们领你们去找住处。某人赶紧说:“我们已经在网上订了。”老人面色一紧,问是哪家?某人就着虚弱的手机信号,找到了旅馆的名字,给老人一看。他面色瞬时松弛,“哦,这是我朋友。我领你们去。”他扶我们上岸,指着正正当当对着小小口岸的一间粉刷得很漂亮的小木屋说,这是他的旅行社,他会给我们订好明早的tour。他接着伸手介绍说:旅行社门前一条最多一辆车宽的石板窄道就是这个岛的主道。岛上没有机动车,只有少量骑车的人,最多的是步行。沿石板路再往前去有餐馆和纪念品商店,我们可以待会儿自己逛逛。然后绕过旅行社小木屋边上一桩很大的餐厅,领着我们从餐厅这边小巷往岛的深处走去。

我十分后悔我居然没有小岛主干道的照片。想来第一次走的时候是跟着导游,下着雨。第二天累得要死不活,带着娃,急急忙忙找饭吃,准备上船。上面那张地图的出处网页上有两张Tortuguero主干道的照片。就是那个样子的。小岛很小,狭长一条。所谓主干路就是上了岸之后大概最多十米远的横向的一条小道。所以路的一边永远离水不远。街道两边商店并不多,事实上我就没注意到有针对游客的旅游纪念品商店,可能是因为什么都得船运,不方便吧。有两间卖水果的店。三几家旅行社。走不远,居然在水岸的路对面有一个很大的花园。主干路两边,间或摆着长凳,可以让人左下角休息。

这个岛,这个镇可真小。显然没有任何机动车。我看他的旅行社上漆着漂亮翠绿青蛙,心里盘算,你敢漆,说明有可能能看到啊。就问他:“明早的tour能看到那个青蛙?”他深思地看着我,过了一秒说:“看青蛙要晚上的tour。”我看他不是很踊跃,再接再厉,“今天晚上行吗?”结果他非常肯定地说:“行。”我不敢相信,几乎永远都能看到那张红颜绿青蛙的旅游宣传照,居然今晚能够看到?但无论如何都值得一试。

小巷只容两三人宽。走着走着就变成了土路,并且出现纵横交错的岔路。还好支路并不多,我还能一路记过来。路边多数是居民房,有些家比较阔气,用铁栅栏拦出一个大院落。也没种什么,只有一些观赏植物。几只羽翼油亮硕长,毛色艳丽的鸡在植物下走来走去。我们在夏威夷看到当地人散养的鸡也是这么漂亮。路边开门的有几家看上去像是民宿,大门洞开,两,三层楼,楼层高前门都有门廊院子,二楼有有天棚的露台。几个看上去像是游客的白人聚集在门口。胖老人告诉我们哪里和哪里可以吃饭,然后指着一间看上去装修“相对豪华”的大房子说:“这是酒吧。开到半夜,你们晚上回来可以去。”
Image

沿着土路并没有走太远,前方出现一片大海。我们的民宿到了。(Hotel Tortuguero Natural)民宿墙漆成崭新的桔红色,院子里的右手边植物五彩缤纷,角落里有一个水龙头供人冲掉脚上的沙子。院子左边四张彩色绳子吊床呈十字围着一棵树,还有两只一样漆得十分美丽的吊椅。老旅行社主叮嘱我们这里有早饭,就走了。我们的房间刚好就是第一间,窗户正对着吊床。房间里两张双人床十分逼挤。不知为什么,从屋内看到吊床有种墙板很薄,自己的房间十分裸露在外的感觉。
Image

海边都是住家,邻里的小孩子光着膀子在空地上骑自行车,象所有临海而生的人,对大海熟视无睹。加勒比海烟波浩淼,一如既往地美,海滩上空无一人,某人说:“雨季海龟在这里产卵。”我马上问:“我们能来看吗?”某人答:“你还是别看了。”据上面链接里的文章说本地人不在海里游泳,因为会碰到比较友善的bull shark(公牛鲨)。海滩对面有一大片空地,绿草茵茵,周围长着棕榈树。看来还可以住更多的人。
Image

我们就在沿途小巷子里最大的那间餐馆吃饭,餐馆大堂挺大,院子更大。大院子里半边有顶棚,半边露天。吃饭的人不多,都是游客,全部都坐在院子里。屋里黑漆漆的也没有空调,我们也选择坐在外面。这一天车舟劳顿,只吃了早饭,我们都饿坏了。我想到路上看到的几只毛色漂亮的大公鸡,心想这里的走地鸡一定好吃。我们满怀期待地点了一大桌的各色菜肴,当然包括了哥斯达黎加的国民菜肴,豆子炖鸡。结果味道比在Cahuita 还要差强人意,勉强没到难吃。一只猫从铁栅栏院墙脚下进来,走到我们脚边。团圆很高兴,我很犹豫把鸡肉分给猫吃是否合适。吃到一半天下大雨,急雨砸在头顶上的铁皮顶棚上,发出巨大的响声,压倒所有的对白,天气也并没有凉快下来。我们把食之无味的饭菜一扫而光,犹豫地到边上的小黑屋旅行社。已经到了约定的6点钟。老人家在里面静坐,仿佛已经累了,并没有很热情招呼我们,只说等。我问:“下雨还能去吗?”老旅行社主面不改色,“天天晚上都下雨,下雨青蛙才出来。”又借给我们雨衣和雨靴,喷好防蚊剂。穿凉鞋是不行的。奇怪,现在不是旱季吗?

