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政府vs 债务投机基金

入得谷来,祸福自求。
Post Reply
Knowing
Posts: 31675
Joined: 2003-11-22 20:37

阿根廷政府vs 债务投机基金

Post by Knowing » 2014-06-19 2:35

厄瓜多尔土著告美国石油公司败落的同时,阿根廷政府国债减记被对冲基金追债十多年,官司打到美国最高法院,6/17日宣布维持阿根廷败诉的原判。这个案子也很好玩。债务投机基金是专门低价买已经违约的债务,希望在债务重组谈判中捞回些利润,赚的真是受罪钱。有句不是笑话的笑话说:哪个债务投机基金不同时在打五个官司就算很轻松了。小基金倒倒美国公司债,还比较有规律,就是一堆律师协商协商互相欺压,达成共识就债务重组或者把封的财产拍卖掉拿现钱,达不成公识上法庭也有个结果。象这种大规模的跟外国政府死掐,对方很强硬,中间还政府换届,真是长期抗战。这个案子里两个大债权方意见分歧,一方来软的一方来硬的,互相之间积怨很深。
去年我们在布宜诺斯爱里斯玩的时候,发现有个国债博物馆,好奇去看了眼,就是大学里弄了个房间有个展览痛诉阿根廷国债的革命家史:坏外国人勾结本地腐败政府欺负人!他们让我们借钱打仗什么的,然后把这些钱瓜分了,然后我们就欠了很多债还不起,然后新政府就不认账,然后他们就孤立我们,不借给我们钱。然后我们经济就垮了。然后政府就垮了。然后他们就支持傀儡政权上台。重播。坏外国人先是英国后来是美国后来就是IMF/对冲基金。
阿根廷跟一般南美小国还不太一样,他们曾经非常富有,资源丰富,没有种族矛盾(因为早期殖名者把土著很干脆的全杀掉了,汗),地很肥又很平适于大规模机器种植,农业畜牧业都发达。就是政治特混乱,弄的金融秩序一团糟。货币不稳定伤害出口,信用不好导致借债成本高昂,外汇储备少的可怜,更加没办法稳定汇率. 现在不借钱不行,借钱也不行。真够惨的。
说起史上最强讨债人,当属美国亿万富豪保罗·辛格尔领头的一批对冲基金。打着讨回17亿美元的名号,一批对冲基金“一路疯狂追杀”阿根廷,从非洲加纳港口城市到比利时银行账户,甚至跑到了天上和海里。

6月12日,这批对冲基金的漫漫法律征途终于走到最后一站:美国最高法院。该法院可能将在本月底前判决谁将胜诉。

阿根廷请求美国最高法院审理这宗史上罕见的法律纠纷,它最早甚至可以追溯到十年之前。当年,阿根廷政府频临破产边缘,一批对冲基金在此时买下了该国主权债券。然而,之后阿根廷政府宣布国债减记70%,引发一批对冲基金的强烈不满,他们拒绝接受减记,并将阿根廷政府告上法庭。

这个对冲基金诉讼团由埃利奥特管理公司(Elliott Management)创始人保罗·辛格尔(Paul Singer)领衔,他们要求阿根廷政府100%全额偿付。亿万富豪保罗·辛格尔是美国对冲基金先驱者,他的埃利奥特管理公司管理着大约190亿美元资金,专门从事不良资产投资。

作为回应,阿根廷政府不但将他们称为贪婪的、乘火打劫的“秃鹫(vultures)”,而且发誓绝不会向这些对冲基金支付一分钱。阿根廷人还将此事搬上了戏剧舞台。为还以颜色,阿根廷军舰La Fragata Libertad号2012年在停靠加纳共和国的特马港时被扣留,幕后主使正是保罗·辛格尔。此事之后,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出行都不敢再乘本国总统专机了,而是租用商务飞机。这是为了避免令这些国际讨债人发现阿根廷藏在美国之外的那些资产。

但克里斯蒂娜怒火难平,她在公开讲话中指责这些对冲基金:

La Fragata Libertad号军舰出事以后,我们仍没有妥协,没有向这些“秃鹫”低头让步。当有人说,给这些秃鹫们钞票,让他们把军舰换回来……如此耻辱地讨回?绝不!作为阿根廷人,作为海陆空三军的指挥官,我们只在有尊严的情况下把它拿回来。为了尊严,阿根廷人民,我们必须清楚,前路仍充满荆棘。

不过,阿根廷的强硬和不妥协也令自己面临更多来自国际方面的麻烦。赖着大笔国家崩溃时期的债务不还,侵犯诸如巴黎俱乐部(Paris Club)和IMF这样的国际机构利益,显然对阿根廷是没有太多好处的——阿根廷迄今都无法重返国际融资市场。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航空上个月就因融资代价太大而放弃了债券发行。目前,阿根廷央行外汇储备金仅剩280亿美元,为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

截至今年4月30日,阿根廷共拖欠巴黎俱乐部97亿美元的债务尚未偿还。

阿根廷当前急需现金,然而,只要保罗·辛格尔追着这个国家满世界地讨债,那么阿根廷就一日难安。
阿根廷正在力避再次出现主权债务违约之际,两家对冲基金摆开阵势,以相反的方式讨要债务。