十几分钟之后,一个看上去30出头,精壮朝气的年轻人疾步走来。他个头不高,动作敏捷,穿着整洁的衬衫短裤,中等身材,身材是直筒状,十分英武精干。好像哥斯达黎加的男女青年都不太有腰身。老旅行社主笑着迎出去,给我们互相介绍:“这是我最好的向导。”

树蛙🐸
向导十分健谈,并且非常好客。一路走一路介绍个不停。可惜团圆已经有些累了,下着大雨,路又实在太窄,并且积着水潭,我只能牵着团圆跟在后面,某人跟他聊天。某人这个人的特征时,聊完天你问他,一问三不知。我支着耳朵听前面飘来的只言片语。他讲的跟网上读到的介绍十分吻合,他非常自豪地讲,哥斯达黎加贫富差距不大,国民幸福度高。路边有个石头台上有个小马达,我以为是废物利用做装饰品,结果导游指着说这是专门用来纪念80年代以前的工厂,哥斯达黎加也是大炼钢铁发展重工业,希望完全自给自足,对环境造成巨大的影响。当时的新上任总统是个教授,叫停所有重工业,保护环境,发展旅游。哥斯达黎加不设军队,保持中立,把钱都投入到教育上。

我们一路沿着小镇的主干路往里走。我有点儿奇怪,难道我们不是去雨林里看青蛙吗?哥斯达黎加地处赤道,终年日夜长短不怎么变化,虽然天气炎热,但是5点太阳就落山了。晚上6点半,天已经全黑了,雨从毛毛雨变成了大雨点点滴滴答答。街上商店还都开着,游客和居民进进出出。走到一片稍微开阔点的小广场,一边的路灯下,雨水被灯光映出一片毛毛躁躁的亮光,两只明黄色的鸟,站在灯下的树枝里,十分漂亮。导游说:“这种鸟吃蚊子,所以他们晚上站在路灯底下,因为这里蚊子多。”

这个小广场在小镇的房子里相当地体面,水泥石板地面,大树下面一圈水泥砌的抬高的围凳。另一头一排平房十分的齐整,是小镇上最规整的房子,在这个世界边缘感极强的岛上小镇里显得非常突出。导游骄傲地指着平房说:“这是小学。我儿子在这里上学。不,我们不住在镇上。住镇上太贵了。我住的离这里30公里远。我开船过来。哥斯达黎加什么都靠进口,什么太贵了,除了热带水果,简直象不要钱一样。”我们后来注意过物价。日用品跟美国水准持平。他问某人做什么的,然后说新电器都太贵了,说着从兜里掏出华强北六美元的山寨机。某人心想:你一个晚上导游挣一百美元,你嫌六美元的山寨机贵。(不过事后他给我讲,我倒是想:华强北六美元的手机卖到哥斯达黎加恐怕不止六美元,一百美元的导游费肯定不会全给他。老旅行社主,甚至老船长都得分一份吧?)

他接着说:“我这一代的人里,会讲英语的人非常少。但是到了我儿子那一代,人人都会讲英语。我们对教育非常重视。”他的英语非常好,没有口音。比更早一代的老船长,老旅行社主呜噜呜噜的英语强很多,又爱讲话。交流起来非常顺畅。

雨下得泼刺刺的大,很快我们的雨靴里也进水了。团圆更加紧紧扯着我不放。我们绕过小学校,走上一条两边都是很密的树丛灌木丛的水泥人行道。右手边的树丛后面能听到大海的声音。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小的岛,大海近在咫尺。左边树丛后面偶尔能够看到路灯的黄色光晕,所以左边树后面是住宅区。青蛙就住在离人这么近的地方!倒是感觉很安全。大黑天的,下着大雨,树丛非常密,要不是我们不断地回到小水泥人行道上,要不是树丛上偶尔出现的路灯,简直真的以为是在密密的雨林里穿梭。他一边充满民族自豪感地做介绍,一边手挥目送,跟在自己家客厅一样,在谈话的逗点部分,挥手指点我们看蛇,看蜥蜴,看鸟,或者看一些他指了我们也看不见的树丛里的流窜的小动物。蜥蜴和蛇都在一人高的树丛里,再加上保护色,感觉象我们这种城里菜鸟傻大个儿一样,一不小心就招惹到动物,被一口咬到毒死了。但是这个导游一边说话一边随手一指,简直根本不需要集中精神找一样。鸟则站在至少二十米的树冠上,天黑雨大,他指半天我们四个的肉眼都看不到。他和Cahuita的民宿老板都象有夜视眼一样。
Image

虽然这只是居民区后面的树丛,中间还有水泥人行道,但在大雨中,我们一行纵队,紧张地跟着精干导游,在树丛里面钻来钻去,我提醒团圆一定要小心地踩着他的脚印往前走。树丛可真够密的,简直怕有蛇跳到自己身上来。他忽然转过身来,笑眯眯地真心骄傲地问我们:“你们想不想看哥斯达黎加美丽的青蛙?”特地在美丽的字眼上拖长加重音。那我们能说不吗,为什么来的呀?他让我们站在原地,不要再往前走,尽量不要打扰树蛙的栖息地。然后他从我身边的树丛上折了一枝树枝,仔细叮嘱我们不要用手去碰树蛙。然后他转身走进前面的树丛,不一会儿举着树枝回来,上面蹲着一只声名远扬的碧绿色红眼树蛙。我心愿达成,心花怒放。导游很专业地又把树枝转动方向,让青蛙弓起身子,做出跟旅游书封面像一摸一样的姿势。可惜我们普通游客的器材不给力,大黑天只能用手机上的手电照着用手机拍照,普通单反在此时英雄无用武之地之地。不过反正我们的单反也没电了。树蛙呈一种半透明的碧玉的颜色,眼睛血红,脚趾明亮的橙红色,腹部边缘有蓝色的条纹。显然做为夜行动物,它并不喜欢被手电光照着,但也没有过于反抗,在我兴奋的手机手电中,闭上一只眼睛。这下可好,小圆子之后见人就讲:“我妈拿手机手电照青蛙。然后那只青蛙就闭上一只眼睛。”包括后面请的所有导游,和她学校的老师。这还只是我亲耳听到的。

第一张的左下是青蛙刚刚拿出来的样子,感觉有点点害怕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我乱共情的,之后它好像就越来越放松了。也不跳走,也不怕人。它的名字叫做红眼树蛙。Red-eyed tree frog。北加州海岸线上有太平洋树蛙,成年树蛙就只有一寸大。我历来看哥斯达黎加树蛙的照片眼睛大大的,身材小小的,以为跟太平洋树蛙一样大小,结果红眼树蛙比我想象的要大一倍,有大概两寸长。身体如碧玉有点点半透明,因为颜色这样柔和的美,居然看上去温润如玉,感觉很温暖,并没有冷血动物的感觉。红眼树蛙身上的彩色有变化,尤其是在腹部侧面就是人类的软肋部分,我觉得最漂亮的是蓝色条纹的。当时太兴奋地对着它的头部照,没有一张是对着他侧腹部的照片,所以只能看出侧腹部大约是蓝色的。直到我们恋恋不舍地照完,导游再转身把青蛙放回原处。
Image
Image

我们一边啧啧称奇地照相,他一边讲:事实上,今天天气“好”,青蛙靠皮肤呼吸,下雨天才活跃。所以雨天才容易找到青蛙。颜色这么鲜艳的青蛙,我不禁问:不用手碰是怕有毒吗?导游答:主要是怕人皮肤上的病菌传给青蛙。由于青蛙是用皮肤呼吸的,它的皮肤非常脆弱。

待导游把青蛙放回去,我们再次回到水泥人行道上。当天晚上,在这片人行道边上的小树林里钻进钻出的不止有我们。至少还有另外两小团人。有个跟精干导游年龄差不多的女导游带了几个人。女导游大概听到我们很兴奋,就过来问是否找到了青蛙,精干导游又带着女导游指点给她们看我们刚刚看到的青蛙。不知道为啥,我还挺感觉与有荣焉的。

精干导游继续带我们在雨水中钻来钻去找动物,雨越下越大,动物越来越少见。他说:要不要再找另一只青蛙看?我们大喜。但是这次我们的运气没有那么好,找了许久也没有找到。我问他怎么会直到哪里有青蛙,他解释了半天不同青蛙的叫声,指点我们去听。我不仅眼瞎,还耳聋,在雨水敲打雨林的声音中,我什么也听不到。

最终导游遗憾地结束了夜游。但是我们已经太满足了。往回走也很近,路过小学校的时候,那两只黄鸟还站在那里吃蚊子。此时大约晚上8:30,街上基本空无一人。只有水果店还开着门。当时我才开始哥斯达黎加的旅行,对观鸟还没有想法和概念。看到黄鸟也没有问名字。回来查,大概要不是warbler的一种,或者是flycatcher的一种。这种小鸟大概种类繁多而根本上不了观鸟的单子,基本没有什么人去照照片。
右上是两只小黄鸟。天黑雨大,只能照成这样了。
Image