这两家对冲基金分别是Gramercy Funds Management LLC 和Elliott Management Corp,都握有数亿美元阿根廷债务。

这两家的“恩怨情仇”要追溯到2001年阿根廷主权债务危机。

管理着39亿美元资产的Gramercy,在幕后建议阿根廷政府如何恢复国际声誉、重获国际资本市场青睐。

但是,Elliott讨要债务的方式可不像Gramercy那么文明,其与阿根廷政府没少“开战”:曾经要在加油站扣下阿根廷总统专机,也尝试过没收阿根廷海军军舰。

自此,Gramercy和Elliott两家基金讨债方式现分歧,结下梁子。

上个月末,这两家基金又开始了“口水仗”: Elliott在给投资者的一封信中对Gramercy提出的债务解决妥协提议嗤之以鼻,称之“太怪”、“不实际”、“噱头”。

这两家基金的争端凸显出主权债务危机影响时间可能长达数年。两家基金讨债方式的迥异也极为不常见。

Georgetown Law教授Anna Gelpern称:一个采取合作的方式,而另一个采取对抗的方式;我对最后事态如何发展非常好奇。

2001年,阿根廷对800亿美元私人持有主权债务违约。2005年,阿根廷政府向债券持有者提出债务重组要求,75%的债券持有者同意重组:以欠债25-35%的面值发行新债来偿还旧债。

Elliott和剩下的债券持有者不同意,为换取更好的条件讨价还价。而阿根廷政府坚决表示绝不会给以更好的条件。

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表示绝不会同Elliott谈判,并斥责它为“土匪”。

Elliott基金经理Paul Singer表示:他将和有关各方敦促阿根廷政府直接同他们谈判磋商,以保证取得圆满的解决方案。

Gramercy自2010年开始接触阿根廷政府,成为后续债务重组的主角,说服阿根廷政府重开2005年重组条件。这时,上次债务重组的方案已经升值了不少。

但是,Elliott仍旧不同意。

有一次,Gramercy惹怒了Elliott。在给新罕布什尔州退休基金的讲解资料中,Gramercy提出计划、分步骤“孤立不同意债务重组的顽固分子”,恢复阿根廷在国际资本市场上的地位。这些资料流传到了网上。

阿根廷政府照着做了,Gramercy也因此赚了一笔。

Gramercy与阿根廷政府正“暧昧”的时候,Elliott把阿根廷告上了美国法庭。纽约联邦法院判决:阿根廷政府不能支付给2005年、2010年重组置换债券的利息,除非先支付给原债券持有者的利息。

裁决正式生效还要等最高院的最终判决。但是,这令Gramercy坐卧不安:如果裁决生效,阿根廷政府可能对新置换债券违约,以实现不向Elliott给付利息。

Gramercy出来调停,建议出让一部分2005、2010年新置换债券利息给原债券持有者,以换取他们撤掉诉讼,这样也可以为阿根廷政府总统挽回些脸面。

两个星期前,Gramercy已经联合了一些资产管理公司共持有30%新置换债券,但是只有达到85%时,Gramercy的提议才能实施。

Elliott从一开始就怀疑Gramercy的居中调停。

熟悉Gramercy的人士表示:Lazard Ltd.高管已经向Elliott表示其代表Gramercy,Elliott暗示“对解决方案持开放态度”。
还记得华尔街见闻网站上周提及的史上最强讨债吗?美国亿万富豪保罗·辛格尔带领一批对冲基金,连续十多年向阿根廷不依不饶地讨债。如今,这些对冲基金终于欢呼胜利了。

据彭博新闻社,周一,针对这起对冲基金起诉阿根廷政府的官司,美国最高法院宣布维持阿根廷败诉的原判。路透社报道称,这意味着,阿根廷政府必须支付这些对冲基金13.3亿美元。如果算上其他债权人,那么阿根廷需要偿还的债务规模高达150亿美元。

以当前财政状况来看,该国外储已经跌至八年最低,阿根廷面临着新的违约风险,且在重返国际资本市场的道路上又增添了新的阻碍。

根据法院裁决,阿根廷政府必须全额偿付债务,且这些对冲基金拥有债务优先受偿权。阿根廷下一个偿债日期是6月30日。《华尔街日报》援引咨询公司Eurasia Group拉丁美洲专家Daniel Kerner的数据称,届时,阿根廷必须偿付的债务额高达9.07亿美元。

ABC Exchange分析师Sebastian Centurion评论称:

这个判决令人吃惊。因为这可能为其他'秃鹫基金'对抗任何国家竖起先例,如此类推,任何国家在债务重组过程中都是相当脆弱的。

美国最高法院的判决令公布之后,当地时间周一晚间,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她表示将拒绝执行该裁决令,不会向这批对冲基金全额赔付本息15亿美元现金,

作为总统,我所不能做的,就是遵照法院裁决令我的国家满足这种敲诈勒索。

不过,美国福克斯新闻报道称,克里斯蒂娜表露出与这批对冲基金谈判的意愿。而据《华尔街日报》报道,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称,阿根廷不会对已重组债务违约。

2001年和2002年,阿根廷发生创纪录的950亿美元的灾难性债务违约,一批对冲基金乘机以极大折扣购买了大量阿根廷主权国债。2005年和2010年,阿根廷宣布债务互换方案,但这些对冲基金拒绝参与。从此,美国对冲基金巨头Elliott Management创始人保罗·辛格尔(Paul Singer)就扛起了讨债大旗,率领一众对冲基金要求该国100%全额偿付本息。阿根廷女总统克里斯蒂娜将这些国际债权人称为贪婪的“秃鹫”。

消息公布后,阿根廷股市MERV指数下挫7.3%。阿根廷主权债务信用违约掉期(CDS)飙涨396个基点。不过,此事对全球金融市场影响有限,因该国十多年前债务违约之后就一直没能返回国际融资市场,且阿根廷经济相对孤立。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Post Reply