回到胖老头的旅行社。他还在等我们,胸有成竹地问我们看到青蛙了吗?我当然满意度百分百地回答看到了,太美了。我问他:这种night tour看到青蛙的可能性有多高?是否今夜我们特别幸运。他想了想说:一般都能看到。然后他叮嘱我们第二天早上6点到旅行社来参加清晨看动物的tour。我们满口答应,换回自己的鞋走回民宿。民宿的浴室特别地简陋,很难讲到底有没有热水。我们淋了一身的大雨,已经累到不想去研究了,就所有人都冲了冲腿和脚就睡觉了。设好第二天早上5:30的闹表。

下转雨林
Last edited by 笑嘻嘻 on 2020-12-14 4:11, edited 36 times in total.
云浆未饮结成冰

Jun
Posts: 26582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6国家公园)

Post by Jun » 2020-12-03 17:44

笑嘻嘻 wrote:
2020-12-03 10:36
摸摸Jun,我找下哥斯达黎加的照片,给你云换换环境。
谢谢笑嘻嘻。啊啊啊闷死人了。

冷飕飕的十二月看笑嘻嘻的“热得象浆糊,浆糊里住着蚊子”就别有一番风味。

跟月亮和六便士的关系还没写吧?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笑嘻嘻
Posts: 22133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0 修车)

Post by 笑嘻嘻 » 2020-12-03 17:55

基本上就是Cahuita 让我特别深切地体会到月亮与六便士的感觉。真正被打动,只是当时不知道。此情只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云浆未饮结成冰

Jun
Posts: 26582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0 修车)

Post by Jun » 2020-12-03 20:37

笑嘻嘻 wrote:
2020-12-03 17:55
基本上就是Cahuita 让我特别深切地体会到月亮与六便士的感觉。真正被打动,只是当时不知道。此情只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哦明白了。文明世界里的方便和设备 versus 荒凉的美和不方便。不过你还没写到住在有空调的 resort,也许一进去就感到有空调就值得放弃那些虚的!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笑嘻嘻
Posts: 22133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1 弃车登船)

Post by 笑嘻嘻 » 2020-12-03 21:17

别着急哈,会写到地!
云浆未饮结成冰

tty
Posts: 169
Joined: 2003-12-17 13:51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1 弃车登船)

Post by tty » 2020-12-04 0:19

哇太好了笑嘻嘻继续写热带丛林历险记了 :admir001:
Last edited by tty on 2020-12-04 0:21, edited 1 time in total.

笑嘻嘻
Posts: 22133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1 弃车登船)

Post by 笑嘻嘻 » 2020-12-04 0:20

谢谢亲。写游记又触发我的拖延症,又在网上购物花了不老少钱。
云浆未饮结成冰


tty
Posts: 169
Joined: 2003-12-17 13:51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1 弃车登船)

Post by tty » 2020-12-04 0:32

共勉! :mrgreen:

笑嘻嘻
Posts: 22133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1 弃车登船)

Post by 笑嘻嘻 » 2020-12-04 0:36

你太逗了! :mrgreen:
云浆未饮结成冰

Knowing
Posts: 33230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1 弃车登船)

Post by Knowing » 2020-12-04 2:42

都是花的话,早买比晚买好

简直不能相信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才十点不到。 :mrgreen: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笑嘻嘻
Posts: 22133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2 苦修泻湖)

Post by 笑嘻嘻 » 2020-12-08 22:33

更新啦。 :party004: :party004:
云浆未饮结成冰

笑嘻嘻
Posts: 22133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1 弃车登船)

Post by 笑嘻嘻 » 2020-12-08 22:36

Knowing wrote:
2020-12-04 2:42
简直不能相信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才十点不到。 :mrgreen:
起的早啊!为了打鸟,我那几天5:40自动醒来。主要是lodge没有空调,屋顶下一圈是跟开放式的,只有纱窗。早上5点半鸟就起床八卦,我不得不起。
云浆未饮结成冰

笑嘻嘻
Posts: 22133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2 苦修泻湖)

Post by 笑嘻嘻 » 2020-12-09 1:06

我仔细查了一下照片的时间,上面的dole集装箱照片时间是11点半。所以应该是修好车,取钱的时候我看的表:十点多。然后再开车往北走。一个多小时开到北边的城市找到老船长。
云浆未饮结成冰

tty
Posts: 169
Joined: 2003-12-17 13:51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2 苦修泻湖)

Post by tty » 2020-12-09 2:14

(我没理解错的话)坐着船订晚上的住宿也是很厉害,尤其是在一个完全陌生两眼一抹黑的地方。 :worthy:

鸟们都好漂亮!

笑嘻嘻
Posts: 22133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2 苦修泻湖)

Post by 笑嘻嘻 » 2020-12-09 2:26

是。。。感觉挺玄的。当时感觉有点儿被卖做猪仔也不知道。
云浆未饮结成冰

Knowing
Posts: 33230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2 苦修泻湖)

Post by Knowing » 2020-12-09 3:55

那些水鸟好漂亮。像一个国家地理纪录片Into the Okavango, 三角洲里水道纵横,沿河划过去一路数水鸟的场面。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Jun
Posts: 26582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2 苦修泻湖)

Post by Jun » 2020-12-09 7:55

鳄鱼!换了我肯定喊得更响。可怕。 :shock: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Jun
Posts: 26582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2 苦修泻湖)

Post by Jun » 2020-12-09 7:57

笑嘻嘻看到好多鸟,幸福。

昨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在跟着别人采集毒花 ... 被教育要小心撕去花瓣,留着里面的芯制作毒药,因为花粉才是剧毒所在。

大概是因为老鼠贴而联想的。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Knowing
Posts: 33230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2 苦修泻湖)

Post by Knowing » 2020-12-09 8:00

那只鹦鹉嘴上有紫红蓝绿四个颜色,还都鲜艳的像化学色素。。。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Jun
Posts: 26582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2 苦修泻湖)

Post by Jun » 2020-12-09 8:02

Montezuma 听上去很耳熟,我去搜了一下,果然有。是 Aztec 国王,在西班牙殖民者入侵的时候当政。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octezuma_II

我知道是因为听说过 Montezuma's revenge,一种当地细菌导致的腹泻。笑嘻嘻去那里没有拉肚子的问题?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sibyla
Posts: 71
Joined: 2004-07-21 8:43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2 苦修泻湖)

Post by sibyla » 2020-12-09 8:10

啊,这些河岸边的房子好像我刚跟女儿读过的一本书Summer folk里面的。大概水边的居民都差不多。小孩大概很喜欢。
Image

Jun
Posts: 26582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2 苦修泻湖)

Post by Jun » 2020-12-09 14:26

Toucan鸟把外表弄得那么鲜艳不怕被天敌吃掉吗?还是说岛上就没有猛禽,不会被吃掉,所以就随便长得争奇斗艳了?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笑嘻嘻
Posts: 22133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2 苦修泻湖)

Post by 笑嘻嘻 » 2020-12-09 16:32

Knowing wrote:
2020-12-09 3:55
那些水鸟好漂亮。像一个国家地理纪录片Into the Okavango, 三角洲里水道纵横,沿河划过去一路数水鸟的场面。
哥斯达黎加的确是观鸟的好地方,wiki,很多游客是专门去观鸟的。整个国家环保观念先进,旅游业发达。很适合去玩。价格跟圣诞节期间的夏令营差不多,只不过条件差很多。有部分不起眼的小鸟是迁徙鸟类,湾区的冬季湿地里也很容易看到。但是跟国家地理纪录片那是没法比的,我写的紧凑,实际上是大概4个小时,惊鸿两瞥。眼花缭乱地看到了一群巨嘴鸟,一群Montezuma oropendola。只不过原来这么漂亮的鸟居然是群居的,感觉还是很震撼的。当然肉眼也没看那么清楚,上面两张清楚大鸟照都是网上找的。
Last edited by 笑嘻嘻 on 2020-12-09 17:43, edited 1 time in total.
云浆未饮结成冰

笑嘻嘻
Posts: 22133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2 苦修泻湖)

Post by 笑嘻嘻 » 2020-12-09 17:25

Jun wrote:
2020-12-09 8:02
Montezuma 听上去很耳熟,我去搜了一下,果然有。是 Aztec 国王,在西班牙殖民者入侵的时候当政。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octezuma_II

我知道是因为听说过 Montezuma's revenge,一种当地细菌导致的腹泻。笑嘻嘻去那里没有拉肚子的问题?
厉害!除了吃的不好吃之外,吃东西没有问题。因为我们不停地换地方,每到新的地方还好奇这里是不是很好吃,所以虽然不好吃也吃了很多。
云浆未饮结成冰

笑嘻嘻
Posts: 22133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2 苦修泻湖)

Post by 笑嘻嘻 » 2020-12-09 17:38

sibyla wrote:
2020-12-09 8:10
啊,这些河岸边的房子好像我刚跟女儿读过的一本书Summer folk里面的。大概水边的居民都差不多。小孩大概很喜欢。
这本书看着有意思。我跟某人一样,看到这种房子,先想上下水怎么办?哥斯达黎加的房屋建设好像也没啥规范,就是荒地上八仙过海各显其能,每家建的都不一样,想法设法扎根在荒地杂草丛中。这些水边的房子所谓便宜,肯定是没有镇上的基础设施吧?我猜的。上下水是不要想了,就靠河流和密林。也没看到电线和太阳能,估计也没电。泻湖的水基本不流动,自己家用水能发电几乎不可能。估计就是跟出入的船只一样烧汽油柴油吧?做饭应该可以用煤气罐吧?
云浆未饮结成冰

笑嘻嘻
Posts: 22133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2 苦修泻湖)

Post by 笑嘻嘻 » 2020-12-09 17:42

Knowing wrote:
2020-12-09 8:00
那只鹦鹉嘴上有紫红蓝绿四个颜色,还都鲜艳的像化学色素。。。
Jun wrote:
2020-12-09 14:26
Toucan鸟把外表弄得那么鲜艳不怕被天敌吃掉吗?还是说岛上就没有猛禽,不会被吃掉,所以就随便长得争奇斗艳了?
岛上有猛兽,美洲豹什么的,密林是进不去人的,居民和游客都是在河道里开船。这些问题我不懂哈。我的理解是,颜色那么鲜艳就是让其他动物见者退避的吧?一般不是颜色鲜艳表示有毒?另外巨嘴鸟吃木瓜的架势看,巨嘴鸟本鸟就是猛禽,吃得那叫一个凶残,那么大的嘴打架也有优势吧?
云浆未饮结成冰

Jun
Posts: 26582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2 苦修泻湖)

Post by Jun » 2020-12-09 18:47

笑嘻嘻 wrote:
2020-12-09 17:42
我的理解是,颜色那么鲜艳就是让其他动物见者退避的吧?一般不是颜色鲜艳表示有毒?另外巨嘴鸟吃木瓜的架势看,巨嘴鸟本鸟就是猛禽,吃得那叫一个凶残,那么大的嘴打架也有优势吧?
我觉得颜色鲜艳是为了交配优势。颜色鲜艳有毒那是植物(以及蛇?)。

鳄鱼看着有点可怕哎。 :speechless002: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青屿
Posts: 58
Joined: 2003-12-10 10:09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2 苦修泻湖)

Post by 青屿 » 2020-12-10 1:05

此刻正在喝哥斯达黎加的咖啡,我喜欢的一家咖啡店里出了哥斯达黎加的几个咖啡园混合挂耳包,基本都是我喜欢的风味,有明显的回甘。笑嘻嘻有没有喝当地咖啡?

笑嘻嘻
Posts: 22133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2 苦修泻湖)

Post by 笑嘻嘻 » 2020-12-10 1:14

在哥斯达黎加天天喝。南美州有大片咖啡种植园。星巴克咖啡豆有从哥斯达黎加供应。你喝的有牌子名字吗?
云浆未饮结成冰

青屿
Posts: 58
Joined: 2003-12-10 10:09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2 苦修泻湖)

Post by 青屿 » 2020-12-10 1:30

我最喜欢的一款是 Don Jose 庄园的Gesha,CoE21 (应该是参赛的标号)。 是在微信小程序买的。
IMG_8618.PNG
IMG_8618.PNG (1.07 MiB) Viewed 2269 times

笑嘻嘻
Posts: 22133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2 苦修泻湖)

Post by 笑嘻嘻 » 2020-12-10 2:13

嗯嗯。哥斯达黎加的咖啡非常好喝,小贵。
云浆未饮结成冰

Knowing
Posts: 33230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2 苦修泻湖)

Post by Knowing » 2020-12-10 5:42

笑嘻嘻 wrote:
2020-12-09 17:38
sibyla wrote:
2020-12-09 8:10
啊,这些河岸边的房子好像我刚跟女儿读过的一本书Summer folk里面的。大概水边的居民都差不多。小孩大概很喜欢。
这本书看着有意思。我跟某人一样,看到这种房子,先想上下水怎么办?哥斯达黎加的房屋建设好像也没啥规范,就是荒地上八仙过海各显其能,每家建的都不一样,想法设法扎根在荒地杂草丛中。这些水边的房子所谓便宜,肯定是没有镇上的基础设施吧?我猜的。上下水是不要想了,就靠河流和密林。也没看到电线和太阳能,估计也没电。泻湖的水基本不流动,自己家用水能发电几乎不可能。估计就是跟出入的船只一样烧汽油柴油吧?做饭应该可以用煤气罐吧?
千万别拉电线,这种阳光足雨水足动物多的树林里,电线绝缘老化漏电,被动物踩断掉进水里,分分钟制造死亡陷阱。
offgrid想过文明生活:清洁的用水,污水处理,电,气,一切能源,还有抵抗天气的冷气暖气, 都是很昂贵的。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sibyla
Posts: 71
Joined: 2004-07-21 8:43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2 苦修泻湖)

Post by sibyla » 2020-12-10 7:54

Knowing wrote:
2020-12-10 5:42
笑嘻嘻 wrote:
2020-12-09 17:38
sibyla wrote:
2020-12-09 8:10
啊,这些河岸边的房子好像我刚跟女儿读过的一本书Summer folk里面的。大概水边的居民都差不多。小孩大概很喜欢。
这本书看着有意思。我跟某人一样,看到这种房子,先想上下水怎么办?哥斯达黎加的房屋建设好像也没啥规范,就是荒地上八仙过海各显其能,每家建的都不一样,想法设法扎根在荒地杂草丛中。这些水边的房子所谓便宜,肯定是没有镇上的基础设施吧?我猜的。上下水是不要想了,就靠河流和密林。也没看到电线和太阳能,估计也没电。泻湖的水基本不流动,自己家用水能发电几乎不可能。估计就是跟出入的船只一样烧汽油柴油吧?做饭应该可以用煤气罐吧?
千万别拉电线,这种阳光足雨水足动物多的树林里,电线绝缘老化漏电,被动物踩断掉进水里,分分钟制造死亡陷阱。
offgrid想过文明生活:清洁的用水,污水处理,电,气,一切能源,还有抵抗天气的冷气暖气, 都是很昂贵的。
真的,我看书的时候就想,这些沼泽边树林里的房子里一定很湿,到处生霉 :?
我好奇查了一下这本书的作者,她就是住在华盛顿州外的一个小岛上,没有电,自来水,任何现代设施,白天砍柴,晚上就着烛光画画写书。当然那是五六十年代的事。也许现在能用个太阳能板什么的,至少能有电灯。

笑嘻嘻
Posts: 22133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2 苦修泻湖)

Post by 笑嘻嘻 » 2020-12-10 10:42

小k你真懂行,哥斯达黎加吼猴的最大死亡威胁是电线。
云浆未饮结成冰

Knowing
Posts: 33230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2 苦修泻湖)

Post by Knowing » 2020-12-10 12:16

猴子好可怜。
我一直有个印象是湿冷不通风的房子才长霉,热带房子不太mouldy. 不知道对不对。如果一定要过原始生活当然还是热带雨林愉快点。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Jun
Posts: 26582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2 苦修泻湖)

Post by Jun » 2020-12-10 12:38

笑嘻嘻看到猴子了吗?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笑嘻嘻
Posts: 22133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2 苦修泻湖)

Post by 笑嘻嘻 » 2020-12-10 12:59

第一页就看到啦。
云浆未饮结成冰

Jun
Posts: 26582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3 岛上小镇)

Post by Jun » 2020-12-12 12:46

老船长对我们介绍说:“这是我朋友,你们跟着他就行了。” :shock: 这是什么操作?岸上的胖老人毫不见外,说我们领你们去找住处。某人赶紧说:“我们已经在网上订了。”老人面色一紧,问是哪家?某人就着虚弱的手机信号,找到了旅馆的名字,给老人一看。他面色瞬时松弛,“哦,这是我朋友。我领你们去。”
笑嘻嘻这一段太曲折了,我已经看晕了。

你们把车停在岸边,跟着胖老头去岛上临时住一晚,之前某人已经订了旅馆,那为什么前面说浪费了一晚的旅馆?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Jun
Posts: 26582
Joined: 2003-12-15 11:43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3 岛上小镇)

Post by Jun » 2020-12-12 12:51

那里的房子都是这么色彩斑斓的吗?看着就眼花,很热带的感觉。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Knowing
Posts: 33230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3 岛上小镇)

Post by Knowing » 2020-12-12 15:29

民宿好漂亮!
某人跟你说可以看动物,你不信 :mrgreen:
同期待青蛙!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笑嘻嘻
Posts: 22133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3 岛上小镇)

Post by 笑嘻嘻 » 2020-12-12 21:33

Jun wrote:
2020-12-12 12:46
你们把车停在岸边,跟着胖老头去岛上临时住一晚,之前某人已经订了旅馆,那为什么前面说浪费了一晚的旅馆?
回答:
车在高速公路上飞驰。三天来,终于吹上了空调,我坐在宽敞凉爽的车里,分外珍惜现代文明,“下面住的地方有空调吧?”“我们是直接去住的地方吧?”
"先去条河,晚上到新驻地。"
某人的原始计划是早上去河上坐船看动物,不就是一个tour吗,然后再驱车前往下个驻地。所以当天晚上订的是下一个地方的住宿。有空调有空调的现代文明住所。
等我们折腾完,某人神色略紧张地跟我商量:老向导说这条河要开进去好久,10点以后他都不接客了,因为进去动物也休息了。看鸟要早起,最好是跟他进去到里面的一个小岛住一晚,第二天一早起床看鸟。小岛上住宿条件非常简陋,只带最少量的随身物品坐船进去。

我虽然喜欢临时起意,也禁不住这么短时间要做决定,不禁开始发呆。某人接着说,那我们今晚的旅馆就只能白浪费了。
当然他也没有提前订tour,或者本来也没有提前订一说,我也不知道。打电话找到老船长,交流不通。找到他之后,他说10点以后他不开tour了。你别说,倒真是很良心的商家呢!如果跟他去岛上住宿,看第二天的tour,就得浪费掉当晚我们,不,某人,走前订好的下一个住宿点的一晚上。去还是不去?所以我很想知道看什么动物?另外他放下我们就走了,所以他就没有带我们走tour,而是把我们交给他当地的朋友,老人真挺实在的。
某人乘着水面上越来越越飘忽不定的网络,赶紧订今夜的旅馆。不知道为什么无论我们如何换手机,不管我的手机是跟他的一样还是比他的好,我的手机信号永远不如某人的。我索性开了飞行模式来省电。生活在这里的人,包括老船长的手机都很方便,可见用的是跟我们的不一样本地网络。所以这里的照片,定位全都不对,现在无法用地点来查询,在我心中正象征着远离现代文明的世界盲点。河面越来越宽,河道也越来越复杂。河面平静无波,一点流动的痕迹都没有。密林直接长到水里来,说是河道,更像是一张在密林从中的水网。我觉得这像是个泻湖,
这个花里胡哨的B&B是我们上船之后,某人在手机上赶紧上网现订的。
Last edited by 笑嘻嘻 on 2020-12-12 21:38, edited 1 time in total.
云浆未饮结成冰

笑嘻嘻
Posts: 22133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3 岛上小镇)

Post by 笑嘻嘻 » 2020-12-12 21:35

Jun wrote:
2020-12-12 12:51
那里的房子都是这么色彩斑斓的吗?看着就眼花,很热带的感觉。
也不是。。。我仔细回忆,感觉是偶有刷得很花的房子。多数房子不是。加勒比海岸的房子好像感觉比内陆地区和太平洋海岸的房子刷的多一点。
云浆未饮结成冰

笑嘻嘻
Posts: 22133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3 岛上小镇)

Post by 笑嘻嘻 » 2020-12-12 21:36

Knowing wrote:
2020-12-12 15:29
某人跟你说可以看动物,你不信 :mrgreen:
青蛙tour也是我问出来的呀!别说,的确这一个detour太值得了。有些时候没那么完善的现代咨询,就得冒险闷头往里一冲了。
云浆未饮结成冰

Knowing
Posts: 33230
Joined: 2003-11-22 20:37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4 青蛙)

Post by Knowing » 2020-12-14 3:05

啊啊啊,红眼树蛙呆萌呆萌的,我太喜欢了。
蛇的照片看上去好恐怖。
笑嘻嘻写的导游都好有意思。 :heartpump: :heartpump: :heartpump: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笑嘻嘻
Posts: 22133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4 青蛙)

Post by 笑嘻嘻 » 2020-12-14 3:11

看青蛙是我们的哥斯达黎加之行的高光。强烈推荐大家去呀。而且其实后来我发现青蛙真的很容易看到。
云浆未饮结成冰

tty
Posts: 169
Joined: 2003-12-17 13:51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6国家公园)

Post by tty » 2020-12-14 3:15

笑嘻嘻 wrote:
2020-12-03 13:25
这下可好,小圆子之后见人就讲:“我妈拿手机手电照青蛙。然后那只青蛙就闭上一只眼睛。”包括后面请的所有导游,和她学校的老师。这还只是我亲耳听到的。
哈哈哈,小圆子大义灭亲 :mrgreen:

笑嘻嘻
Posts: 22133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14 青蛙)

Post by 笑嘻嘻 » 2020-12-14 3:18

Knowing wrote:
2020-12-14 3:05
笑嘻嘻写的导游都好有意思。 :heartpump: :heartpump: :heartpump:
我写这个游记的时候才总结出来,在哥斯达黎加之行之前,我们并不耐烦找导游。就是这次旅行,完全改变了我们的脑回路,变成了尽可能地找导游。如果不是哥斯达黎加之行,一年半之后的中国之行也不会那么快的转变思路就现场请导游。
云浆未饮结成冰

笑嘻嘻
Posts: 22133
Joined: 2003-11-22 18:00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6国家公园)

Post by 笑嘻嘻 » 2020-12-14 3:20

tty wrote:
2020-12-14 3:15
笑嘻嘻 wrote:
2020-12-03 13:25
这下可好,小圆子之后见人就讲:“我妈拿手机手电照青蛙。然后那只青蛙就闭上一只眼睛。”包括后面请的所有导游,和她学校的老师。这还只是我亲耳听到的。
哈哈哈,小圆子大义灭亲 :mrgreen:
团圆当年五岁,小圆子还说话晚,话都说不清楚。我还没法跟她解释最好能把你妈这部分情节给去掉,只能微笑忍着。
云浆未饮结成冰

tty
Posts: 169
Joined: 2003-12-17 13:51

Re: 月亮与六便士和其他一些游客做的事情(6国家公园)

Post by tty » 2020-12-14 3:26

笑嘻嘻 wrote:
2020-12-14 3:20
tty wrote:
2020-12-14 3:15
笑嘻嘻 wrote:
2020-12-03 13:25
这下可好,小圆子之后见人就讲:“我妈拿手机手电照青蛙。然后那只青蛙就闭上一只眼睛。”包括后面请的所有导游,和她学校的老师。这还只是我亲耳听到的。
哈哈哈,小圆子大义灭亲 :mrgreen:
团圆当年五岁,小圆子还说话晚,话都说不清楚。我还没法跟她解释最好能把你妈这部分情节给去掉,只能微笑忍着。
作为经常被灭的老母亲表示,根据经验,就算后来能解释人家也未必给这个面子。。。 :action077:
团圆长大了不知道会不会记得和爸爸妈妈的色彩斑斓的热带旅行,半夜大雨中拉着妈妈手看到的美丽树蛙。就算只记得一鳞半爪应该也是很温馨很快乐的回忆。

Post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